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陈兴目光的转变,张东流的眼睛也朝着一边而去。八一中 ★文网W√wくW√.√8く1 zくW .CoM安雅和鞑婕莉的身影,瞬间闯入了张东流的双目之中,惊艳!眼前的安雅,只能够用惊艳来形容。

    “啧啧啧陈少,还真是难以想象,在这样的山间还能够看到如此不俗的女子,陈少果然是运气然啊。”

    安雅的脸蛋,身材,走动的每一步,都是那样的迷人。仅仅是第一眼,就让张东流内心滋生了邪恶的种子,当然,他更加的知道,陈兴此刻也按耐不住。

    “哼,你懂什么。”

    陈兴呼吸都急促了起来,丝毫都不顾忌周围的环境,直接对着张东流呵斥着。

    “这女子身材样貌没的说,但是最为主要的是,她的体质!哈哈,这样的好体质,还真是难得啊。哪怕是在我们所在的地方,这样的体质无疑不是被各大宗门守着藏着,没想到,竟然能够让我遇到,造化啊!”

    陈兴的双眸不断的闪过一阵阵的绿光,这是一种法术,能够看到对方的体质。而安雅目前的体质,对于陈兴来说,绝对是大补。

    如果用安雅做炉鼎,来修炼他的功法。那他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达到凝气的顶峰!

    “一定要得到这个女子,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陈兴嘴里嘀咕,双目中绿光不断的闪动。很快,他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果然,这样的体质不会被埋没,竟然有人提前了。体内有其他的力量存在,哼!不过这次遇到了我,不管如何,那都是我的。”

    他的双眸,仿佛能够看到很多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比如此刻,他就察觉到了安雅体内的阴寒之气。

    要知道,杨涛都只是在偶然的情况下,才察觉到了那一丝气息。而对方,此刻还没有靠近,就看出了端倪。这法术的功能,可见一斑。

    “你们是什么人?”

    安雅略微后退了几步,因为她能够感受到,陈兴和张东流眼中都带着不怀好意的目光。

    尤其是陈兴,那眼神,仿佛恨不得要吃掉自己一般。

    “我们是来找这里面的人的,这位美丽的姑娘,如果你没有事情的话,还是先在一边呆着吧。”

    张东流语气很是人情,虽然内心有点不甘心,但是依旧补充了一句:

    “这是我们陈少,要不然,让陈少陪你走走吧。陈少对我国的山川河流,可是很有见地的。”

    “嗯?你们来找杨涛的。那看样子,你们也不是什么好人了咯。”

    安雅一听是来找杨涛的,而且看着对方这架势,秀眉顿微皱。

    “哦?哈哈……看样子,姑娘你和杨涛是相识。既然这样,那你更加应该呆在一边了。我们办事向来都很讲究的,一般都祸不及旁人,这是我们和杨涛之间的恩怨,姑娘你这样的弱女子,还是不要掺和的好。”

    张东流微微一愣之后,嘴角划过了一丝玩味的笑容。脑子里面,却是在不断的开始思考着,到底该如何,才能够动自己的计划。

    杨涛自然是要干掉,但是他最为想要的,却是陈兴的一切。修真的功法,和修真者的手段,这才是他主要的目标。

    昨天晚上的那两个女子,张东流已经做了点手脚。而且在今天的早饭里面,张东流也有了其他的动作。

    可是他心中依旧还是没有十足的底气,对于修真者,他了解的太少了。但是他不愿意就这样的放弃,而安雅的出现,或许是另外的一个契机。

    “鞑婕莉,你去搞定这些人吧。杨涛没有出来,肯定是有其他的事情。”安雅的声音都冷了下来,刚刚陈兴和张东流的眼神,已经让安雅很是不爽了。

    现在有听到了这样的话语,那安雅自然是没有丝毫的顾虑。鞑婕莉的实力,她可是很清楚的。

    “嗯?!”

    陈兴皱眉,到现在他才注意到鞑婕莉。这个女子身上,有着一股危险的气息,刚刚开始的时候,由于安雅的关系,他竟然给忽略了。

    “哈哈……你还真有意思,我们……”

    “闭嘴!”

    张东流嘲讽的话语说道一般,却被陈兴给打断了。而他周围的五大化劲高手,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直接来到了张东流的身前,将张东流保护在了中间。

    “什么?!”

    如果此刻张东流还不知道,这眼前的女子不简单的话,那他可以直接找块豆腐撞死了。

    但是刚刚,他还想嘲讽来着。此刻却出现这样的情况,这让张东流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生疼,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么?而且还是这样的迅!

    “几个武者?那个就是个后天的草包,刚刚的气息,就是你出来的咯。”

    鞑婕莉一点情面都不给,就把张东流划入了草包的行列。

    “你!”

    张东流牙齿咬的吱吱作响,什么时候有人胆敢这样的侮辱自己?而且还是当着自己的面,这样的耻辱,他从来都没有感受过。

    “闭嘴,她是一个随手都能够辗压你的高手。”

    陈兴再次呵斥,心中对张东流也极为不满。刚刚能够感受到自己的气息,那绝对是修真者。

    不管对方是什么等级,都能够轻松的辗压张东流。可是这个二货,竟然还露出了这样的神态来,这不是找死么?

    “这位道友,我来仅仅是和里面的人有过节。”

    陈兴双目中绿色的气息连连闪动,那绿色的深处,隐约间飘过了几个古朴的符号。

    “凝气二层?!”

    很快,陈兴就确定了对方的修为,竟然和自己一样。这让他心中稍微安定了一些,如果同等级的话,他的胜算还是比较大的。

    当然,除非必要,他也不想和鞑婕莉拼命。哪怕他最后能够取胜,那自己也会受到重创!

    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他也不愿意去做。

    “没错,看样子你有查看气息的方法。”

    碰!

    鞑婕莉的微微摆了摆手,让安雅后退,浑身修为鼓动,死死的盯着陈兴。

    “道友!”

    “战吧,或者你们滚!”

    鞑婕莉打断了陈兴的废话,手中出现了一团阴森的气息。

    “道友,我不想和你为敌。”

    陈兴再次开口,不过他背后的手中,也出现了一团绿光。

    “你找杨涛的麻烦,那就注定了我们之间是敌人。”

    说这话的时候,鞑婕莉内心也是苦涩的。没办法,谁让自己受制于杨涛呢……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