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波动了,能够被引动,竟然是需要血液和真气么?不对,不对,一定是还有什么东西?”

    杨涛当初就想要直接引动这兽皮来着,这兽皮的功效很是恐怖。八一中文网W★w√W★.く8√1 z★W√.CoM能够隐身!但是后来不管杨涛使用什么办法,都没有丝毫的效果。

    此刻,竟然散出来了波动了。是自己的血么,应该不是,还有什么呢?!杨涛在不断的思考着,同似还查看着自己储物袋里面的东西。

    “难道是这个?!”

    此刻,杨涛的储物袋中,唯一多出来的东西,就是那寒气的气团!而此刻,那寒气的气团明显小了一圈,虽然这变化很是细微,但是依旧被杨涛察觉到了。

    “怎么?杨涛,你是不是很不甘啊?”

    怨灵无比痛快的开口,并且又在慢慢的靠近,想要故技重施。

    “哼,是么?难道你们就真的认为,我没有其他的手段了么?”杨涛嘴角划过了一丝古怪的笑容,看到这笑容后,怨灵感觉到一怎不安。

    而一边的刘潇江,却是满脸的不在乎。因为他无比的仔细,都这个样子了。此刻杨涛的实力,已经所剩不多了。

    “你认为我会给你机会么?我只会在这里看着你慢慢的虚弱,慢慢的奔溃,然后,我才动用这魇灵符,直接控制你。”

    “我记得我刚刚和你说过,如果你和我合作,我能够给你自由。”

    杨涛仿佛没有听到刘潇江的话,而是无比认真的看着眼前的怨灵,一字一句的开口。

    然后换来的,却是怨灵那不屑的笑容。

    “可惜,机会我给过你了,你没有珍惜。那么……”

    杨涛体内的真气,开始剧烈的运转起来。

    “没用的,就算你能够挣脱一次,但是第二次呢第三次呢?”

    怨灵在一边嘲讽道,而她的身形再次后退。她认为,这是杨涛要拼命了,也就是最后的手段了,她不想到了这个时候,还被杨涛再次弄伤。

    “起!”

    刘潇江嘴角带着嘲讽,手中的法决不断的打出,此刻已经到了他背后的漩涡,黑气再次翻滚,巨大的鬼爪,顿时出现。

    “刘潇江是吧,看样子,你这一招,也就能够动用这一次了。”

    杨涛看了看刘潇江那白的面色,故意开口提醒道。

    “即便是一次,也足够了。”

    刘潇江认为这仅仅是杨涛的计谋,他已经是强弩之末,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

    “那就好!”

    杨涛真气立马爆,一瞬间,狂暴的气息四散开口。长绳瞬间就被绷段,化为了一片黑气。

    而杨涛染血的手,直接从储物袋中拿了出来。手中揣着的,不是刘潇江认为的玉符。

    也不是怨灵所想的聚火符,而是一张兽皮。

    “你们,该死!”

    随着杨涛的低吼,那古朴的兽皮上面,顿时出了一阵波动。杨涛在挣脱了长绳之后,整个人,竟然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兽皮被引动,在云山中不远处,一个浑身裹在漆黑袍子里的女人,顿时抬起了头,看着杨涛所在的方向。

    紧接着,整个人化为了一道利箭,直接朝着杨涛这边而来!

    “消失了?!这……这怎可能!”

    怨灵直接高高的飞起,不断的在周围寻找,但是依旧没有看到杨涛的身影。

    “杨涛,你到底是什么人?难道你是五行宗的弟子么!”

    刘潇江头皮麻,他想到了一种可能。可是又觉得无比的荒谬,五行宗是什么地方,他们的弟子,如何还用来这世俗中自己开创灵田?

    但是此刻消失的杨涛,出去了五行宗的五行遁符,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其他的方法,能够做到这点。

    要知道,他们都是凝气期,一些隐匿的法术不是没有,但是那最少都是要筑基之后,才能够施展。

    而凝气期能够使用的,就是符箓等手段了。

    可是能够隐身的符箓,那可是无比珍贵的啊。一般的弟子,根本就不可能得到。

    而且能够做到目前这样,哪怕是修为波动都隐藏的,刘潇江能够想到的,只有五行宗!

    “哼,现在你还是想想,如何能够保命吧。”

    杨涛的声音,从四面传来。这兽皮真是神奇,竟然连脚步声,都能够隐藏。当时自己如果不是想到了关键的重点,估计还真是不能够拿惠子怎么样。

    “砰砰砰!”

    三道剑气,从三个不同的方向,直接射向了刘潇江。

    而天空中,怨灵对立马对着三个地方动了攻击。

    轰隆!

    灵田上面出现了三个大坑,而刘潇江直接控制了那鬼爪,包裹住了自己。剑气撞击在了鬼爪上面,直接消散。

    “杨涛,我们能够商量。说不定,我的师门,和你们师门有渊源!”

    刘潇河再次开口,杨涛此刻的手段,让他头皮麻。一个看不到的敌人,这让他顿时就慌乱了。

    他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能够施展这样手段的,在他的认知中,都是筑基期的高手。自己这样的小渣渣,根本就没有机会见到啊。

    他怎么会想到,杨涛竟然还有这样的底牌。

    碰!

    炙热的温度,顿时在刘潇江的一边出现。那是一张聚火符,刚刚被杨涛贴在了鬼爪的上面。

    “你认为现在说这话,还有什么用么?”

    杨涛心中那个心疼啊,该死的,这可都是老子的灵田,竟然被毁掉了这么多。你们通通都该死!

    “杨涛!”

    砰砰砰!

    既然玉符没有用,那就直接用聚火符,该死的,老子就不信,弄不死你。

    杨涛狠了,只要一有机会,就直接贴上一张聚火符。

    此刻刘潇江的头皮不断的麻,他是真的害怕了。杨涛符箓的数量,未免也太多了点吧!

    仅仅是几个呼吸的时候,鬼爪就被聚火符硬生生的给融掉了。

    “杨涛,我的师门很不简单,你不能够杀我。”

    刘潇江直接喷出来了一阵阵的黑气,环绕在了自己的四周。同时,他咬牙再次召唤出来了一只鬼爪,护住自己。

    “没有什么不能的。”

    杨涛的语气极其的冰冷,手中已经再次抓住了聚火符,这一次,他打算直接透过鬼爪,直接贴到刘潇江的身体上……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