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

    李文良沉默了一会儿后,缓缓的吐出了两个字。八一中√文网Wくw W★.√8 1★z W√. C o M★

    “太子?!”

    杨涛双眼都蒙圈了,这个人是谁?难道是一号的后代么,可是即便是这样,应该也不能够有这样大的影响力吧。

    “这个,还是等你到了再说吧,现在不方便。”

    李文良再次开口,语气中带着几分顾忌。杨涛知道对方所谓的不方便是什么意思,此刻他们的通话,说不定已经开始被人监听了吧。

    刚刚刘家的事情,李文良都没有什么顾虑。但是此刻,却出现这样的顾忌。可见太子的身份,很是不简单。

    “好,那到时候再说。不过你能够告诉我,现在你姐姐是什么情况么?”

    杨涛可是没有忘记,自己给李文婷打电话的时候,竟然是关机的。

    就算是自己的电话都不接,这让杨涛内心很不安。

    “我姐姐总的来说,还好。不过应该是有点不方便,等你到了就知道了。我看看到时候能不能去接你,不过我不能够打包票。”

    李文良再次说了几句后,就挂断了电话!

    “太子,到底是什么人,才能够被称之为太子呢?”

    杨涛皱着眉头,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帝都,一处幽静的宅院之中,一个俊俏的男子,微微抬头,看着天空!在他的身边,一左一右站着两个人。

    男子看上去很是年轻,他此刻很安静。剑眉悠长,鼻梁高悬。有着几分英武的气息,双手无比自然的环抱在胸前,整个人身上,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气质。

    “呵呵”

    男子仿佛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嘴角微微上翘,勾出了一个迷人的弧度。此刻周围如果有女子的话,说不定会直接被他这笑容所俘获。

    “太子,对方已经通知了杨涛了。刚刚李文良和杨涛通过电话,估计,杨涛快到了。”

    右边的那个中年男子,不是别人,真是刘洛仁。而眼前的这个男子,就是他找到了靠山,太子!

    至于右边的中年男子,名为常侍!如果杨涛在这里的话,就不难察觉出,这是一名修真者,一名足足有着凝气七层修为的修真者。

    而太子自己,也已经有着凝气二层的实力。他就是这样的一个男子,有着天大的背景,在凡俗间,有着无与伦比的地位。

    哪怕是此刻的一号,在面对他的事情的时候,都要再三斟酌。

    “哼!杨涛?按照你的情报看来,他的经历似乎和我相似。”太子冷哼了一声,话语中充满了不屑。

    “一开始也当过兵,不过后来也修炼了起来。不过照我看来,也就是一个古武者罢了。”

    他自傲,同时也知道修真入门的困难。凡尘中,哪有这样简单就能够成为修真者的?

    “是是是,太子您说的是。不过这杨涛应该是有点手段的,要不然……”

    “是么?!”

    太子没有转身,语气中带着一丝丝的玩味。

    “不!是我说错了,他杨涛在太子面前,什么都不是。”

    刘洛仁急忙躬身,立马改口。

    他可是已经摸到了一点这位的脾气,极度的自傲。而且纨绔异常,同时还无比的跋扈。

    在他的心目中,永远都是那种老子就是天下第一的姿态。不过对方确实有这样的本钱。

    这位太子的来头,可真是不小。

    他不是现任一号的家人,但是却是上任一号的独孙!当前的一号,可是欠了上任一号一个天大的人情,或者说上任一号的家族,为了华夏,做出了巨大的牺牲。

    整个上任一号家族的男丁,此刻就只有太子一人。所以太子的地位无比的特殊,身份极其不凡。

    可以说,不管是在华夏还是在整个世界,他都是最为特殊的几个人之一。这样的地位,让他的性格无比的目中无人。

    哪怕他想要修仙,此刻就有人在一边教导。那个中年男子,年岁已经过了六十。乃是上任一号施救过的人,此刻为了报恩,就一直在身边守护着太子。

    “刘洛仁,你可是不要忘记了。这次我帮你,可不是为了你。哼!你做的事情,也太没有底线了。”

    太子语气中带着一丝丝的呵斥,卖国,这可是大问题,绝对不能够就这样的姑息。不过此刻的刘洛仁,对于太子来说,还有点用处。

    “太子,我也是一时糊涂。还请太子多多帮忙,让我苟且。”

    刘洛仁额头上面冷汗直流,这次还真是惊险,如果不是这位,他恐怕真会让一号给办了。

    即便是此刻,他依旧不能够宽心,因为这位的脾气他也拿不准,万一这位心情不好了,要对自己动手了呢?

    所以此刻,他要表现出自己的价值来。这样他才能够继续安安稳稳的活着,最近的一件事情,刘洛仁就是让李文婷出现在了太子的视线中。

    李文婷的出现,让太子很感兴趣。

    “不过你说李文婷原本是没有武功的,可是为什么,我上次见到她,却是有着十脉的修为呢?”

    想到李文婷,太子的嘴角就勾勒出了一阵会心的笑容。这样美丽与智慧并重的女子,还真是不多见。

    最为主要的是,李文婷的身上,没有官家的那种气焰,整个人看上去,别有一番风味。

    这样的气质,让太子深深的吸引,无法自拔。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李文军并没有说这到底是为什么!”

    此刻的李文军,可是在他们手中。太子想要知道李文婷为什么能够成为十脉,而突然现,李文军都是十脉高手。

    如果能够得到这样的方法,那岂不是自己可以培养处一大批势力么?太子看不上,仅仅是好奇。

    因为在他的眼中,十脉和凡人无异,但是刘洛仁却无比的看重。所以就借着太子的好奇,禁锢住了李文军。

    “这就是你的问题了,难道说,你这点能力都没有么?”

    太子依旧没有回头,但是语气中已经出现了一丝丝的不满了。

    “我这就去办,争取让他立马开口。”刘洛仁整个人哆嗦了一下,不敢有丝毫的担待,直接躬身后退,看太子没有其他的意思后,快离开。

    “涛哥,你自己来我家吧。看样子,我是不能够去接你了。”

    杨涛刚刚到达机场,就接到了李文良的电话……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