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你们谢家,还有这样的功法。八一中√文网W★w W★. 8 1 zくW .√C o M√”

    鞑婕莉能够清楚的感受到,中年男子此刻的气息比一开始的时候,要强大了很多。显然是动用了什么功法,顿时间内获得了这样的实力。

    对方要的,就是要直接置她于死地。不过自己可是一名修真者,自己的手段,哪里是一个武者能够揣摩的。

    唰

    在中年男子靠近鞑婕莉三尺以内的时候,她身上有东西直接光,瞬间就形成了一个防御罩,隔绝了自己和中年男子。

    碰!碰碰!

    中年男子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一点,稳住了身形后,再次不断的轰击着那防御罩。那轰击一次,防御罩就颤抖一分。

    “族叔,靠你了。”

    谢林咬牙,不断的控制这古钟,和小剑对抗。内心更加焦急,这一次,他赌上了他的未来,赌上了他的生死。

    “涛哥你……”

    就在这个时候,杨涛用手很是随意的抹了一下嘴角的鲜血,慢慢的站起身来。

    “呵呵,没事。看到他们这样子,也该是我这个渔翁动手了。”

    杨涛微微一笑,露出了那洁白的牙齿。明明刚刚杨涛吐血来着,但是此刻他的牙齿上面,竟然没有丝毫的血痕。

    安雅微微一愣,脑子似乎还是有点没有转过来。

    “你看到了么?杨涛根本就没事,哼。”

    鞑婕莉冷笑,不过话语中却是有着一丝丝的惊喜。这是故意说给谢林听的,因为谢林和杨涛之间有过节,她想借此,让谢林慌乱。

    “林少爷,要不然,我先去杀了那杨涛!”

    中年男子的这话,让鞑婕莉心中更加一喜。这样主动拉仇恨,岂不是直接让杨涛站在了自己这边么?

    “不用,杨涛就算再厉害,只要我们搞定了这女人,就什么都不是问题了。她的防御罩,撑不了多久了。”

    谢林咬牙,对于眼前的局势,分析的很是透彻。

    “哦?咯咯……难道你认为,我真的就只有这一种防御手段么?”

    小剑在不断的和古钟对抗,一阵阵金属相交的声音,不断的在空中徘徊。而古钟虚影在不断的变淡,小剑也是慢慢的开始泯灭,两者似乎势均力敌。

    鞑婕莉的话,让谢林心中一沉。对方可是修真者,手段自然是很多的。但是此刻,他没有退路了。只能够赌,赌对方没有太大的手段。

    “呵呵,你这个女人,心机还真是不少啊。”

    不过杨涛接下来的话语,让谢林的心稍微缓了缓。似乎此刻的杨涛,是要对付鞑婕莉的。

    “我们都是一类人,难道你愿意让一个武者欺压我们么?那我们修真者的脸面,丢到哪里去了?”

    鞑婕莉冷笑一声,直接说出了让杨涛微微一愣的话来。如果是其他的修真者,还真是会动人。

    因为他们都有宗门,天生就是高高在上,高人一等,自然是不会容忍武者这样的在他们面前放肆。

    可惜,鞑婕莉此刻面对的是杨涛。他就是一个当过兵的农民,所谓的高人一等的姿态,他几乎完全都没有。

    “我和你可不是一类人,哼!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宗门,不过你们的手段,还真是让人不齿!”

    杨涛无比认真的开口,主动上前迈出一步,这一步过后,他脚下的真气,顿时四射开来。

    “你难道还想与我为敌么?”

    鞑婕莉冷笑,自己的修为,可是二层,比杨涛高出一层,她相信,杨涛不可能和他正面对抗。

    “呵呵,你就这样的自信么?”

    杨涛嘴角挂着一丝耐人寻味的微笑,双手在这一刻,慢慢开始结出一个个法印。他的手,很慢,比开始鞑婕莉的动作还要慢。

    慢到鞑婕莉都能够很是清楚的杨涛的每个动作,甚至都能够记住!

    “不对,你这是什么手段!?那是聚火符,你想干嘛?”

    鞑婕莉惊恐的大叫了起来,这样的惊恐,是从她出现以后,头一次出现。那明明是聚火符,这样的符箓,她知道,但是她想不到,这样的符箓,即便是能够攻击,也不能够产生太过巨大的力量。

    自己的防御罩,就能够抵抗住一下。可是此刻周围的聚火符,已经开始全部释放出淡淡的波动,这是被引动的前兆。

    “谢林,现在我们必须一起,要不然,我们都要死!”

    鞑婕莉此刻也不管那么多了,直接对着谢林开口。她内心突然升起了一股无与伦比的危机感,如果自己不好好应对,那可能就此陨落。

    “杀!”

    中年男子此刻没有多想,已经直接转变了身形,朝着杨涛那边攻击过去。

    “可笑,上!”

    杨涛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颗黑珠子,一团黑气,从那黑珠子里面冲击了出来。

    怨灵直接朝着中年男子而去,整个人对着中年男子包裹了起来。

    “哼,不是修真者,还敢过来和我主人对抗!”

    怨灵冷笑,眼前的中年男子修为不错。但是对于自己灵魂和心神方面,却是依旧很弱。虽然她不能够段时间内就直接搞定对方,可是牵扯还是能够做到的。

    此刻的中年男子,眼中不断的闪过了茫然,整个人也在不断的颤抖,仿佛在抵抗着什么。

    “该死,杨涛,你到底是什么人?!”

    怨灵的出现,让鞑婕莉更加的震惊了。这样的手段,在她的印象中,有一个宗门拥有。但是即便是她师尊,都不敢招惹那个宗门啊。

    “这就不是你需要管的呢,此刻你还是想着,如何保命吧。”

    杨涛冷笑,手中的法决慢慢的变化。碰的一声,周围的聚火符直接燃烧了起来,火光瞬间冲天而起。

    “火泽。”

    随着杨涛嘴里的两个字的吐出,聚火符顿时直接化为了一小片火海,直接在外围环绕了起来,化为了一个火圈,把三人都困在了圈中!

    “不!这……这法术……你到底是哪个宗门的人!”

    鞑婕莉整个人真气波动都不稳定了起来,仿佛是看到了一个让她灵魂都颤抖的场面,这火泽法术,似乎大有来头,鞑婕莉内心恐慌,灵魂都在不断的颤抖。

    “杨涛,有话好好说,我想我师尊不是有意要招惹你的。你不要……”

    鞑婕莉此刻顾不得那古钟了,她此刻直接不去控小剑,而是无比急切、诚恳的对着杨涛开口,哀求了起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