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靴子,衣服,都是防御法器。八一中√文网W★w W★. 8 1 zくW .√C o M√”

    哪怕是一边的高岩,看到此刻太子身上的东西后,眉头都不经意间微微皱了皱。这才凝气二层啊,有必要做出这样的防御么?

    要知道,凝气期进入之后,修为的增加是相对来说很快的。这样的东西,其实根本实用不了太长的时间。

    等到你修为上去了之后,自然而然的就被淘汰掉了。

    所以在高岩的眼中,这样的东西,也算是一种浪费。

    “你这火泽,貌似有点作用。”

    太子没有察觉到,此刻当他再次开口说出这话的时候。一边的高岩和常侍,同时微微一怔,然后很有默契的对视了一眼。

    他们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是心中都不能够确定。

    “可惜,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依旧不能够对我造成什么太大的伤害。这是实力的差距,哈哈……不过我对你的这法术,很感兴趣。”

    太子再次抬脚,那古朴的靴子完全展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淡淡的荧光,在靴子上面来回的明灭,化为一股防御的力量,阻拦了火焰的侵袭。

    “实力才是根本,我能够在这上面压制你,知道么?”

    太子在说教,仿佛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君王。

    杨涛咬牙,手中的法决再次变化,体内的真气,如同长江溃堤一般,不断的朝着眼前的火泽之中涌入。

    地面开始不断的变得柔软,火焰也慢慢的朝着岩浆的形态在转变。太子再次想要抬起脚的时候,已经现,此刻的地面上吸引力再次增加。

    而他的整个身体,也开始在慢慢的下沉。

    “这……”

    开口出惊呼的不是太子,而是一边的常侍。他此刻目光转向了一边的高岩,嘴唇微动,显然是在传音:

    “高岩师兄,我看着这法决,怎么像是那已经消失的宗门,五行宗的法术?”

    “没错,能够在凝气期就产生这样的威力的法术,而且这气焰,我看着也是那五行宗的法术。但是五行宗在很久前就破灭了,按道理说,是不应该还有传承留下的啊。”

    高岩内心也惊颤,五行宗,在很久以前,那可是一个巨无霸啊。传说,因为一次叛逆,五行宗被连根拔起,所有的弟子统统被杀,一个不留。所有的神通法决,都被掠夺。

    还有人说,这背后有着一个天大的阴谋,具体因为什么事情而起,知道的人,没有几个!但是关于五行宗的传说,一直都没有减少过。

    “看样子,等会儿还不能够让这小子就这样的死去了。”

    常侍再次传音,他的双眸中,闪过了一丝莫名其妙的光芒。那是贪婪,如果真的是五行宗的法决,那他就一定要得到,不管使用什么方法!

    “嗯?!”

    高岩微微点头,但是猛然朝着房间的一边望去,仿佛心中有感。神识也蔓延过去,仔细检查了几次之后,眉头依旧皱着。

    “难道是错觉?”

    刚刚他明明现了一丝细微的波动,但是此刻一看,却是无比的正常。高岩暗中留下了一个心眼,目光转回了杨涛和太子之间。

    “呵呵,这高岩还真是不错。差点就被他现了!”

    此刻在高岩刚刚察觉到的地方,白衣女子已然出现。刚刚高岩的感觉没有错,但是白衣女子修为高深,自然是能够躲过对方的查探。

    “看着这样子,这凝气一层的小子,就是我的因果了。”

    白衣女子淡淡的看着一边,目光一扫之下,所有的人都被收入眼底。她通过冥冥中的感觉,立马就确定了,杨涛就是他要找的人。

    “这小子,此刻才凝气一层。那开始夺走初阳之气,应该也是无奈之举吧。”女子内心喃呢,但是并没有打算就这样放过杨涛。

    “嗯哼,但是那却让我再次重新收集,这口气本姑奶奶可忍不了。不管如何,还是要教训你的。”

    女子美目流转,不断的打量着杨涛。在她看来,杨涛的火泽,也很是特殊,的确有几分五行宗法决的意思。

    “嗯?竟然还能够现一个这样的体质,不错不错。”

    忽然,女子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双目中升起了一丝波澜。

    “有点意思,可惜,一切都要结束。”

    太子用力的抬脚,再次朝着前方迈出一步。周围的火海,让他浑身被烤红了。防御法器能够保护他的身体,但是这强大的热量还是能够蔓延进去。

    太子神态依旧高高在上,手指不在轻弹,而是捏出了一个法决。空中的木剑,表面被雾气包裹,出一阵低鸣,瞬间朝着杨涛而来。

    “怨灵!”

    杨涛低吼,怨灵化为一团黑气,凝聚成一个盾牌,阻拦在了杨涛的身前。

    “哼,有用么?”

    太子恼怒,他想要再次抬脚,可是地下的吸引之力,越来越强大了。此刻哪怕是他想要抬起脚来,都感觉到无比的困难。

    嗡

    木剑飞腾,瞬间就来到了怨灵身前。

    滋滋滋

    盾牌在抵抗木剑的同时,不断的旋转,想要借此来抵御掉一些力量。可是目前的状况,却让怨灵苦不堪言。

    这木剑外面的雾气,很是不凡,而且带着一股奇特的力量,在不断的消融他的身体。如果一直这样继续下去的话,怨灵很可能就这样消散。

    “该死,怨灵,回来!”

    杨涛手中法决一变,火泽之中,顿时冒出了一串类似岩浆的火水,高高抛出之后,缠住了木剑。

    “主人!”怨灵飞了回来,身形颤抖,不断的明灭。仅仅刚刚这几下,就让它已经有点受不住了。

    “哼。”

    太子冷哼,手中法决一边,那木剑一颤,周围的火水立马被震开。不过此刻的木剑,通体红,周围的雾气瞬间稀薄,诺有诺无。

    “该死,你知道这木剑有多么的珍贵么!”

    太子看到木剑的情况后,内心肉疼不止。他已经没有丝毫的耐心,身形的继续下降,让他内心也升起了一丝丝的不安。

    “你可以去死了!”

    太子双手联动,法决不断的展现出来。木剑开始不断的旋转,冒出一阵阵轰鸣之声!

    “是么?!”

    杨涛双目通红,手中冒出了一个瓶子。那瓶子,正是刚刚不久前,从金鱼摸走的储物袋中之物。

    事到如今,杨涛没有丝毫的迟疑,倒出一颗药丸,一口吞下……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