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入微还真是恐怖,让人头脑晕,不过这感觉,还真是享受呀。八 一中★文网Wくw★W.81zW.CoM”杨涛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慢慢的闭上了双目。让那已经通红的双眼,缓慢的放松一下。

    胸口不断的起伏,气息深远而悠长,一吞一吐之间,周围看不到的灵气,不断的融入杨涛的身体之中。

    半小时后,杨涛慢慢的睁开眼睛。这样的修炼,仅仅只能够让他驱除疲劳,至于修为上的精进,那可需要慢慢累计的。

    “刘家,不足为惧。不知道张家的人,什么时候会过来。只要自己摆平了张家,那就能够让文婷回来了。”

    这几天李文婷不在身边,杨涛还真感觉少了点什么似的。看样子,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习惯了文婷在身边。

    杨涛再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打算继续开始记忆自己脑海中的灵药知识,慢慢的消化,而且,他还在不断的思考,那山木集团的保健品,到底有着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这草木之道果然繁杂,入微之后就是衍生变化,其实这里面,还包含着相生相克……不同的灵药嫁接,然后生不同的改变,同时周围的环境也能够改变……嗯!”

    猛然,杨涛的脑海中闪过了一道亮光,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很重要,他的内心有这样的感觉。

    “入微……”

    杨涛不断的回想,很想抓住刚刚脑海中划过了那种感觉。

    “衍生变化……”

    杨涛双目中露出了冰冷的神光,大脑在不断的运转。

    “相生相克!”

    轰隆!

    杨涛突然醒悟了过来,他飞快的拿出一边的保健品,再次看着里面的成分,双目中明悟的光芒,越来越旺盛了。

    “是的,相生相克的衍生变化!我之前一直都走入了误区,该死,在香米树事件生的时候,我就应该要想到这点的。”

    这在医学上,说的就是药性的相斥。就比如大家熟知的,某些食物不能够放在一起吃。某些东西不能够先后段时间内吃,要不然就会产生剧毒一个道理。

    杨涛一开始,竟然完全忽略了这点!

    “还好,现在应该还不算晚。”

    山木集团的保健品,很可能再次因为香米树的成分,而让人体内产生意想不到的结果。这点,杨涛不怀疑。他自己就能够做到,只要了解药性,然后对症下药,就能够做到让人体产生毒素。

    “看样子,既然是香米树,那他们应该一定是借助这个突破口。哼,如果是其他的情况,我还真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但是香米树!”

    对于小鬼子的想法,杨涛已经很清楚了。不管其他的手段,最起码别人的这香米树的手段,他还是要防御的。

    杨涛能够炼制出消化掉香米树成分的药材,但是具体该如何让人直接去接触,这让杨涛一时间为难了。

    “第一,放到饮水中。这样是最好的,但是这样最多也只能够让那些工人解决问题,可是他们如果带回去,送给其他人了呢?”

    “第二,那就是放到空气中。但是这个方法很不可取,范围太大了!”

    杨涛犯愁,不知道该如何找到一个最有效的办法,能够一次性让所有人都解除隐患!

    而这个时候,张东流和陈兴等七人,已经来到了云山村。

    云山村的村民,对于陌生人的到来,早就见怪不怪了。道路修好了之后,交通方便,也时常有人过来看看风景什么的。

    加上最经山木集团的投资,使得这一片地方,似乎被很多看到,甚至有人还想要买地开。

    所以七人的到来,哪怕是直接朝着云山而去,也没有让更多的人多想。只不过看着他们的方向后,有热心的村民提醒:那是云山,现在有雾上不去。

    “陈少,不知道您怎么看?”

    七人没有停住脚步,但是对于刚刚热心村民的提醒,张东流微微看着一边陈兴,好奇的问道。

    “是阵法。”

    此刻他们距离云深脚下,已经不远了。陈兴眼前一亮,他能够感受到杨涛灵田中的灵气,还有那轻微的阵法波动。

    同时,陈兴微微外放了一丝丝的气息,去感受这周围的灵气。眼睛更加的明亮的,当时杨涛可是在阵法的外面,就建了一块用来实验的灵田,那灵田,被陈兴感受到了!

    他内心大喜,心中思绪万千,很快就有了定论:

    “一般的弟子,都是在名山大川,或者自己的师门中修炼的。而此刻这里,说不定是有人偶然得到了什么法门,这才慢慢的自己展。哈哈哈……还真是运气,那这个杨涛,说不定就是这个人。那里面既然有阵法,应该会有不少好东西吧。”

    “嗯!?”

    当陈兴的气息释放出去的时候,在洞府中的杨涛,和在杨涛家中打坐的鞑婕莉,都感受到了。

    “斯斯。”

    原本在和杨灵玩耍的金毛,也都立马毫毛炸立,冲到了屋外。

    “金毛,你守护杨灵。我去主人那边就好!”

    鞑婕莉比较主动,她知道,这事情自己躲不过。

    “我也去!”

    安雅也很好奇,想看看生了什么,跟着鞑婕莉的身形,朝着山上而去。

    “杨涛!想必你也知道我们来了吧,我是张家的人。张啸天的哥哥,你还是出来吧。”

    张东流来到了阵法的外面,看着周围的灵田中的中药,内心也是微微一动。他扯着嗓子,对着里面大声的开口。

    “对了,我这次带来了五大化劲高手。他们都有着半甲子的修为,如果你能够直接击败他们,那我张家,认栽!”

    张东流双眸中划过了一道别样的光彩,继续开口说道。但是这话一开口,却是让周围的五人诧异万分。

    因为他们没有听到家里有这样的说法呀,张啸天的事情,那可是张家的脸面问题,如何能够就这样简单的了结?

    “陈少,到时候还请您压阵了。”

    张东流不管五人震惊的目光,直接来到了陈兴的身边,很是恭敬的低声开口。

    “嗯,放心!”

    陈兴嘴角流出淡淡的笑容,不过猛然,他回头一看。

    安雅和鞑婕莉的身影,倒影在了他的双眸中。

    “这是……绝好的炉鼎!”

    看到安雅的一瞬间,陈兴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