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这是什么么?”

    刘潇江嘴角带着得意的微笑,一手握着珠子,一手捏着那张漆黑的灵符。八一中文网W★w√W★.く8√1 z★W√.CoM一步一步,慢慢的朝着杨涛走来。

    此刻的杨涛,浑身都被漆黑的长绳捆绑住,黑气在不断的腐蚀体内的真气。这让杨涛很是无奈,虽然他有把握一瞬间爆,挣脱这长绳,但是有着怨灵和刘潇江的存在,杨涛知道,自己的机会不大。

    所以此刻的杨涛,在等待!他在等待一个机会,一个一招就能够搞定刘潇江的机会。

    曾经是个兵王的他,此刻无比的清楚。自己只有一次潜伏的机会,这样的机会,需要自己耐心的等待。还需要抗争!因为自己体内的真气,在被不断的腐蚀,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真气一定会减少。

    如果等到自己真气无法挣脱的时候,刘潇江还没有漏出自己机会的破绽,那自己就真的完蛋了。

    “呵呵……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让杨涛心中一颤的是,刘潇江仿佛看透了自己内心的想法,他没有靠近,而是隔着自己五米远的距离。

    这个距离,足够他应对任何的突状况。而且,怨灵就在他的身边,也能够及时的保护到他。

    “妈蛋,还真是小心。都已经稳操胜券了,还这样的谨慎。”

    杨涛心中暗骂,一双眼睛,死死的瞪着刘潇江。

    “你一定能够挣脱开来,最少一次还是可以的。因为我以前试过,呵呵……所以此刻,你一定在等着一个机会吧。”

    “而我呢?也是在等着一个机会。”

    刘潇江无比自得,仿佛他此刻已经能够掌控一切,而杨涛的想法,他都能够猜的一清二楚。

    “对了,你一定很好奇吧。刚刚我是不是说道,你知道这是什么么?”刘潇江再次晃动了手中的漆黑灵符,那得意的笑容,更加的旺盛。

    “这是最为简单的一种魇灵符,效果嘛,很简单,就是困住你的灵魂。当然,灵体也是可以的。比如怨灵!哈哈……但是我这个,是最为初级的,理论上说,对凝气五层一下的生灵都有效果,不过我用过一张,这玩意其实和被控制的人的意志力有关系。”

    “比如此刻的你,我感觉就有点不能够成功。但是我能够等,等到你的真气被腐蚀的差不多,等到你的神经紧绷的不行,等到你感到绝望。我想那个时候,就一定能够很简单的控制住你。”

    “到时候,整个云山都是我的,你就专门给我培育灵药,炼制丹药。”

    刘潇江笑的无比的畅快,仿佛此刻他已经看到了杨涛被他控制。他没有注意到,一边的怨灵,在刚刚他说这话的时候,眼中闪过了一道寒光。

    那是怨恨的神光,她自己,也就是被这魇灵符给控制了。所以不得不听命于刘潇江,她最大的梦想,就是要获得自由。

    “哈哈哈……是么?”

    但是怨灵的神色,却是没有逃过杨涛的目光。

    “怨灵,我看你应该也是被那灵符控制了吧。要不然这样,我们合伙,直接干掉这混蛋,我还给你自由,如何?”

    阳谋,红果果的阳谋。

    如果怨灵同意,那杨涛就直接反抗起来。如果不同意,也能够让两人产生间隙,给自己争取到机会。

    “哼,愚蠢!”

    但是杨涛没有想到的是,怨灵却是非常不屑的低骂了一句。

    “杨涛,你太天真了吧?”

    刘潇江的眼中,也露出了浓浓的嘲讽。

    “你难道没有听明白么?她就是被我的灵符控制了,但是你认为你这样做,就能够起到什么作用么?她根本就不能够反抗我,我只需要一个念头,就能够让他灰飞烟灭。所以很抱歉,你的小伎俩,对我根本就没有作用。”

    刘潇江手中的珠子,就是魇灵符成功用掉后,形成的。那里面有着怨灵的一丝灵魂,而在怨灵的脑海中,有着一个小巧的灵符模样的纹络,通过这一丝灵魂,刘潇江就能够掌控怨灵的生死。

    “怎么样,你现在应该感觉差不多了吧?”

    “是不是真气越来越少了?”

    刘潇江依旧在五米之外,没有丝毫的靠近。

    “赏赐你一下,去吸了他的阳气吧。不过不能够让他死了,你知道我想要做什么的。”

    刘潇江让怨灵去吸收杨涛的阳气,这样就能够加快杨涛的虚弱。对于自己的灵符的功效,也是有帮助的。

    “谢谢主人!”

    怨灵双目光,内心激动。直接化为了一道黑气,出现在了杨涛的身前。一个女子的脑袋,直接浮现在眼前面前十厘米的位置。

    “咯咯我说过,你一定会成全我的。”

    一股阴风,随着怨灵话语的出现,直接吵着杨涛阴面吹来。而那阴风中,似乎隐藏着一股能量,暗中通过杨涛的鼻孔,进入了杨涛的身体之中。

    那能量出现后,杨涛能够感受到,自己体内的阳气,顿时就不受控制的被调动了起来。直接吵着自己的鼻孔处汇聚,仿佛受到了巨大的引力,要被拉扯出去。

    “滚!”

    杨涛身体虽然被捆住,但是手依旧能够行动。一开始被刘潇江鬼爪抓伤的手,此刻早就遍布了鲜血。杨涛用着手探入了储物袋中,抓住一张聚火符,直接对着那怨灵扔了过去。

    呼啦

    怨灵似乎早就料到了杨涛的这行为,立马化为一团黑气,飘到了一片。聚火符仅仅是在黑气旁边擦过而已。

    “呵呵……你这样,会虚弱的更加快的。”

    怨灵的声音中,充满了痛快。开始自己那样的憋屈,在李大牛家的时候,还差点重伤,此刻看到杨涛这狼狈的模样,别提多么的痛快了。

    怨灵再次飘忽了过来,她一直注视在杨涛的手。此刻杨涛的手,已经仿佛了储物袋中,手上的血,不经意间,低落到了那古朴的兽皮上面。

    嗡

    一阵轻微的波动,顿时从兽皮上面,扩散开来。

    “嗯?!”

    杨涛的手就在一边,自然在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这波动。

    “这是……惠子的那张兽皮!”

    杨涛内心一惊,顿时想到了什么,立马放开了手中的聚火符,抓住了那张兽皮……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