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很没用想要回去?”

    听到这前后两句话后,杨涛顿时有所明悟。

    “想家了呀,呵呵,好呀,回去就回去嘛,干嘛这样的失落啊?”

    杨涛很是自然的认为,李文婷是想家了。毕竟出来也有一段时间了,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想家这很正常啊。

    “不是,其实我……我……我……”

    李文婷情绪波动了起来,她不知道为什么杨涛会认为自己是想家了。其实,其实她是感觉自己很没用。

    “嗯?文婷,你这是怎么了啊?到底为什么,你说给我听听吧。”

    看着眼前的绝色佳人露出了这样的模样,杨涛立马醒悟过来:恐怕刚刚自己的想法,是错误的。

    “我……呜呜呜……”

    李文婷很是突兀的哭了起来,整个人直接趴在了杨涛的怀中。这让杨涛感到茫然的同时,措手不及了起来。

    “坏人,你别动,我说,我说给你听。”

    李文婷的肩膀在不断的耸动,声音带着呜咽,从杨涛的怀中传来。

    “好,你慢慢说,不急,不要伤心。”

    杨涛轻轻的拍着李文婷的后背,眉头却是已经微微皱眉了起来。

    “其实……我感觉我很没用。你知道么?以前大家都称呼我为女神,我身材好,人漂亮,家世显赫,而且有聪明,学习成绩也很棒。我就认为,我自己真的很不错。”

    “嗯。你确实很不错啊,这点我也认同。”

    杨涛下意识的点点头,这太无可厚非了呀。

    “你不要说话!”

    李文婷肩膀重重的耸动了几下,语气中带着一丝丝的娇哼。

    “好好好,文婷你说,我不说话,我听着,听着呢。”

    杨涛再次拍了拍对方的后背,不断的安慰着。

    “是的,这些在其他人看来,是很不错。可是,我后来遇到了你,现自己就是一个花瓶!你看看,每次有危险的时候,我就只能够躲在背后,被你保护着。要不然那,就是被金毛保护着。”

    “呜呜……我好没用,简直就是你的包袱了……我不想要这样,我希望能够和你并肩站在一起,而不是永远都躲在你的背后,成为你的累赘!”

    “所以,我想学武功,想和娄西阁一样的厉害。这样的话,我就能够和你并肩站着。虽然不能够如同你一样的厉害,但是好歹,也不至于那么的没用吧。”

    这才是李文婷最为迫切的想法,她产生了一股巨大的危机感。以后再继续这样下去,自己迟早就是一个包袱,一个累赘,她不想要扮演这样的角色。

    “刚刚我也问了西阁了,问能不能教我武功,让我也有真气。可是……可是……可是她说我太大了,已经错过了最佳的修炼时间……我……我呜呜……”

    看着李文婷这伤心的样子,杨涛很是无语。他还以为这是什么事情呢,感情是这丫头的危机感在作怪啊。

    “所以……我想回去找爷爷,看看他能不能够有什么办法……呜呜……”

    李文婷哭的更加的伤心了,这还好是在房间里面,关着房门的。要不然,惊动到了父母的话,那自己可是就受罪了。

    “额……文婷啊,那个,我能够说话了么?”

    杨涛咧了咧嘴,很是小声的开口,生怕再次让这笨丫头更加的伤心。

    “唔,你说吧。”

    李文婷在杨涛的怀中,用力的点了点头。

    “那个,你说的都没错。但是你是个女孩子呀,打打杀杀的你喜欢么?我有能力保护你,难道我保护你不好么?”

    “我不要!”

    李文婷无比倔强,她现在已经讨厌这样的被保护的感觉了。尤其是看到杨涛每次都伤痕累累的回来的时候,她就无比的心痛。

    每次看到杨涛受伤的时候,她就会在内心不断的责备自己。如果自己会武功的话,那该多好。那样的话,自己就能够陪在坏人的身边,说不定就能够让坏人少受点苦。

    “好好好,不要不要……想学武功,这很简单的啦。乖,文婷,不要哭了哈。”杨涛丝毫都不敢多说其他,直接顺着李文婷的话说下去。

    “哼,你就知道忽悠我。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

    把事情都说出来后,李文婷的心情好了很多。但是听着杨涛这话,李文婷的粉拳直接在杨涛的身上锤了起来。

    人家娄西阁都说了,自己错过了最佳的年龄了。筋脉都已经定型,可这个坏人呢?竟然还说得这样的简单,还真把人家当孩子哄呢。

    “不过这个坏人这时候也不木头,还真是安慰人。”

    李文婷感到心田中流过了一丝丝的暖流,很是舒服。她内心的想法却是更加的坚定了,一定要和杨涛并肩而行,不能够老是弱弱的躲在背后。

    “坏人,你等会送我去机场吧。我知道,你这里肯定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就不用陪我回去了。”

    听到李文婷的这话,杨涛顿时一愣。然后立马反应过来,感情这丫头没有相信自己的话啊。

    “哼!”

    杨涛很是不爽的冷哼了一声,双手直接用力,抓着怀中美女的双肩,往前面一推。

    李文婷那雨带梨花的面容,饱含着诧异,直接愣愣的和杨涛对视着。

    “难道他生气了么?”

    李文婷被杨涛的这声冷哼给震住了,双目中出现了一阵阵的茫然。

    “现在我问你,你回去除了让爷爷帮你想办法学武功,还有其他的事情没有?”

    看着杨涛那严肃的模样,李文婷没有丝毫犹豫的摇头,无比的乖巧。

    “既然没有,那就别回去了。我都说了,不就是学个武功么,有我在,分分钟让你成为十脉高手,和娄西阁一样的存在。”

    这话过后,周围顿时就寂静了下来。

    李文婷的眼泪也没有继续流了,大大的眉目如同黑宝石一般,眨巴眨巴的,无比认真的盯着杨涛。

    大脑中仿佛在消耗着杨涛刚刚说的这话的寒意,一分钟过去了……三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

    “你是认真的?!”

    李文婷略微嘟嘟着小嘴,内心带着一丝丝的担忧,一字一句的开口问道。

    “当然是真的,这算什么难题么?!”

    杨涛很是自豪的微微抬起下巴,无比骄傲的开口……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