“哼,这还不算。八一★★中文网W★w W . 8★1 z√Wく.CoM最为可恶的是,不久前,你小子竟然再次夺取了一次!”

    白衣女子的话,让杨涛瞠目结舌,一边的高岩双目瞪成了一对铜铃状。他不可思议的望着杨涛的方向,最为意外的是,高岩的双眸深处,竟然划过了一丝佩服。

    乖乖,这杨涛还真是厉害啊。这位师伯可是很不简单,传闻此刻修炼,才刚刚过百岁,就已经是假丹境界了。

    这杨涛资质,那是天才中的天才啊。在宗门内部,可是没有听说过,有什么人胆敢得罪这位小姑奶奶的。

    这杨涛倒是好,得罪了一次不够,竟然整整得罪了三次,还真是……有魄力啊!

    “……”

    哪怕是太子和常侍,都有点蒙圈了。这叫什么个事啊,竟然会出现这样的戏剧性的事情。

    至于一号和李文良,显然是还没有回过神来。有点不明白,杨涛他们说的到底是什么,所以双目中,依旧有着一丝丝的迷茫。

    “我……我……”

    杨涛真的想哭,这叫什么个事情啊。你说你第一次是我不对,那我也就认了。但是后面两次,我都没有看到有其他阻力啊,这……这也能够怪我么?

    但是这话,杨涛不管如何都不敢说出来的,这如果说出来,天知道对面的女子会不会恼羞成怒,直接对他动手!

    不过很快,杨涛就明白,自己完全多想了。

    “碰!”

    只见白衣女子缓缓的伸出了右手,玉指如葱,对准了杨涛的方向,遥遥一指。接着,那葱白的食指缓缓地朝着杨涛勾动了几下。

    瞬间,杨涛就感觉到,自己被一股强大的灵力给困住了。在他还没有来得及出惊呼的同时,他的身体,顿时急忙朝着天花板冲击过去。

    轰隆!

    杨涛喉咙甜,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挪移。胃里更加的是在不断的翻江倒海,这滋味,太难受了。

    “呀!”

    李文婷出了一阵惊呼,双目瞬间被雾气笼罩。

    “坏人……不要!”

    李文婷看着白衣女子,双目中充满了哀求的神光。

    “哼!”

    伴随着女子的在一次冷哼,杨涛那高高悬空在天花板的身体,立马如同一个炮弹一般,坠落到了地面上面。

    “咳咳”

    杨涛出了艰难的咳嗽,咳出来的,出了鲜血之外,还有点其他的零星的碎末。那是杨涛的五脏六腑,仅仅是这一下,就已经让他的五脏六腑都碎裂了。

    “轰隆!”

    可是,这一切都还没有完。女子的手指头再次勾动,杨涛身子急上升。再一次撞击到了天花板上!

    “啊”

    杨涛忍不住悲催的大叫了起来,此刻的他,感觉自己的每一寸骨头都要碎裂了。甚至他能够无比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骨头和内脏,在不断的撕裂!

    这比外军的酷刑,不知道要残忍多少倍。

    “哼!这家伙,还真是有点胆色。”

    在外人看不到的绝色容颜上,女子微微一愣。刚刚自己的手段,可一点都不简单。下手也不清,此刻杨涛的身体骨头,全部已经被自己的敲碎了。

    她就是想要看看,这个家伙是不是为了能够在自己的女人身前保住面子,而不开口。

    但是现在白衣女子却是现,杨涛没有开口求饶,似乎并不是为了面子。而是一股执着,这种执着,她能够从杨涛的双眸中感受到。

    “这小子,还真是有点意思。”

    女子的脑海中,开始不断的思索了起来。按照她的脾气,杨涛这样的凝气一层的渣渣,太太手指就能够直接抹杀。

    但是此刻,她的想法似乎改变了。

    “看样子,这丫头对这小子的感情似乎很深啊。可惜,就是不知道能否经受住时间的考验呢?”

    女子美目流转,心中念头飞快的闪过。

    “你知道自己的罪过了么?”

    女子的声音,在四周不断的回荡。如同有千千万万的女子,在同时开口一般。这是女子故意而为之,有着其他的用意。

    “我……”

    杨涛内心是苦涩的,自己很无辜的好不好。如果说第一次,自己认了。但是后面的两次,这……这能够怪自己的么?

    “你什么你?”

    听着杨涛这语气,白衣女子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了一丝外人看不到的调皮。

    女子年岁虽然不小,可是一直修仙,心性其实和李文婷差不多。而且因为其修为的强大,岁月在她身上,似乎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

    “我……”

    杨涛很想说,我真心委屈啊。可是话一到嘴边,喉咙就开始不断的咳出鲜血,还带有其他的碎末。这让杨涛即便是想要开口,都做不到。

    “你到底想要干嘛?啊,你这人,怎么能够这样。坏人那也不是有意的啊,再说了,你这样的厉害,难道还抢不过坏人么?”

    李文婷红着眼,一手抹着眼角,一手捂着脸蛋,很是不服气的开口。

    “你这丫头,如果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早就抹杀他了。”

    白衣女子没好气的开口笑骂,这话语,却是让周围的人,齐齐蒙圈了。这又是为啥,好好的,怎么画风又转变了。

    “我?!”

    李文婷一手指着自己的琼鼻,很是不确定的开口问道。哪怕是依旧有着泪花在流动美目,此刻都是一眨不眨的盯着眼前的白衣女子。

    “这是自然,哼!要不然,这小子还能够活到现在么?”

    白衣女子颔微点,给出了最为肯定的确认。

    “你……想干嘛?!”

    杨涛内心那不好的预感,猛然变得无比浓烈了起来。此刻哪怕是拼着再次咳嗽出内脏,承受着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也要嘶吼出自己的质疑来。

    “哼,你还胆敢这样的质问我。难道刚刚的罪,还没受够么?”

    女子声音一冷,手指就要再次晃动。但是她的美目中,却是异彩连连。仿佛在期待着什么一般。

    “不!”

    一边的李文婷出了一阵惊呼,整个身子突然上前,张开了双臂,仰着脑袋,站在了杨涛所在天花板的下方,看着这架势,是打算自己来接住杨涛。

    “你不是说看在我的面子上么?如果这样的话,那你为什么还要折磨他。”

    “很简单啊,他竟然抢了我三次,那我仅仅是摔了他三下,他可是赚到了哟。”

    女子声音中,带着一丝丝调皮。

    “不过嘛,现在我倒是可以不继续了。因为你必须答应我的条件!”

    在李文婷还想开口的时候,女子的声音,继续响了起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