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你不是很嚣张么?不是一副掌控了全部么,现在,老子就让你知道,惹老子,是要付出代价的。八一中  文网W w W√.★8 1√z W√. CoM”

    杨涛内心狠,看着周围的灵田,火气忍不住的就冒了起来。这可是自己花了多少金钱和精力,才慢慢的弄出来的呀。

    你们倒好,过来寻仇就寻仇,还破坏老子的东西,太可恶了!

    聚火符被引动之后,直接拍打在了刘潇江的身体上面,他想要抵抗,无数的黑气迷茫,那鬼爪同时朝着聚火符的出地方猛然一抓。

    轰隆!

    灵田再次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但是杨涛早就离开了,变换了位置。两张聚火符再次出现,这次却是在刘潇江的背后。

    “主人!”

    怨灵在空中看着的,只能够焦急的出手。可是杨涛早就有注意到对方,根本就不会给对方任何的机会。

    丢出两章聚火符后,杨涛立马就变换了位置。根本就不在一个地方逗留,而刘潇江此刻心越来越沉了!

    “杨涛,我们能够谈谈!”

    恐惧,刘潇江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恐惧。杨涛手中到底是什么东西,他不断的猜想,可是不管是什么结果,他都现,自己似乎都招惹不起。

    “该死的,不是说,这家伙就是一个凡人么?这到底是什么信息,怎么会出现这样大的误差。”

    碰!

    刘潇江暗中还在不断的怨恨着家里的情报,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后背被人拍了一下。

    “不!”

    是聚火符,杨涛总算是找到了一个机会,直接吧聚火符贴在了刘潇江的后背上面,并且飞快的引动。

    “给我滚!”

    刘潇江浑身真气不断的鼓动,想要直接震开聚火符。

    “咻!”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剑气再次出现。玉符被杨涛引动,朝着刘潇江猛烈的砸了过来。

    啪嗒!

    刘潇江最后还是死了,在聚火符和玉符的攻击下,他最后还是没有抗住。最为主要的是,刘潇江根本就找不到杨涛具体所在的位置!

    他手中原本握着的珠子和魇灵符,都掉落在了地上。

    “斯”

    怨灵出了一声尖叫,在看到刘潇江不行的时候,她就已经准备好了。她的目标是那颗珠子,那颗能够掌控自己命运的珠子。

    怨灵再次化为了一团寒气,直接朝着珠子席卷而去。

    近了,近了……十米……八米……五米……

    眼看着就要拿到那珠子了,可是地上的珠子和灵符,突然从怨灵的身前消失。不,不是消失,是隐身!

    接着,杨涛的身形,慢慢的出现在了刘潇江的身边,他收起了那兽皮,此刻正好奇的感受着手中的珠子。

    “别!啊……”

    一道真气,微微的融入珠子后,远处的怨灵,顿时出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尖叫来。在她的脑海中,有着一道小巧的符箓,此刻在不断的光,刺激着他的灵魂。

    “哦?!感情就是这个东西是吧。”

    杨涛略微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直接认认真真的搜刮起了刘潇河来。其实这混蛋根本就没有什么好东西,一个储物袋小的可怜,就连自己的十分之一大小都不到。

    要知道,王华的身份很是不简单,他的储物袋自然也不是路边货色。而刘潇江的地位就一般般了。

    不过在刘潇河身死的时候,一道杨涛看不到的寒气,直接攀附到了杨涛的身上,在他的背后,形成了一个小巧的骷髅符号。

    而远在千里外的华夏中部大山中,一个男子盘坐在一间石室里面,原本微闭的双目,顿时睁开,双眸的瞳孔中,释放出来一道惊人的光芒。

    “谁?!杀了我的弟子!”

    男子嘴里出了一阵喃呢,然后再次微微闭上的眼睛。在他的身后,有着一座骷髅头叠成的小山,在那骷髅小山中,有着无数的阴风,在不断的循环。

    仅仅是这阴风带动的声音,就足够让胆子小的人,直接吓破胆……

    “咳咳……该死的,你们都该死!”

    杨涛再次检查了刘潇江的东西之后,看了看周围破败的灵田,忍不住再次破口大骂了起来。

    似乎是由于太过气愤,他的嘴里,再次咳出了一股鲜血。

    “主人,主人,求求你不要杀我,我能够帮你做很多事情。”

    此刻的怨灵。哪里还敢造次,直接跪拜在了杨涛的面前,不断的求饶。

    “哼!”

    杨涛内心活络了起来,这怨灵,看样子也有很大的作用。如果能够留着的话,自然是先留着。

    但是看着周围这破败不堪的灵田,还有这么多被摧残的灵药,杨涛再次心痛了起来。

    “你……你……好,不杀你,可以!”

    杨涛颤抖这举着手指,对着怨灵开口说道:

    “那你先给老子把灵田恢复过来。”

    聚灵阵都被打破了啊,灵石啊,这可都是钱啊。而且还要自己去再次刻画,该死的,该死的!

    “额?!”

    怨灵顿时傻眼,布置灵田,这个……自己还真是不会。

    “好了,你给老子回来先。”

    杨涛知道,刚刚那也是自己的气话,这怨灵自然是不能够弄灵田的。如果她这个都会了,那恐怕就不是怨灵了。

    怨灵心中一松,直接飞入了那珠子里面。

    杨涛握着珠子,收好魇灵符,再次检查了即便,直接转身,朝着回家的路走去。

    “看样子,自己真是疏忽大意了。云山还是不行,最起码这阵法要换,迷幻的不够。困人的,杀人的,一个都不能够少!”

    一路上,杨涛在不断的反省。从这次的教训中,吸取经验。

    “手段也太单一了,比如刘潇江的那法术,自己就不会。如果自己有相对应的法术的话,那刚刚可能就不会这样的吃力了!”

    杨涛一边嘀咕,一边回到了家中。

    “坏人,你没事吧?”

    看着杨涛一边胳膊上有着那么长长的抓痕,李文婷立马双目泛红。

    “没事没事,现在问题都解决了,大家伙可以安心回去了。”

    杨涛先是对着周围的村民交代了几句,然后拉着李文婷的手,直接朝着房间走去。

    “我没什么事情,先进去再说吧。”

    而此刻,在那破败的灵田中,出现了一个浑身裹着袍子的女子。这女子慢慢的放下了那大大的帽子,嘴角带着微笑,淡淡的看着杨涛所在的方向。

    而这女子的面容,竟然是……惠子!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