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

    “你……”

    几人看着自己此刻的模样,在骇然的同时,回想到了刚刚杨涛的手段。八√一★中文网W w√Wく.★8く1★zくWく.√C o M★他们的脑海中,顿时出现了一个让他们畏惧,而且又无比向往的名字。

    强叔无比苦涩,用尽了全部的力气转过了头去,满脸忧心的望了张啸天一眼,紧接着,噗通一声,和其三人同时重心倾斜,朝着一边倒去。

    最为可怕的是,他们四人都还没有落地,整个个身体就化为了一团灰烬,被威风一吹,直接飘散了开来。

    “你……”

    张啸天浑身都在不自觉的哆嗦,说话的时候,牙齿上下不断的相撞着。刚刚杨涛的手段,他可是真真切切的看在了眼中。

    “你是……”

    此刻的张啸天,内心无比的悔恨。他好好的,为什么要来找杨涛的麻烦。该死的,你有着这样的身份,为什么还要和自己一般见识啊。

    “修真者?!”

    突出这三个字的时候,张啸天整个人都瘫痪到了地上。仿佛这三个字,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哼!”

    杨涛轻飘飘的上前,每一步的度,似乎都相等。

    “你刚刚不是很霸气么?”

    “你刚刚不是很嚣张么?”

    杨涛一字一句的开口,每一个字,都如同一把巨大的锤子,狠狠的撞击在了张啸天的心脏上面。

    此刻的他,哪里还敢多说一个字?修真者,天啦,如果早知道杨涛是这样的身份,那自己还霸气个屁啊。

    想要和娄西阁一起,可以啊。只要你说你是修真者,张家和娄家都会同意你和娄西阁一起的啊。

    你忒么这不是欺负人么,明明身份这样的牛逼,竟然还不表现出来。好了,现在自己是要被坑死了。

    “杨涛,我们不一定是敌人的。”

    张啸天急急忙忙的开口,他感觉,他还需要好好努力努力,说不定就能够解决眼前的困局呢?

    “哼!”

    杨涛的一声冷哼,在张啸天的耳中,如同一道惊雷。直接让他的双耳出现了一阵阵的轰鸣!

    “现在你还认为,我们不一定是敌人么?对,你说的么错。”

    杨涛后面的那句话,让张啸天微微一愣,仿佛看到了什么希望。不过接下来杨涛的话,确是直接把张啸天打入了地狱。

    “一个死人,如何能够成为我的敌人?”

    杨涛的脚步没有丝毫的停顿,这对张啸天来说,完完全全是最为痛苦的煎熬。这种感觉,用两个字来阐述,就是等死!

    嗡

    一阵动机的声音,由远而近。

    娄西阁也到了杨家,不过还没有等到他下车,顿时就被李文婷告知了杨涛的所在地。

    李文婷是担心,虽然不知道开始的车里是什么人,但是她知道,应该是来者不善。

    看到娄西阁后,她想都没有想,就告诉了杨涛的地址。她的本事,是想要让娄西阁去帮忙的,如果不是金毛拦着和开始杨涛说让自己好好呆着,恐怕此刻,她也已经朝着杨涛那边而去了。

    “啊”

    杨涛加快了几步,直接来到了张啸天的身前。一只手死死的掐住了张啸天的脖子,很是轻松的就把张啸天提了起来。

    “你……”

    张啸天顿时满脸胀红,他想要说话,但是喉咙被掐住了,根本就没有办法出一句完整的话语。

    滋啦!

    车子们然的刹住,同时车门被很是暴力的推开。娄西阁满脸焦急的出现在了杨涛的面前:

    “杨涛,住手。”

    杨涛微微一愣,带着一丝疑惑的目光,朝着娄西阁投去。

    “你不能够杀他,他是张家的少主。”

    娄西阁看了看周围,没有现强叔。顿时内心一颤,不过还好,自己总算是及时赶到了。

    “然后呢?!”

    “啊!”

    杨涛仿佛问了一个很是平常的问题,同时直接微微用力,提了提手中的张啸天,顿时,张啸天出了一阵哀嚎。

    “然后?!”

    杨涛这漫不经心的态度,让娄西阁顿时一愣。

    “如果你杀了张啸天,然后就等于和整个张家开战了。他们可是古武世家啊,底蕴恐怖,你难道想要让整个云山的人,为你陪葬么?”

    娄西阁可是为了杨涛好,古武世家的恐怖,她自己很是清楚。所以张啸天,绝对不能够死!

    “所以?”

    “所以张啸天绝对不能够死,你知道么?”

    娄西阁都快要被气的跳脚了,这杨涛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自己都说的这样的明白了,这混蛋,似乎还一副漠不关心的态度。

    她根本就不知道,此刻的杨涛内心在想什么。也不知道,杨涛真正此刻最为担忧的是什么。

    都是这个混蛋,都是张啸天!那怨灵逃走了,这还不知道会带来多么巨大的麻烦。

    如果不是这混蛋挡路,说不定自己就能够抓住那怨灵了。仅仅是这后续的麻烦,就足够让杨涛直接杀了他了。

    “杨涛,相信我,绝对不能够让他死。”

    娄西阁再次开口,语气中充满了苦涩。她何尝不想张啸天死呢?如果张啸天死了,那自己就不用烦恼那婚约了。

    但是对方的身份和地位都摆在那里了,现实往往是那么的残酷……

    可是,杨涛手中的张啸天可不这么认为。用自己这古武世家少主的身份来震慑一个修真者,这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啊。

    “咔嚓!”

    果然,随着一阵骨头断裂的声响。张啸天最为害怕的事情,依旧生了。他的思维,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

    “你……”

    娄西阁先是一愣,随即化为了惊慌,接着变为了愤怒。

    “杨涛!你这是在找死你知道么,张家的怒火,可不是刘家啊!”娄西阁瞬间就慌乱了,这怎么办?到底怎么办才好。

    “这世上,没有什么绝对。”

    杨涛冷冰冰的回了一句,直接转身,朝着自己家而去。既然让怨灵跑了,那就只能够守株待兔了。

    此刻要做的,就是先把小孩子和妇女等人击中起来。那怨灵受伤,定然只能够对着血气不是旺盛的人动手!

    而杨涛不知道的是,那怨灵直接飞到高空。紧接着直接下降,落入了杨涛的灵田中。

    “怎么?竟然还手上了?”

    刘潇江此刻正在盘膝打坐,双目微闭,并没有睁开。不过手中却是握着一枚珠子,珠子里面,时不时的出一阵阵微弱的光芒。

    “哼,去吧。”

    刘潇江似乎略微不满,但是依旧冷哼了一声。那怨灵听到后,如蒙大赦,直接朝着一边的刘辉身体中钻了进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