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你知道挑衅我的后果么?”

    鞑婕莉怒吼,手中的寒光顿时出现,化为了一道漆黑的小剑。八√一 中文网W√wW.81zW.CoM这小剑,和杨涛玉符放出的剑气,有着三分是相似,仿佛是同一个模子里面刻画出来的一般。

    如果说杨涛的只有轮廊的话,那此刻鞑婕莉的小剑,却是有了一定厚实的模样。最起码,看上去给人的感觉,截然不同!

    那青气融入符箓之中,一阵阵悠扬的钟声,隐隐约约的传来。而那符箓瞬间燃烧起来,但是它的火焰,不是红色的,而是青色的。

    一个朦胧的虚影,慢慢的从符箓上面漂浮了起来。

    是一口钟!古钟!

    虽然很是朦胧,但是只要是看到这虚影的人,脑海中就会出现一口古钟。这古钟根本就没有出现,完完全全是个轮廊!

    但是即便仅仅是这样,鞑婕莉脸色渐渐变化。那一道小剑直接冲击过去,撞到了古钟上面。

    嗡!

    一阵悠长的钟声,顿时传到了所有人的耳中。

    杨涛微微一愣,因为这钟声似乎对自己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看了看一边的安雅,现对方的眼中,也是充满了好奇。在不断的打量周围,仿佛在探寻,这到底是怎么出来的一般。

    但是鞑婕莉却是连连后退了好几步,一手握着胸口,如同遭受到了莫名的重击。就连呼吸,都出现了一丝缭乱。

    “该死,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胆敢动用这样的手段。难道你们就不怕我师尊么?!”

    这古钟的出现,似乎让鞑婕莉无比的忌惮。她手中再次挥动,嘴角有着咒语流出,再次呼唤出了一把小巧的黑剑。

    这是真气所化,是一种功法所致,只要她体内的真气不绝,就能够不断的呼唤出新的小剑来。

    这样小剑的杀伤力,也很是恐怖。哪怕是对方那有着半甲子功力的中年男子,也不敢和那小剑直接对抗,不断是什么招式或者是他的身体,都不行。

    这就是修真者和武者的差距,体内的真气的质的变化,已经开始生!

    “哼!我们也是受人所托,所以你还是不要废话了。”

    谢林双目中有着兴奋的光芒,他能够控制那古钟,这也是他头一次使用这样的手段。内心激动的同时,更加的向往。

    “我一定要完成这件事情,只有这样,我就能够拜入修真门墙,那就能够掌控这样的力量。而整个家族,以后都是我说了算。”

    他这次过来,最大的目的就是这个。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需要的人是安雅。但是这都不重要,他想要的,就是能够进入修真的领域。

    只要他成为了修真者,那家族的一切,不都是自己的了呢?哼,其他的有想法的人,那时候在他面前,都是蝼蚁罢了。

    “去!”

    谢林双目光,手中对着古钟轻轻一引。

    嗡!

    古钟再次出了一阵轻轻的鸣声,在谢林的控制下,竟然慢慢的升了起来。古钟缓慢的移动,目标锁定了鞑婕莉。

    “混账!”

    鞑婕莉咬牙,双目中有着怒火在喷,而此刻她的手中,出现了一道符箓。

    “是这个!”

    看到这符箓后,杨涛顿时出了一阵惊呼。因为这符箓,他以前也拥有过。鞑虏的身上,就有这道符箓,威力无比巨大。让杨涛记忆犹新,在用掉的时候,还无比的痛心。

    而自己的玉符,就是按照这符箓研究出来的。

    鞑婕莉仿佛没有听到杨涛的声音一般,看着手中的符箓,双目中露出了不忍来。一只手,死死的握着拳头!

    “你们真该死!”

    鞑婕莉用力的捏着灵符,浑身的真气,顿时涌入。同一时间,符箓燃烧,从鞑婕莉的手中跳跃了出来。

    化为了一柄小剑,这小剑,比鞑婕莉刚刚凝聚出来的,还要凝实几分。

    嗡

    小剑低鸣,仿佛有灵。

    “杀!”

    鞑婕莉很是不忍,这是她最大的几张底牌之一,不到万不得已,她根本就不想动用。因为这样的东西,她也只有一张。

    用掉了,就没有了!

    这东西杀伤力巨大,哪怕是遇到凝气五层的人,都能够斩杀。如果不是看到了对方的那古钟,她根本就不会直接使用。

    恨意滔天,怒火焚天!鞑婕莉内心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干掉两人。

    小剑直接化为了一道流光,主动攻伐,朝着那悠悠而来的古钟撞去!

    叮咚!

    剑和古钟明明都是真气幻化而成,但是此刻,却是如同两个实体,撞击到了一起,放出了一阵清脆的金属相撞的声音。

    小剑被弹回三尺,剑身明灭了几下,最终稳固住了。

    古钟旋转,也后退了一些,但是并不明显。仿佛它体型的厚重,占据了优势一般。

    “不好!”

    可是鞑婕莉却是知道,情况其实根本不是这样,而是那古钟防御惊人,能够直接震退自己的小剑。

    “这到底是什么人?难道是师傅的对头么,为什么仿佛能够克制住我的手段?!”

    鞑婕莉内心在不断的思考,手中却没有停下,嘴里有着咒语在喃喃的念出,手指尖散出一阵阵的寒光,一个个玄奥的法印,不断的被结了出来。

    嗡

    仿佛是受到了刺激一般,小剑再次低鸣。那原本黯淡了几分的剑身,此刻却突然爆出来了一阵微弱的光芒,虽然不刺目,但是让看着的人,忍不住的从心底冒出了一股股的寒意。

    “竟然还能够这样的使用!”

    杨涛内心惊诧,他没有想到,这灵符竟然还能够被再次这样的引动。很显然,这是灵符的剩余力量,被集中起来,瞬间引动的结果。

    这能够让灵符的力量,空前的爆。

    “不行,看样子,我该准备了。”

    杨涛暗中算计了一下,恐怕要不了多久,这两方胜负就会分出。此刻自己应该准备,他两只手突然手心按在了地板之上,体内的真气,顿时化为了几条细丝,沿着地板,偷偷摸摸的朝着开始散落在四周的聚火符蔓延。

    “杀!”

    “死!”

    谢林和鞑婕莉再次同时动手,古钟和小剑,再次相撞!

    “族叔,是时候了!”

    “杀!”

    伴随着谢林的提醒,中年男子怒吼一身,体内的真气猛然的爆出比开始还要强盛的气势,整个人如同一只雄鹰般,直接朝着鞑婕莉而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