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箓?!”

    看到聚火符后,谢风也是脸色一变。八一★中文网W√wくW★.★8 1 z★W√.√CoM他们这样的武者,身上能够带着符箓的。那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灵符!

    不管杨涛的灵符是如何来的,在谢林和那中年男子看来,这杨涛一定和修真者有关。

    所以此刻的杨涛,必须死!如果不然,让一个修真者记恨,那他谢林只有死路一条,绝对不会有第二条路。

    所以此刻中年男子没有丝毫的顾虑,直接冲击过去,打算轰杀杨涛。

    “不要!”

    而这个时候,安雅惊呼一声。奋力起身,朝着杨涛的身前扑了过去。杨涛受伤的时候,她整个人心都悬空了。

    此刻看到杨涛要被人击杀了,她什么都不顾了。唯一能够想到的,和能够做到的,就是替杨涛挡住这一下。

    也正是因为安雅的这个动作,鞑婕莉不能够坐视不管了。她的任务,就是要好好的看着安雅。这可是她师尊的容器,不能够出现意外。

    所以,她动了。

    正是因为这样,杨涛才感受到了她的气息。那阴森的气息,仅仅是一个呼吸,就让杨涛明白,对方是什么人。

    嗡

    在中年男子的攻击达到杨涛的身体之前,一道淡淡的光幕,突然出现在了两人的中间。

    这光幕看上去很淡,不过却是实实在在的挡住了中年男子的必杀一击。

    “你是什么人?!”

    中年男子无比警惕,一击不中后,立马回到了谢林的身边。虎视眈眈的望着刚刚从暗中走出的鞑婕莉,双眸深处,划过了一丝惊慌。

    对方的这手段,完完全全是修真者的手段。这点,中年男子清楚,谢林也清楚。此刻的谢林,强行让自己保持镇定。但是他那微微颤抖的手指,却是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态。

    “咯咯我倒是想要问问,你们谢家背后,到底是什么人?安雅是我们的人,你们也敢染指?”

    鞑婕莉轻笑着,一步一步走动。她浑身都在黑袍中,但是每一步,却是都能够让人感觉到,仿佛蹋在自己的心脏上一般,让人呼吸都难受起来。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哼!哪怕你是修真者,我们谢家也不是好招惹的。安雅是你们的人?我怎么就没有听说过。”

    谢林脸色微微一边,但是语气依旧很是强硬。他的手,已经慢慢的伸入了自己的怀中。

    这个动作不是很隐秘,鞑婕莉也看到了。但是她丝毫都不在意,这是她的自信。即便是对方拔出枪来对着自己的攻击,哪怕是这样短的距离。她都有信心能够完全躲避。

    “小家伙,你认为对我说这样的话,有用么?说吧,如果答案让我满意的话,说不定我还会考虑饶你一命。”

    鞑婕莉美目倾斜,移动到了杨涛的身上。

    “看样子,鞑虏是被你干掉了吧。咯咯……那家伙还真是无能。修炼不行,即便是半点小事,都办不好。”

    说到鞑虏的时候,鞑婕莉的脸色很是明显的露出了一阵阵的厌恶。不过很快就再次消散,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不过你,杨涛!我很是好奇,你到底是哪个宗门的弟子。难道你不知道,这样随便动人家的容器,是很不好的么?你的师尊,就没有提醒过你这样的忌讳么。”

    鞑婕莉的这话,让谢林和中年男子对视了一眼。他们都从对方的双目中,看到了恐慌。

    果然,他们最担心的事情出现了。杨涛竟然是修真者,而且似乎还是和这女子,不是一个宗门的。

    不管他们两个人之间有什么瓜葛,但是自己和他们的梁子,这是结下了。

    “嗯!”

    谢林双目微微阴了阴,脑袋轻微用力的点了点头,仿佛暗中已经做出了什么决定一般。

    中年男子看到谢林的动作后,也略微的点头,浑身的真气,开始慢慢的按照奇怪的方式,运转了起来。

    “同样,你最好还是说吧。凝气虽然凝气二层和一层,相差仅仅只有一层,但是这其中的差距,我想你还是能够明白的。”

    看着杨涛没有开口,鞑婕莉微微一笑,似乎很是不在意。

    “咳咳”

    安雅看着杨涛再次咳出了鲜血来,顿时对着鞑婕莉呵斥道:“你难道没有看到么,他此刻都这样了,还能够如何回答你的问题?”

    “你不是说,我是你们的人么?那你动手,帮我杀掉那三个人!”

    即便是奄奄一息的谢风,安雅都不打算放过。这些人,太可恶了。自己好好的演唱会,竟然让他们害的变成了如今的模样。

    “啧啧啧……看看你这迷人的身段,漂亮的脸蛋。我看着都很想得到,不过可惜,我的修为还不够,还不能够夺舍。”

    鞑婕莉的话语阴森森的,让安雅止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不过,你仅仅是一个容器罢了。哼,还敢对着我大呼小叫,信不信,我抬手就把你弄成白痴?我需要的,仅仅是你的身体罢了,至于你的灵魂,呵呵……”

    鞑婕莉的话锋一转,让安雅连连后退,满脸的惊恐!

    “咳咳……”

    杨涛再次咳嗽了几下,脸色略微白:

    “我看,你还是好好的对付他们吧。难道你没有看出来么,他们此刻双目中,少了恐慌,多了惊恐。”

    “哼,这还用你说么?但是蝼蚁终究是蝼蚁,难道还能够和巨象抗衡么。”

    鞑婕莉再次淡淡的把目光瞟向了一边的谢林,眼神中的轻蔑,没有丝毫的遮掩。

    “是么?哼,哪怕是你修真者,那今天,也要给我留下!”

    谢林冷笑连连,原本伸入怀中的手,此刻已经拿出来。在他的手中,握着一个瓶子,还有一张符箓。

    “嗯?!”

    看到对方手中的东西后,鞑婕莉双目一缩。眼中有着骇然,整个人急急忙忙上前,手中也有着寒光闪现。

    “碰!”

    可惜,已经晚了,谢林用力一甩。那瓶子顿时和地面亲密接触,破裂开来。里面有着青气浮现,直接融入到了一边的符箓之中。

    嗡

    一阵钟鸣之声,悠悠从符箓中传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