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眼前艾玲的这个样子,杨涛本能的感觉对方有问题。八一中文网W w√W√.く8★1 z W .CoM而当杨涛看向李文婷的时候,却是现,对方也刚好看着自己。

    两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相同的疑惑。看样子,李文婷也现了这其中的不对经。

    同时,在她的印象中,也想到了艾玲以前的一些问题。她平常似乎每次都不减掉名牌的,然后就用这样的手段去换不同的款式的衣服穿。

    以前,都没有出现过问题。不过显然,这次应该她也是打着这样的目的。不过衣服好像出现了一些问题罢了。

    不过,李文婷有点想不明白了。竟然艾玲已经跟着刘潇河了,那应该不至于还这样的才对吧。

    这样的衣服,虽然贵。但是在刘潇河的眼中,应该依旧不算什么才对吧。所以眼前的一切,让李文婷感到了一丝丝的困惑。

    “这位姑娘,还请不要相信她的话,我们品牌的口碑一直都是很好的。如果真是我们的问题,我们绝对不会赖账的。但是这衣服,我们是不会承认的。当然,为了公平起见,我们能够让双方都请来这方面的专家来鉴定。”

    对方的工作人员看上去虽然年龄不是很大,但是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显得很是专业。

    再想想这里的品牌,这里的位置。估计也只有这样的专业的人员才能够在这里工作。

    仅仅是这一会儿的功夫,李文婷就已经断定,这里应该依旧是艾玲的问题。对方这么大的品牌,根本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错误。

    “文婷,文婷,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艾玲似乎有点着急了起来,声音中,带着一丝丝的哀求。她的双手,在暗中握着拳头,显得无比的紧张。

    “好了。我想着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你么先一边忙吧,这人我认识,我来劝劝她。”

    李文婷的这话,态度其实已经很明显了。她相信不是对方店家的事情,对方的几个工作人员听到后,也没有多说,对着李文婷道谢了后,直接忙去了。

    “文婷,你一定要帮我啊,我们好歹是室友,她们真是太欺负人了。”

    艾玲说着说着,眼角尽然都有着水汽浮现。

    “好啦,艾玲,我也知道你的一些小性格。和我说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这样?”

    李文婷这话直接跳过了刚刚的事情,因为她内心已经有了定论了。不想再做无谓的解释。

    原本,她对艾玲没有什么好印象。也不想过多的掺和这事情,不过看在好歹是室友是份上,而且加上她内心的一丝丝的好奇,这才打算多问一句的。

    “文婷,我……我……哎!”

    艾玲看着眼前的这情况,似乎也知道,自己不管如果,今天这事情也说不过去了。脸色顿时就垮了下来,声音都呜咽了起来。

    “艾玲,这到底是怎么呢?你不是很好么,刘潇河难道对你不好么?”

    其实说完这话后,李文婷就感觉自己这话是多问的了。刘潇河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会对艾玲真心好?

    “呜呜”

    果然,艾玲听到了这话后,顿时就开始摸着眼泪来。

    “别伤心,到底怎么呢,你和我说说。”

    李文婷递给了艾玲几张纸巾,看着内心侧动,在一边小声安慰着。

    “我……刘潇河根本就看不上我,在他的眼中,其实我就是一个玩偶……呜呜……”

    艾玲似乎也想要找个人诉苦,立马就呜咽着开口解释了起来。而且,眼泪也更加的大了。

    “最近不久前,我妈妈生病了,于是我没有和潇河说,就直接来把我妈接了过来。但是后来潇河知道后,不但不给我钱让我给妈妈治病,还直接甩了我了……呜呜……我也是没有办法了。我什么工作都没有,朋友也没有几个,所以就只好……只好……把以前的衣服拿过来……呜呜……”

    艾玲这话一开口,顿时就让李文婷的眉头皱了皱,内心更加的侧动了起来。而艾玲似乎知道,此刻如果自己不抓住李文婷的话,那恐怕自己真的是走投无路了。

    “文婷,文婷……虽然我以前是很不好。但是你能够看在我们好歹也是四年同学的份上,帮帮我,求求你了,文婷……”

    看着直接打起友情牌的艾玲,杨涛顿时就明白了。这事情,估计李文婷是不会不管了。

    这丫头,内心其实是一个很善良的姑娘。这一点,杨涛早就领悟到了。

    果然,一边的李文婷略微想了想后,立马直接就点头了。

    “好的,艾玲,你不要着急,这事情,我会帮你了。杨涛你认识的,他可是一个很棒的医生,我们现在就去看看你母亲,你不要伤心了好么?”

    听着艾玲的话语,李文婷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了。她没有想到,艾玲竟然还有这样困难的时候。

    “嗯。没问题。”

    望着李文婷朝着自己投来的目光,杨涛微笑着点头。这样的情况,自己力所能及的,一般都不会拒绝的。更何况,艾玲好歹也是文婷的同学。

    虽然杨涛对于艾玲,一直都没有什么好映像,但是作为一个医生,杨涛也能够不去在意这些的。

    三人很快就来到了艾玲母亲所在的医院,这在帝都来说,也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医院。

    “还不快给我送走?都好几天没交费了,医院又不是慈善机构!”

    这时候,一个中年护士,正对着一个病房里面,指手画脚了起来。

    “啊?!”

    杨涛微微皱眉,这护士的态度,让他内心很是不舒服。既然是医院,那就是救人的地方,要撵人走,这岂不是断绝别人最后的希望么?

    可是一边的艾玲立马就惊呼了出来,直接朝着一边飞奔了过去。

    “护士长,护士长……我来了,钱我一定会交的。”

    让杨涛没有想到的是,貌似那要被撵出去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艾玲的母亲。此刻艾玲那还有平时那志高气缸,高人一等的姿态啊。就差没有给那护士长下跪了,语气中也是充满了哀求……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