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小子啊,文婷打电话过来了。√八一中文网Wくw W★.★8く1くz W.CoM”

    门外响起了杨母的声音,这让一边的李文军,顿时脸色一拉,嘴里的话,再也不能够继续说下去了。

    “哦。”

    杨涛古怪的看了一眼李文军,然后打开了门,接过了手机。

    “坏人,刚刚听阿姨说,我哥到了是吧。”

    李文婷的声音不急不慢的从电话中传出来,仿佛对于李文军的到来,她没有丝毫的意外。

    “嗯,是的。不过好像……”

    “哼,你可不要听他胡扯。是他自己要让我揍他的,哪想到,他竟然这样的不耐揍,我就轻轻挥动了下拳头罢了。”

    虽然隔着电话,但是此刻杨涛的脑海中,依旧浮现出来了李文婷握着粉拳,摆出一副很是不屑的模样。

    “他可真不要脸,这次过去,也就是想要让你也帮忙给打通筋脉的。文良这小子也在家里闹腾了,不过硬是让我给拉住了……”

    李文婷特意打电话过来,其实就是想要问问,这事情,到底困难不困难,如果困难的话,她可是不舍得杨涛去费力的。

    此刻杨涛所面临的情况,还真是不容乐观,哪里有时间去分心做其他的嘛。

    “如果你没有那丹药的话,你就让我大哥直接滚一边去吧。”

    最后,李文婷很是不客气的开口。这让一边的李文军顿时嘴角抽动了几下,拜托,这声音自己可是能够听到的好不。

    不过李文军的脸蛋,早就红透了。自己过来,还真就是打着这个主意的。不过刚刚他还打算准备了好多说词的,现在好了,文婷帮他说出来了,倒是省了自己不少事情。

    “嗯,我知道了。丹药还有一颗,等会给大哥吧。”

    杨涛开口说这话的时候,李文军眼睛立马如同两个巨大的电灯泡,光芒四射。

    “不过他在我这里,搞不好会让刘家的人……”

    “你放心吧,文军大哥的行为,爷爷是默许了的。这点你就不用担心了,你照顾好自己就可以了。”

    李文婷怎么不知道杨涛担心的是什么,但是这就是他李家的态度。这一点,李文婷也不知道爷爷到底是如何想的。

    虽然可能会被刘家给记恨上,但是李家老爷子,似乎一点都不在乎。李文军如果一直都在云山的话,那足够表明李家的态度了。

    “那个……杨涛啊……”

    李文军颤抖着搓着双手,脸上带着贱贱的笑容。

    “诺,给你。不过这东西,很疼的。”

    杨涛的话还没有说完,李文军接过瓶子后,直接扒开就吞下去了。

    “没事的,我是什么人,这点疼痛算不了什么的。”

    李文军拍着自己的胸脯开口,这个时候,可不能够再被杨涛看扁了。

    “嗯?!”

    可是瞬间,李文军的脸色就垮了下来。因为他能够感受到,丹药入口即化,一股热流直接出现在了自己的体内,并且沿着筋脉,直接涌动了起来。

    “额!其实我还想说的是,卫东哥那天都痛的死去活来,差点没有自杀……好吧,你完事了自己去浴室洗洗,没事就不要找我了。”

    杨涛撇了撇嘴,再次带着笑意看了看李文军几眼,然后悠悠的下楼去了。

    “啊?!你不早说!”

    很快,楼上就响起了李文军的哀嚎声。

    “二小子,你那大舅子没事吧?”

    杨母看到杨涛打算回山上,很是担心的开口问道。

    “没事,妈,你就放心吧。一会儿他就好了,等会也不要让他找我了,我很忙的。”

    自己还要去研究阵法呢,这个点,哪有时间和李文军瞎胡闹啊。

    杨涛就这样,很是不负责任的拍拍屁股走人了。阵法,他拥有的不多,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

    杀阵和困阵,自然也是有的。

    三天之后,杨涛总算是摸清楚了。他此刻的双目通红,无数的血丝占据了他的眼珠子。

    可是杨涛此刻整个人都散出来了一阵狂喜,他总算是吃透了这两个阵法。一个是困阵,一个是杀阵。

    杀阵摆出来后,应该能够对抗凝气七层左右的高手。当然,如果能够有更好的材料,哪怕是筑基期的,都能够对抗一会儿。

    但是此刻的杨涛,实在是找不到更好的材料了。只能够就这样的将就着,他直接拿起了刻画好的玉牌,还有前天送来的已经炼制好的五金材料,来到了迷惑阵法的边缘。

    最先是迷惑阵法,如果有人硬闯的话,才会启动困阵。到最后,才是杀阵,三阵环环相扣,这才是杨涛想要的结果。

    “好了,应该都没有错了。这都让我检查了好几次了,绝对不会错。”

    夜晚,杨涛满头大汗。刚刚他的时间,都在测算具体的摆放阵基的位置。所有的东西,全部都摆放到位。接着,杨涛又不断验证了三次,确保万无一失。

    所有都准备就绪,杨涛这才慢慢的打坐休息,等待黎明的到来。虽然他已经是凝气期,能够自己启动阵法。

    但是出于习惯,杨涛感觉,还是靠着那一丝初阳之力的灵气的比较好。反正这一次,是要连带聚灵阵也一起启动的!

    黎明,很快到来。杨涛猛然的睁开了双眼,双目中原本的血丝,已经几乎全部消散,他的双手,飞快的结印,把握好时机,顿时收取到了那一丝初阳之力的灵气!

    嗡

    大地都出现了一丝轻微的晃动,几个阵法同时启动……

    峨眉之巅,一个白衣女子略微皱眉,手指联动:“到底是什么人,这都第三次了。还有完没完?!”

    白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杨涛最开始开启聚灵阵的时候,抢夺了她原本需要的初阳之力,让她功法不得不再次重来。

    后来,阵法的启动,又冒出过一次。此刻今日,竟然再次出现!

    “哼,既然是同一个人。看样子,我们之间这是缘分了。等我这里事情完成,定然要找到你,好好和你说道说道!”

    女子收回了玉指,挥手间,一片白绫出现。女子竟然就这样,屈驾着白绫,消失在峨眉之巅!

    杨涛此刻正满意的看着周围的一切,丝毫都不知道,自己无意间的举动,已经让一个厉害的不要不要的人,惦记上自己了。

    而杨涛更加不知道的是,此刻的山木集团,还有刘家张家,已经都开始动作了。

    肖伟火急火燎的从云山镇,赶回了云山村……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