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钱两个集团?自己以前不就是遇到过金钱两个大少么,当时还是因为方柔,因为买车!

    后来,由于娄西阁,直接让张啸天的人给弄死了。八一中文网W w★W★. 8★1 z√W .★CoM张家是什么家族,金钱两家自然是不敢招惹。

    而杨涛是什么身份,金钱两家也有点忌惮。但是现在,洛泊集团的事情,他们可是不会就这样的放过了。

    杨涛甚至都不用想,此刻省内所有的材料和装饰企业,恐怕都收到了金钱两大集团的警告,让他们不要和洛泊集团做生意。

    “奇怪,竟然所有的公司都不做我们的生意!”

    果然,石胖子刚刚再次打了几通电话。但是得到的反馈,却是证明的杨涛内心的猜想。

    “杨涛兄弟,你别着急。这事情,我会想办法的。”

    石胖子一边扣着脑袋,一边安慰着众人。眉头紧锁,依旧想不明白,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现在这样的状况。

    “不用了,恐怕,这也是针对我的。”杨涛摸了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的开口。

    “又是你?!”

    陈霞一个没忍住,惊呼了出来。开始在帝都的时候,就出现过这样的事情。刚刚来到省城,又出现这样的事情。

    现在竟然还是因为杨涛,天啦!自己这个老板,看样子很能够惹事啊。而且惹的人,一个个都不简单呀。

    “呵呵……那个老板,我没有其他意思了。”

    看着杨涛瞪来的眼神,陈霞很不好意思的姗姗笑了笑,急急忙忙掩饰自己刚刚的失态。

    而肖伟则是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对于这点,他一开始的时候心中就已经有了猜想。此刻,不过是证明了自己内心的猜想罢了。

    “额石胖子,你看看能不能够找找其他渠道吧。实在不行,我来想办法。”杨涛也很郁闷,这些事情是自己想要的么?那金钱两个公子,明明是自己找死好不好。这也怪我咯?

    “没事,杨涛兄弟,我在省外也认识人的。这事情我也来想想办法,总之明天天黑之前,如果没有想到解决办法,那我再来找你,这样好不?”

    “那成,让你费心了。”

    杨涛再次和几人商谈了一些细节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洞府中。

    “哎,看样子自己还是呆着好了。好像每次出去,都会惹事。还是安安心心修炼的好。”

    杨涛一边嘀咕,一边归类好自己买来的东西。

    中级天眼符,这可不是简单的东西。天眼符最为重要的特点不是透视,而是能够看到灵气。

    而地火所在的地脉,同时也是灵气的一种。不过初级天眼符,根本不适合查探地火,因为它透视灵气的距离有限。

    但是中级的就不一样了,按照杨涛所知道的信息来看,是完全符合自己的需求的。不过这制作过程,可没有那么的简单。

    而且,使用中级天眼符对人体本身的需求,也更加的苛刻。如果身体不能够承受,后果也是异常的严重。

    “什么?!他真放出了这样的狂言!”

    张东流看着眼前回来的张家人,脸色划过了一丝温怒。但是他没有直接火,因为在他的身边,有着一个陌生的男子。

    这男子的出现,让张家另外五人,都感到很是疑惑。因为他们都不认识这个陌生的男子,可是这男子身上的气息,却是让他们暗自提防。

    “是的,少爷,那杨涛就是有这样的狂妄。而且他的手段很是特殊,似乎能够隐去身形。”

    “嗯?”

    张东流的眉头微微一皱,看向了一边的男子。

    “陈少,难道这杨涛是和你一样的存在?”

    这男子不是别人,真是陈家的人。他们这次来,可不是为了杨涛的事情而来的。那丹药,对于陈家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情。这次过来,纯粹是出于对张东流私下的帮忙。

    “这个我还不知道,要看了才知道。你们打算怎么办?”

    陈兴略微思考了一下,直接把问题丢回了张东流。

    “我们这里,可是有着五个化劲高手。打算直接去云山找他,当然,如果能够让陈少也……”

    “嗯,既然我过来的,自然是会帮你的。你放心,我会和你们一起去的。”陈兴很是随意的开口,自己可是凝气二层的存在,眼前虽然有五个化劲高手,但是只要他愿意,灭杀对方,都是分分钟的事情。

    修仙之人,和武者,完全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好,那就有劳陈少了。”

    张东流一听,顿时大喜。双手不断的在来回搓着,眉头上挑。

    “那我们今天好好休息一天,明天再去。陈少您看如何?”

    “我没有丝毫的问题。”

    “那好,陈少,您请,我为您准备好了休息的地方。”

    张东流眼中滑过了一丝暧昧的眼神,这眼神中的意思,男人都明白。陈少看到后,嘴角微微上翘,直接跟着张东流,来到了一个房间中。

    推开房门的时候,已经看到了房间里面那两个靓丽的女子了。陈少很是满意的微微点头,直接推门而入。

    “少爷,这陈少到底是什么人?他竟然这样的近女色,而且……”

    “闭嘴!”

    旁边的人还打算说什么,顿时被张东流和呵斥住了。

    “陈少可是仙师,他近女色完全是为了修炼。你们不知道,就不要瞎嚼舌根,你们也去休息吧,明天就出。”

    几人不敢多说,虽然他们的修为比张东流的要高,但是张东流是家族的嫡系,地位比他们高。

    张东流看着几人走了之后,顿时推开了那陈少旁边的房门,进去后,竟然从床底那,掏出了一个监听器来。

    那巨大的罩子,直接对准了墙面,进行着偷听。

    “怎么回事?竟然一点声音都没有,难道这陈少,真的是在修炼么?”

    张东流很是好奇,这陈少每晚最少要两个女子。可是每次出来后,那两个女子似乎都丢了魂儿一般。

    所以张东流这才想要听听看,对方到底是在搞什么鬼。可是好几次了,每次都是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

    张东流对陈兴这样,自然是想要从他身上,得到修炼的法门,而且这一次,他没有打算让陈兴就这样简单的回去。

    “哼,就算你是在修炼,但是这次,我也一定要从你身上,弄到我想要的东西。那两个女子,可不是简单的女子啊。”

    张东流嘴角流过一丝诡异的笑容,收起了窃听设备,目光中,有着得意的光芒闪过……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