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火泽,仿佛有这莫名的伟力。八★一中√文网W wくW★.く8 1√z√W★.くC o M能够直接让周围的一切,都沉沦进去,无法自拔。

    这是沼泽地的特性,而此刻的火泽,显然也具备了这样的属性,而且似乎还扩散到了空中一定的范围内。

    惠子想要抽身,可是此刻她能够做到的,仅仅是哀嚎和怒吼。被这火泽包裹住了,她根本就没有其他的可能。

    她那最自以为豪的皮肤,瞬间就变得通红,然后开始不断的融化掉。即便是这样,杨涛都暗自感到心惊,因为这级战士太过恐怖了,仅仅是防御这一块,就能够让无自己无可奈何。

    如果不是这兽皮上面的法术,他还真不知道,要如何和惠子对抗。

    “收!”

    是个呼吸之后,惠子整个人都被火泽融化掉了。而上方的怨灵,此刻也是奄奄一息。

    这火泽的恐怖,让她感到无比的惊恐。

    “好了,你回来吧。”

    杨涛对着怨灵一招,顿时让她回到了珠子里面。

    整个房子,都开始出现变形了。尤其是地板,此刻都已经被毁坏的不成样子了。如果在继续一会的话,恐怕都要洞穿到自己的地下室啦。

    “嗯?!”

    杨涛本来打算转身,先去和楼上的李文婷说一声,然后找石胖子,让人帮忙把房子在改进改进。

    不过在转头的瞬间,他却是看到了一件东西!

    鞋子!

    或者说,是鞋子的灰烬!

    原本,这根本就不会引起杨涛的注意。因为一开始,杨涛就先入为主的认为,惠子脱掉鞋子,是想要挥到最大的度。

    可是此刻,这鞋子模样的灰烬,却是让杨涛心中一动。

    不对劲!

    很不对劲!

    刚刚火泽的力量,是那么的恐怖,周围的房子都开始变形了。而惠子本人已经渣子都不剩了。但是这鞋子,竟然还能够保持这样的模样,这太不正常了。

    杨涛直接上前,好奇的来到了这鞋子模样的灰烬的地方。

    哗

    随着杨涛靠近,周围带动了空气的流动。顿时,那鞋子模样的灰烬,直接开始飘散。

    露出了里面的一块兽皮来!

    “又是兽皮!”

    刚刚这样子,不是鞋子,而是兽皮。是兽皮刻录在了鞋子里面,所有才有这样的效果!

    杨涛内心不淡定了!这兽皮很明显和开始自己得到的不同。但是经过火泽都没有产生丝毫的变化,很明显,这绝对是个好东西。

    杨涛手中拿着兽皮,好奇的打量了起来。

    这张和开始自己的那张不同,是青色的。上面有着一种很是清新的气息,但是仔细一感应,果然什么都没有。

    杨涛顿时拿出了那包裹着的寒气团,然后动用了自己的鲜血和真气,依旧没有丝毫的响动。

    “看那样子,这兽皮没张都不同。”

    杨涛没有继续尝试了,直接收起来,回到了楼上。

    “斯斯”

    金毛好奇的打量着杨涛,刚刚楼下那猛烈的波动,它可是有感应到的。不过杨涛说了,让它保护好李文婷,它就没有出去看。

    此刻看着杨涛上来,它很想知道,刚刚到底生来了什么事情。

    李文婷和娄西阁都把目光投了过来,不过杨涛能够很是明锐的感受到,李文婷的情绪有点失落。

    “放心,那女人已经被我干掉了。”

    杨涛露出了一个微笑,两女这才松了一口气。毕竟刚刚看到的惠子的力量,真是太恐怖了点。

    “我要走了。惠子的事情,我要和有关部门说一下。而且,你杀了张啸天,如果张家察觉到人是你的话,我看看能不能够帮点忙。毕竟,这事情是因为我才生的。”

    娄西阁咬了咬牙,语气中充满了愧疚。张家,那么的恐怖。哪怕杨涛是化劲的高手,依旧不够看。

    他是一个人,根本就不能够和张家那样的庞然大物抗衡。

    “没事,如果他们要来,就让他们来好了。”

    对于张家,杨涛此刻也没有什么好感。此刻他担心的,是陈家!

    火泽的出现,让杨涛的底气更加的充足了。古武世家和修真者之间的区别,杨涛也清楚了。

    古武修炼,后期是修炼真气,让自己的真气不断的累积。这点和凝气期看似想同,但是却有着本质的不同。

    以武入道,这不是不可能。但是太过困难了,他们那是完完全全的直接用真气来开辟自己的内丹田,凝聚金丹!

    所谓入道,其实就是直接跨入金丹期,跳过了筑基期!这样的人,一旦成功,那实力定然会过普通的金丹修真者!

    但是这样的人,也是万中无一的,太困难了!

    而凝气期,完全就是为筑基凝聚真气,然后慢慢的改变真气的本质,进行跳跃,化为真元,并且形成一个巨大的循环,生生不息!

    所以遇到后面,修真者和古武者的察觉越来越大。除非达到金丹期,所以杨涛不担心古武家族,只要自己努力,那就有自保的能力。

    但是陈家不同,因为王华说过。他们家族,其实算是半个修真家族。这样的家族,如果派来修真者的话,那自己还真不一定能够对抗。

    毕竟自己主要的传承是在灵药和炼丹方面,攻击手段明显不足!

    当然,这事情记不得,只能够一步一步的过来。最起码,眼下的事情,是要把灵田重新布置一下。

    房子这里,看样子也要重新捣鼓捣鼓。

    “文婷,你这是怎么了啊?”

    送走了娄西阁后,杨涛这才拉着李文婷的手,认真的询问了起来。他能够感受到她的失落,同时这点让杨涛很是纳闷。

    “我……没事……”

    李文婷抿了抿嘴唇,欲言欲止。

    “文婷,有什么话,难道不能够和我直说么?”

    杨涛语气略微严肃,这样很不好。有什么事情都憋着,这很容易产生误会。如果是其他人,杨涛根本就不会在乎。

    但是李文婷不行,她是自己的女朋友。这事情既然已经确定了,那杨涛就要管,要介意!

    “其实……我……我是感觉自己很没用。”

    李文婷的声音中,带着呜咽。

    “坏人,我想回去了。”

    李文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直勾勾的和杨涛对视着……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