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要知道,高岩和一号的年纪其实差不多。八一中文网W★wくW .★8√1くz√Wく.CoM但是因为是修炼的原因,所以才显得是中年的模样。

    此刻高岩竟然说是自己的长辈,这让一号微微一愣。但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缓缓的摆了摆手。

    “去吧,呵呵……才两个小时,我在这里呆着就好。”

    高岩抬脚,所走的方向不是门边,反而是一旁的窗户。

    哗啦

    窗户被打开,脚下已经出现了一把巨大的木剑。整个人朝前迈出了一步,身形立马从一号的眼前消失。

    顺带着,那巨大的木剑也随着消失。一号只感到一阵风吹过,窗户前面此刻什么都没有了。

    帝都西北边的山上,一道亮光划过。高岩的身形出现在了一处,他双手抱拳,躬在身前,微微低头,目光低垂,整个人显得无比的恭敬。

    “弟子高岩,前来拜见师伯。”

    高岩的声音过后,原本空无一物的前方,空气突然出现了一阵扭曲。紧接着,一个白衣胜雪的女子,从扭曲中而出。

    这女子,不是其他人,正是和杨涛因为初阳之气,有过因果的峨眉之巅的女子。

    在高岩看来,此刻女子的周围,有着一个无形的圆球。这圆球在不断的吞噬着周围的灵气,同时又不断的反馈出来,如此循环,生生不息。

    “恭喜师伯,已进入假丹之期。不日一定能够凝聚金丹,踏上大道!”

    高岩再次恭恭敬敬的开口,不敢有丝毫的造次。就连脑袋,也再次往下低了几分。

    “嗯,这次我下山,也是了却一丝因果。不想刚好算到在这帝都之中,索性就看看你最近如何。”

    白衣女子声音无比的空灵,仅仅是听着,就有种让人精神顿时感觉一震的错觉。高岩内心暗自心惊,这样的修为,是自己追求的目标。

    “不错,都已经凝气大圆满了。后年就回去参加筑基试炼吧,这些年,你能够在这红尘中磨练,应该也有不少收获吧。”

    看到高岩此刻的修为后,女子微微点头,表示赞赏。

    高岩内心激动,后年就能够回去参加筑基试炼,这是天大的好事啊。最起码,自己还能够拼搏一下。说不定就能够直接筑基成功,增加寿元。

    “不知道师伯有什么吩咐,能够让弟子为您效劳。”

    高岩内心这才松动了一下,微微抬起头来,看了看女子的面容。果然,一片模糊,自己和对方的差距太过巨大,根本就看不到对方的真容。

    “无妨,我来是了却我自身的因果,你还是做好你分内的事情即可。”

    女子伸出玉手,指尖冒出了一阵阵的灵光,波动间,在高岩看不到的容颜上面,眉头微微一皱。

    “呵呵……刚刚我说什么来着,没想到,还真和你有着一丝丝的牵连。不过这不是什么坏事,你还是不用刻意多想。到时候如果要你出面的时候,自然会告知你的。”

    女子内心微微一愣,随后就释然了。既然在这帝都,而高岩的身份特殊,如果和高岩沾上关系的话,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弟子遵命。”

    高岩再次一拜,这才退了回去。

    女子抬脚,一步迈出后,周围空气顿时出现一阵阵的涟漪,她的身形也随之消失。这并不是女子的修为能够做到这点,不管是她还是高岩,其实都好似用了一种类似障眼法的法术罢了。

    一号所在房间的窗户中再次吹过了一阵微风,高岩从窗户边上现出了身形。

    “一切还好吧?”

    一号微微抬头,对于这方面的事情,他也无比的伤心。毕竟,对方的力量太过强大,影响力摆在那里。

    “还好,我那位长辈即将突破,入世感悟。”

    高岩并没有过多的解释,这方面的事情,他完全没有责任原原本本的告诉一号。

    “嗯,我刚刚和老李通过话了。我还是去一趟,不过不是提亲,而是和文婷那丫头说说话。也算是我的一个意思意思吧,如果真是去提亲,恐怕老李会直接翻脸的。”

    一号再次苦笑了一下,从自己的椅子上起身,朝着门边而去……

    “咚咚咚”

    李文婷的闺房门前,杨涛借着兽皮隐着身形,在门外敲了几下。

    “嗯?!”

    房间里面,此刻出了李文婷之外,还有一个女子。同样是一个修真者,有着凝气一层的修为。

    长相很是标致,不过脸上带着一丝冷色,仿佛这女子完全不懂得笑一般。这是太子特意安排过来,贴身保护李文婷的人,名为金鱼。

    “什么人?吃饭的时间还没有到。”

    金鱼语气依旧冰冷,根本就没有半点要起身去开门的趋势。

    “说不定是我弟弟来找我说说话呢?你可不要忘记了,太子仅仅是让你保护我,没有让你限制我在家里的自由。”

    李文婷很是不爽的撅着小嘴,同时从床上站了起来。看着这架势,是打算自己亲自过去开门。

    “小姐,您坐着,我来。”

    金鱼依旧没有多余的表情,不过看到李文婷起身后,自己却抢先来到了门边。

    咔嚓

    房门被她打开,但是却没有看到半个人影。

    “嗯?”

    金鱼感到有点不对劲,这可是李家,难道还有什么人会来恶作剧么?她推开房门,走了出去,朝着四周张望。

    同时也看到了在楼下不远处,着脾气的李文良。

    “看什么看?没看到小爷脾气么?竟然手机都不让我姐用,哼!不要让我比你厉害,要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刚好,李文良看到了金鱼,顿时对着金鱼怒吼了起来。修真者又怎么样,比自己厉害又能够如何。小爷不爽了,就是要骂人!

    “哼!”

    金鱼眸子里面依旧闪过了疑惑的光芒,却是没有和李文良一般见识,转身回到了房间中。

    而此刻的杨涛,已经借着刚刚的机会,来到了房间里面,看到金鱼进入房间之后。原本就在房门边上的杨涛,轻轻的锁上了房门。

    并且,在房门边上引动了一张灵符。

    咔嚓

    这锁门的动作虽然很细小,但是依旧被金鱼察觉到了。

    “什么人?!”

    金鱼怒喝一声,整个人身上修为涌动,摆出了进攻架势……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