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太子被杨涛的动作给镇住了,仿佛不知道为什么,杨涛能够拿出那药丸来一般。八 一√中文网W w W√.★8√1√zくW .くCくoM

    “太子,那是刚刚他从我身上夺走的。”

    金鱼抿了抿嘴,主动开口,交代了事情的缘由。

    “杨涛,你还真有本事,我都有点佩服你了。你知道那丹药吞下去的后果么?”

    太子明了之后,嘴角划过了一丝讥讽。那丹药虽然能够短暂的飙升修为,可是后果也是异常巨大的。

    一个不好,筋脉碎裂不说,搞不好还会影响到根基。

    “后果就是,你死!”

    药丸进入杨涛的身体之后,他瞬间感觉,自己的丹田中突然轰鸣了起来。原本运转缓慢的真气,这一刻,疯狂的涌动。

    无数的真气,从自己的身子内不断的出现。仿佛凭空而生!但是仅仅是一个呼吸,杨涛立马就明白过来。

    这根本就不是平白无故的产生的真气,而都是自己身体中原本就具备的。这些真气,是用来温养身体的,犹如构建身体这东大房子的墙壁。

    此刻动用,这是在压榨自己!

    “混蛋!”

    杨涛知道结果后,愤怒的大吼。但是他知道此刻自己应该做什么,手中的法决再次展现。真气滔滔不绝的融入火泽法术之中去。

    都已经到这一步了,自己不能够在浪费了。不管如何,都要让太子惧怕!

    “该死!”

    太子恼怒,这样的丹药,他自然拥有。但是高傲如他,此刻如何会去动用这样的丹药?那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么,此刻即便是杨涛使用丹药,也才凝气二层。

    相同的修为,难道自己真的就不能够和杨涛抗衡么?这岂不是被李文婷挡着面笑话?

    “杀!”

    太子咬牙,手中法决再变。木剑旋转,带着一阵热浪,冲着杨涛呼啸而来。

    “给我拦阻!”

    火泽之中,一条火带再次冒出,深深缠绕住小剑。

    “再来!”

    接着,又冒出了一条。朝着原来的地方,继续缠绕上去。这还不算结束,紧接着,火泽上面,又冒出了一条。

    三条火带,重重缠绕,死死的困住了木剑。最为恐怖的,不是这缠绕之力,而是火带自身的温度。

    咔擦

    一阵清脆的响声,传入了众人的耳中。

    “杨涛你敢。”

    那是木剑被烘烤干脆,出了碎裂的声音。太子心疼万分,这可是他最为拿手的攻击法器,如果就这样被废掉的话,太不值得了。

    “哼,你猜我敢不敢!”

    杨涛嘴角挂着一丝得意的笑容,心中无比的痛快:你丫滴,你背景牛逼就了不起啊?你厉害就了不起么?

    让你丫滴看上老子的女子,让你还这样的霸道;你不是很厉害么,你不是很吊么?过来呀,今天老子就是要碎掉你的木剑。

    旁边有人,杀不掉你,但是让你心痛,老子还是能够做到的。

    法决再次变化,真气不要命的输出。木剑那边,出的咔嚓咔嚓声音,更加的频繁了。

    “混账,杨涛,我命令你,给我住手。要不然,李文婷也要死!”

    太子眼红了,在他看来:李文婷也仅仅是他双休的炉鼎罢了,工具而已。眼前的木剑,可是他此刻最为顺手的法器。

    两者在他心目中,其实位置都差不多。此刻木剑如果被毁掉,他会受不了的。

    “还敢威胁我?”

    咔嚓!

    杨涛冷笑,都这个时候了。他如何还会服软?三条火带再次力,木剑传来了一阵异常响亮的声音。

    “不!”

    太子心神有感,木剑此刻已经被扯断了。

    哗啦啦

    断裂的木剑,没有丝毫的威能。立马就被火带的力量绞碎,化为了粉末。还没有来得及飘散,随即被火带焚烧成为了虚无!

    “你,该死。”

    太子的话语,仿佛是从喉咙中挤出来的。

    “常侍!”

    “是,太子。”

    常侍上前一步,身体中的力量,猛然爆出来。

    “消散吧!”

    挥手间,杨涛突然感觉,自己的真气成为了无头苍蝇。常侍挥手,就斩断了自己的真气和聚火符的联系。

    火泽法术,随即被斩断。原本充满热浪的客厅,在这一瞬间,所有的热浪都消散了。地面的火泽也消失了。

    聚火符的力量,在这一瞬间被打散,砰砰砰的,化为了无数的纸屑,在空中凌乱的飞舞。

    凝气七层的强大实力,此刻展露无疑。仅仅是一个挥手,就让杨涛火泽法术直接瓦解。

    “这场闹剧,也该收场了。”

    常侍慢慢的朝着前方走去,不过眼角却是朝着高岩看了看。在场能够挡住自己的,也只有高岩了。

    高岩注意到了对方的眼神,略微朝着一号望去。可一号并没有表态,高岩内心暗叹了一声。

    “哼,杨涛是吧。我知道你的一切,你竟然是修真者,这点让我感到意外,现在,你说出你是师门。或者我会给你一个痛快,要不然。哼!”

    此刻的太子,虽然看上去面色涨红,有点狼狈。但是姿态依旧是高高在上,蔑视杨涛。

    “我说过,我没有宗门。如果你非要说有的话……”

    杨涛犹豫了一下,他是天师道的传人。这点,在得到传承的时候,就已经明了。但是他师尊也是被逐出门墙,所以说,严格来讲,他没有师门。

    “说。”

    一个字而已,从太子的口中出来,却是让人感觉到霸道无比。仿佛不能够不回答,这是一种气势的运用,看样子,太子对这样的法术情有独钟。

    “你不配知道。”

    杨涛故意双目高垂,语气中明晃晃的带着不屑。

    “哼,你以为故意这样就能够免去一死么?”

    太子对着常侍使了一个眼色,对方心神领会。缓缓伸出手指,对着杨涛虚空一指。

    一道气流,瞬间凝聚成了一把利剑,呼啸而来。

    “坏人!”

    李文婷惊呼,主动上前,死死的楼这杨涛。

    “一号。”

    高岩紧了紧双手,低声对着一号开口。假如一号又表示,那他会毫不犹豫的阻拦,结束这闹剧。

    可惜,一号并没有动。

    “那我们就一起死。”

    李文婷搂着杨涛,眼角有着泪花,嘴角带着笑容。

    “好。”

    杨涛苦笑着点头,此刻他的身体,已经没有力气了。哪怕是要阻拦李文婷这样的行为,都做不到。刚刚丹药的副作用,依然开始蔓延。

    那道攻击,在一瞬间就来到了杨涛的身前,杀气凛然。

    叮咚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波纹,无声无息的出现……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