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你哪次不是说一定会交?但是呢,你看看你,一直都没有交过。八一中 √文网Wくw W√.く8√1 zくW★.CoM这里可不是什么慈善机构,你看看周围,可是还有好多人都等着床位呢。”

    那中年护士长双手叉腰,对着艾玲直接呵斥了起来。心中其实也很是生气,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一个妖精,就算是一直和自己不错的那医生,在看到这女人后,也有了其他的想法了。

    哼!不管是为了什么,今天说什么都要直接把这女人赶出去。要不然,肯定会影响到自己的。

    “这次是真的,我一定会去交的。你给我一次机会,行行好吧。”艾玲什么时候这样过,但是为了自己的母亲,她也只能够如此。

    即便是内心苦涩,不甘,但是为了自己的母亲,她也没有其他的方法了。

    “等下,她有钱。”

    李文婷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主动上前,并且拿出了一张卡。

    “多少钱,我帮他出了。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就先走吧。”

    李文婷看着那中年护士长,不由得心中生出了一阵阵的厌恶感。直接对着对方递过去卡后,语气不善的开口。

    “哎哟,看样子还真是有人为你出头啊。你知道他们差多少钱么,你知道每一天他们这里消费多少钱么……”

    “护士长”

    在那中年护士长还想要多说什么的时候,旁边一个小护士偷偷的拉了拉她,并且小声的开口说道:“这个姑娘身上的衣服,上次我在一本杂质上看到过,最少都是十万以上。”

    听着小护士这话,护士长的声音顿时哑然。她很是狐疑的望着那小护士,眼光中,询问的意思很是明显。

    “嗯。”

    小护士用力的点头,这样的衣服,她做梦都想要有一件。所以对于衣服的特点和样式,她可是记得无比的清楚。

    “好了,你快去缴费吧。文婷,你帮忙找人说说,等会儿这里我来看看。不要他们大惊小怪的呢。”

    杨涛先是让那中年护士长直接去缴费,然后让李文婷找人打个招呼。既然开始李文婷都说了,那他自然是不会不出手的。

    当然,杨涛也不希望,等会儿又冒出很多人来说什么自己不够资格,这里是医院之类的话语。

    “嗯。”

    李文婷很是乖巧的点了点头,拿出手机,播出了一个号码。交代了几句后,再次对着杨涛微微点头,然后和艾玲一起,朝着病房里面走去。

    这病房,当时还是艾玲借着刘潇河的名头,让人帮忙弄的。单人间,这也是为什么即便艾玲差了不少钱,对方也才今天开始难了。

    毕竟,院方也有考究。如果这事情真的和刘潇河有关的话,即便是差最多的钱,他们都不能够直接赶人的。

    应该是今天他们得到了什么消息,才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吧。

    “这就是我妈妈,心脏有问题,需要手术。但是这方面,国内的专家成功率都不高,所以……”

    “没事的,艾玲,你放心,坏人一定会治好你的母亲的。这点我能够保证,你就安心吧。”

    让杨涛感到微微一愣的是,此刻的艾玲看着李文婷仿佛就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哪怕是刚刚李文婷说的话,艾玲竟然想都没有想,顿时就很肯定的点头。

    “我相信你,文婷,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而且涛哥,我也知道你不是普通人。”

    即便是这个时候,艾玲都没有忘记对着杨涛展现她那美好的身段。不过很快,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急忙收敛了起来。

    似乎她刚刚的行为,已经融入了她的骨子里面一般。

    李文婷虽然也看到了,内心即便有点不喜欢。但是想到了此刻的情况,也没有多说什么。

    “咚咚咚……”

    很快,门外就直接走进来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老者,在他的周围,有着几个看上去就知道是医生的人环绕着。

    “李小姐,真是抱歉,我来晚了。我是这里的院长!”

    院长也是刚刚才收到消息的,知道眼前的李文婷的一些身份后,整个人都不淡定了。最起码,此刻他还在自己的脑袋上面,抹着虚汗呢。

    “没什么事情,等会杨涛要做手术,你们给出地方配合就可以了。”李文婷淡淡的开口,语气中却是充满了不容置疑的味道。

    艾玲的眼中,顿时闪过了一丝诧异。即便是此刻,她都是不知道李文婷的真正身份。两个人,原本就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如果没有达到一定的分身和人脉,不知道李文婷的身份,这太正常不过了。

    “好的好的,保证到位。”

    院长再次看了看后,直接点头表示同意。一边的那个中年护士,这个时候整个人都颤抖了。

    她真心不知道,眼前的李文婷到底是什么人。但是院长都这样的态度了,这让她知道,对方绝对不是自己能够招惹的存在。

    她心中那个悔恨啊……

    “好了。准备下,直接动手吧。”

    杨涛刚刚已经看了看病例,这事情对于他来说,还真是很简单。也就懒得耽搁,朝着一边对着院长开口说道。

    “好好,我马上就让人准备。去,准备好所有的器械,还有血库也调血过来。”说完这话后,院长看了看艾玲。

    “这个……我的血型是跟着我爸的,和我妈的不同。”

    艾玲眼中闪过了一丝慌乱,急急忙忙的解释了起来。

    “不用那么麻烦了,你们准备好地方就可以了。”

    对于艾玲的话,杨涛并没有多想,这其实也很正常。比如母亲是a型,父亲是ab型,那孩子完全可能是ab型。

    “好好,马上就可以。”

    院长似乎内心依旧有着一丝丝的焦虑,在不断的拿着一个手绢,抹着自己额头上面的汗水。

    “坏人,这不会有问题的吧。”

    李文婷再次对着杨涛开口问了问,不是她不相信杨涛,这样完全是要让艾玲宽心。

    “嗯,放心吧,这样的手术,对我来说,没有什么问题的。”

    杨涛微微一笑,无比自信的开口。同时转身,朝着手术室而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