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绝对?”

    这四个字在娄西阁的耳中不断的徘徊,她甚至都在认为,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现问题了,连带自己的眼睛也出现问题了。八 一中文网W★w W .★8 1 zくW .CoM

    可是在她的身前,张啸天的尸体,却是原原本本的躺在那里!

    “杀的,真的杀了!”

    娄西阁秀眉圆睁,脑海中仿佛依旧不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这一切。

    “混蛋,杨涛!你个混蛋,难道你就不知道这会有多大的麻烦么?”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只能够看到杨涛那远远的背影。

    娄西阁很是气愤,自己刚刚和杨涛说了那么多,难道这混蛋就没有听进去一句么。这张啸天不能够杀啊,可是……可是此刻,什么都没用了!

    “杨涛,你个混蛋,你给我等等。”

    娄西阁猛然的抬头,转身朝着杨涛的背影追了过去。

    “坏人,你没事吧?”

    隔着老远,李文婷就主动迎了出来。她心中一颤,因为看到了杨涛嘴角的鲜血,内心无比的担忧。

    “我没事呀。”

    杨涛露出了一丝温馨的微笑,这种被人关系的感觉,真好。

    “还说没事,你都吐血了吧。”

    李文婷伸出了玉手,略微颤抖在杨涛的嘴角抹了一下。为他擦去了嘴角边的血渍,和杨涛对视的美目,已经开始微微泛红。

    “啊,没事没事,就是一点小事。”

    杨涛内心一惊,刚刚急着回来,都忘记这事情了。还要有李文婷出来迎着自己,提前现了。

    这万一要是让其他人看到,肯定会让他们过多的担忧的。杨涛急急忙忙的在自己的嘴角抹了几下,同时还看了看自己的身上,确认没有留下多余的血渍后,这才拉着李文婷,朝着家中走去。

    “涛子,没事吧?”

    二柱也是满脸的忧心,他甚至都不敢问,这到底是生了什么。而周围的村民,都是怔怔的望着杨涛。

    刚刚这段时间,他们都在不断的回想生的一切,尤其是那阴风的出现,让很多人都想到了一些恐怖的东西,无比的瘆人。

    “额……”

    杨涛在组织语言,那是怨灵,可是他也不能够就这样的传播出去。要不然,肯定会让引起大规模的恐慌。

    “其实,那是一股邪风。”

    杨涛用力的想了想,然后慢慢的开口。

    “也就是中医说的一种不好的东西,很多人看到了那阴风,其实就是很多人同时被治疗的时候,出现了一种自然现象。你们可能会认为那是妖魔鬼怪,不过你们那样理解,其实也没有错。这东西,会让人生病的。”

    周围的人,都保持着安静,静静的听着杨涛的叙说。

    “当然,就如同导致生病的病毒一般,往往都是体质比较弱的小孩和女同胞们,会受到影响。我的这个丹炉,是从道观里面弄来的。以前是道士炼药的好东西,而我呢,也在里面加入了些草药。你们放心,在这周围,就能够预防……至于那邪风的问题,我会去弄点草药,在风口燃烧,尽快搞定的。所以大家伙,还是先在我这里休息吧。”

    杨涛大概了解释了一下,也不管周围的人能不能够听懂,然后就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哎呀,搞半天,是这样的啊。”

    “看样子,应该应该是传染病吧。”

    “好像是,但是涛子家这丹炉真管用啊。我感觉不冷了。”

    这就是村民们的强大之处,只要你给了一个说法,他们就会不断的讨论起来,直到最后,得出一个大家都认为合理的结论来。

    “涛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就不能够告诉我么,我能够感觉到,事情没有你刚刚说的那么简单。”

    二柱很是焦急的跟着杨涛进来,哪怕是看到了李文婷在一边,他也没有刻意的回避。

    杨静还在昏迷呢,二柱内心怎么能够安心?

    “坏人,你就告诉二柱哥吧。其实我也很想知道的,毕竟刚刚的阴风,太吓人了点。”

    李文婷理解二柱的心情,这样的感受,在杨涛去李大牛家里的时候,李文婷自己就有。

    “其实,那是一个怨灵。”

    杨涛并没有隐瞒,但是这话一出口,李文婷和二柱顿时就傻眼了。两人的神态,如出一辙。

    都是呆呆的看着杨涛,眼珠子瞪的老大老大的,就连嘴巴,都已经开始微微张开。仿佛被定住了一般,没有丝毫的其他行为了。

    “二柱,这事情你知道就行了。别说出去,要不然会引起大规模的恐慌的,你放心,我会很快的搞定这事情的。”

    “啊!?”

    二柱如梦初醒,整个人都不断的颤抖着。这冲击力,太大了。

    “杨涛!杨涛……”

    娄西阁整个人也冲了进来,脸上依旧堆满了怒气。

    “好了,二柱,这事情有点玄乎,以后再慢慢和你解释。你自己知道就行,我的那丹炉那东西不敢靠近,你放心就好。”

    杨涛淡淡的看了一眼娄西阁,然后拍了拍二柱,让他先出去。

    “文婷,你知道刚刚杨涛做了什么么?他……他竟然杀了张啸天。”

    娄西阁此刻脑子里面还是稀烂的一团,此刻的她,根本就没有想到,到底该如何帮杨涛。

    这事情太大条了,张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什么?!”

    李文婷再次被震到了,张啸天,那不是张家的少主么?虽然不知道张家具体代表着什么,但是她知道,对方绝对要比刘家要恐怖无数倍。

    “文婷,不用担心,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杨涛给了李文婷一个安慰的眼神,然后对着娄西阁淡淡的开口说道:

    “张家怎么呢?上次我已经忍过他一次了,哼!难道要让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么?他们张家要是来,我就接着,这都是以后的事情,现在我有其他重要的事情。”

    此刻杨涛一直在想着,那怨灵到底会常在哪里。

    而背后的人,应该就在附近,但是自己一直都没有找到。到底会在哪里呢,这云山村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每家每户,都只有自己的房子啊,要藏人,除了那山里,其他地方应该很容易被找到的吧。

    “等等!”

    就在这个时候,杨涛的脑海中,划过了一道亮光……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