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灵蛇一口咬在了陈兴脚上,哀嚎从对方的喉咙中挤了出来。八一中 ★文网W√wくW√.√8く1 zくW .CoM他不甘心,自己的东西,竟然被用来对付自己。

    可是此刻,一切都晚了,一切也完了!

    灵蛇咬住了他之后,能够清晰的看到。陈兴的血液在不断的朝着灵蛇那边汇聚而去,而灵蛇的身体,正在以一种肉眼可以看到的度,不断的增大。

    一个呼吸……

    两个呼吸……

    三十个呼吸……

    仅仅是三十个呼吸之后,陈兴整个人就如同皮包骨一般。而灵蛇已经长到了两米长,胳膊粗!

    “起!”

    张东流的声音中充满了激动,手中的一个法决被捏动。那灵蛇的头部,顿时出现了一个独特的红点。

    那是一开始的时候,吞下的张东流的血。等同于是一个引子,通过这个引子,灵蛇刚刚吸收了的陈兴的一切,似乎都在转化!

    唰!

    那红点突然射出了一道红芒,红芒无比准确的照到了张东流的额头上方。一股股信息不断的传入,伴随着的,还有陈兴的一部分修为。

    轰隆!

    张东流的耳中,有着雷鸣响起。他的身体表面,无数的漆黑污垢被排出来。

    “竟然就这样简单的打通了任督二脉,少爷果然是天纵之姿,这是大造化啊。”五大高手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喜。

    这岂不是说明,以后他们的少爷就是修真者了。那整个张家,也就是修真者家族了。这对他们来说,同样是天大的好事。

    他们小心的戒备着杨涛,生怕杨涛来阻拦这一切。

    可惜,他们想多了。杨涛慢慢悠悠的绕过了张东流,来到了鞑婕莉的一边,蹲下去,把对方扶起来。

    “这个,你知道么?”

    略微查看了下,现对方并没有致命伤后,杨涛才开始好奇的询问了起来。

    “这应该是一种阴毒的引渡之术。通过血液为媒介,那灵蛇是载体,能够直接霸道的夺走被攻击人的一切。”

    鞑婕莉头皮都在麻,这样的手段,太过恐怖。

    “当然,这样的手段一般很少出现。因为那灵蛇很脆弱,它作为容器,自身不够强大,那容器里面包含的东西也不能够太多。所以,一般凝气六层之后,这法术就没有用了。”

    “如果对方找到了足够强大的容器呢?”

    杨涛眉头一皱,他感觉事情不会这样的简单。

    “不可能,这样的容器很难找到。一般都是用心培育,而且,大多都是用来为资质不好的后辈弟子准备。”

    鞑婕莉的语气很是肯定,但是她此刻的修为才凝气二层。如果被盯上的话,下场和眼前的陈兴不会相差太多。

    此刻的陈兴,完全成了皮包骨。也不知道到底是死是活。但是那空洞的双目,却着实吓人。

    啪啪!

    张东流慢慢上前,一步一步,朝着那灵蛇靠近。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最后这男子,会自己吞掉灵蛇。”

    鞑婕莉的话语刚刚落下,就看大了张东流对着灵蛇,张开了大嘴。那灵蛇慢慢开始缩小,直接朝着张东流的体内而去。

    “果然,这灵蛇是容器,但是却只有一次作用。”

    鞑婕莉继续在一边为杨涛解释,可是这过程,让她看着就毛骨悚然。而一边的安雅,早就死死的闭上了眼睛。这场面,太恐怖了。

    轰隆!

    最后,张东流口中冒出了一道红光,直冲天际。那是灵气,原本属于陈兴,张东流才刚刚进入凝气一层,不能够吸收那么多,只好让它消散!

    这道光芒,被很多人看到了。哪怕是距离比较遥远的地方,也能够隐约看到。这其中,包括了山木集团里面的人,包括了刚刚达到省城的谢家人!

    “哈哈,这就是修真者的感觉。真是不错!”

    张东流双目中依旧有着红光闪动,可是声音中饱含着无与伦比的快感。

    “杨涛,交出你所拥有的一切!”

    实力越强,野心就越大。张东流的脑海中,不断的闪现着陈兴所知道的一切。对于杨涛所知道的一切,张东流顿时好奇了起来。

    他想要得到杨涛的一切,甚至是一边鞑婕莉的一切。他感觉,这样自己就能够更加的强大!

    “你确定?”

    杨涛无奈的撇了撇嘴,心道:这丫滴是不是没有见过世面啊?才凝气一层就敢这样的嚣张,搞得像是一个暴户一般。

    不过杨涛这点还真是没有想错,眼下的张东流,还真就是一个爆户。想想看,一个以前永远都只会古武,而且还是出于后天修为的小子。突然一瞬间就牛逼哄哄的达到了凝气一层,而且还成为了修真者。

    这样强大的实力变迁,绝对能够影响到对方的心态和性格。

    “哼,杨涛,如果是我和你两个人的话,那你还能够抗衡。但是此刻,你的帮手不行了。”

    张东流很是不屑的看了一眼一边的鞑婕莉,双目中依旧有点贪婪。

    “而我这边,还有五大高手。”

    五人齐齐上前一步,身上的真气连成一边,化为了一阵巨大的威压,朝着杨涛那边冲击而去。

    “呀”

    气势滔天,安雅没有承受住,往后倒退了好几步。

    “然后呢?”

    杨涛嘴角挂着玩味的笑容,心中更加的不屑了起来:“就这样的五个人,有用么?自己有着隐身的兽皮能够动用,最为主要的是,火泽所需要的聚火符,就在脚下,就这样的六人,也想和自己抗衡?可笑。”

    “哼,既然你找死,那就不要怪我了。”

    张东流有种被杨涛戏耍的感觉,挥手间,五大高手齐齐上前,气势连成一片,朝着杨涛再次辗压过去。

    “可惜,你的实力,并没有你的口气大。”

    杨涛嘴角依旧挂着微笑,双手已经不再自然的下垂,而是缓慢的举起。手中的法决,开始不断的展现出来。

    脚下,杨涛的真气肆虐,周围的聚火符在这一刻,全部被引动。

    一片滚烫的热浪,突然起来的充斥在了张东流等人的周围。

    “该死,这是什么?”

    张东流手中出现了一颗碧绿的光豆,朝着地下一按!这是陈兴的法术,不久前动用过。

    紧接着,张东流双目充满了骇然,他的法术,竟然没用……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