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本事的话,你就过来一战!”

    杨涛怒吼一声,整个人直接朝着一个房间而去。八一中 文网W★w W★.★8√1 z★W .くC o M

    “小妹,文婷,你们躲到地下室里面去。金毛,守好门。”

    同时,杨涛已经开始吩咐了起来。他的心中,此刻已经有了想法了。忍者么,哼,那又如何。

    这里可是自己的家里,自己的大本营。难道自己还怕你不成,大不了,等会老子直接在地上铺满聚火符,看你还怎么逞凶!

    杨涛心中狠,对方刚刚的话语,前面让自己的炼丹失败,已经让杨涛几乎暴走了。

    当然,此刻的杨涛依旧是有着想法的,不就是会隐身么?虽然他目前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理,但是他却是能够直接通过其他的方法破除。

    隐身,不就是让自己的视线出现错觉,看不到对方么?哼,又不是进入了其他的空间,其实人还是在周围的。既然这样,那就给你弄点痕迹就好了。

    厕所,就是杨涛进去的地方!

    本来,厨房才是最好的地方。但是杨涛不知道,关着门的厨房,里面是不是有自己的亲人。大姐?或者是母亲。

    他不敢冒这个险!

    如果是厨房,那就能够直接在地上洒下豆子什么的,自然就能够在惠子移动的时候,看出对方的踪迹。

    不过既然厨房不能够去,那厕所中,照样有东西能够让惠子现行。比如,水!这样的天气,地上都是干燥的。只要惠子身上被水打湿了,那在地上移动,一定会有痕迹的。

    简单,而直接的方法。

    碰!

    杨涛直接撞开了厕所的门,进去后,猛然的关上!手中却是已经握住了洗澡的喷头,一只手放在了开关上面。喷头口,对准了门口。

    “咯咯杨涛,你很聪明,但是你认为我会上当么?说实话,我并没有丝毫的初衷是想要伤害到无关的人的。”

    惠子的声音慢慢的传来,不过很显然,对方似乎没有要进来的意思。

    “可是你如果这样的话,那会让我很难做。我想,我会忍不住对周围其他人动手的。”

    惠子竟然想通了什么,根本就不按照杨涛心中所想的一般,直接跟了过来,而是就这样慢慢悠悠的在外面开口。

    她的心态很好,虽然不知道杨涛心中所想,但是却知道如何保持自己的优势。利用自己的优势,看着杨涛的模样,肯定有什么对策。

    但是惠子根本就不上当,而是就在大厅中,等待着杨涛。并且,还开口不断的威胁,让杨涛投鼠忌器。

    “混蛋!”

    杨涛内心开始变得有点焦急了起来,对方既然是忍者的话,说不定什么事情都能够做出来。

    可是现在让杨涛头疼的是,对方竟然根本就没有上当。

    “怎么办,怎么办……”

    杨涛双目在周围不断的寻找,看看有什么东西,能够用得上。水?现在是不行了,对方不过来,那根本就没有那个机会。而且这喷头的管子,也没有那么长。

    并且,杨涛深信,如果自己拿着喷头出去的话。惠子定然会在第一时间明悟自己的想法,到时候,搞不好对方还真会狗急跳墙,对着其他人动手。

    “到底该怎么办?!”

    杨涛有点后悔了起来,此刻自己的身上,其实就一张聚火符。这是在家里,根本就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这一张聚火符,还是在炼丹没有失败的时候,准备更换丹炉上面的聚火符而准备的。

    “可恶,我为什么就不随声多带点,可恶!”

    如果能够多带点的话,那样还有多点的本钱。可是现在呢?杨涛暗中在不断的埋怨自己,同时深深的告诫自己,这样的错误,以后一定不能够再犯了。

    不管是出去,还是在家里,看样子,随身多带点东西,这是必然的!

    “杨涛,难道你还不出来么?咯咯我的耐心,可是很有限的哟。”

    叮咚

    “斯斯”

    暗器撞击声音和金毛的怒吼声,伴随着惠子的威胁声音,同时出现在了杨涛的耳中。

    滴答

    杨涛的额头上面,已经开始冒出了无数豆大的汗珠了。他很心急,无比的担忧。他能够孤身一人,在丛林中,对面数十个敌人,而且大气不喘,虚汗不出。

    但是此刻,他做不到,那是自己的亲人,是自己最为柔软的一部分。

    “嗯?!”

    就在杨涛打算直接出去的时候,眼角顿时扫到了一个东西。

    “洗衣液!”

    以前家里都是用肥皂的,现在条件好了。大姐杨静买了洗衣液来,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洗衣液,是有颜色的!

    “就这个了。”

    杨涛顿时欣喜了起来,直接拧开了洗衣液,在自己的手心沾满,然后握拳。只要对方沾到一点,就足够了。自己需要的,仅仅是一个能够确定对方位置的参照物罢了。

    咔嚓

    杨涛打开了厕所的门,双手握拳,浑身都在颤抖。看上去,无比的气愤!

    “惠子,你到底想要如何。哼,你应该知道,想要我这样和你走,那是不可能的。”

    杨涛语气无比的冰冷,仿佛是从喉咙中挤出来的。

    “咯咯,这点我知道。但是你认为我需要你的认同么,直接打晕你,不就可以了么?”

    惠子无比的自负,直接朝着在暗中朝着杨涛而来。杨涛甚至都能够感觉到,有着一股细微的风朝着自己而来。

    但是杨涛没有立马动手,他在等待,如同一匹狼,在等待着猎物的上钩。不到最后的时刻,他不会出手。

    因为杨涛知道,这样的机会,可能只有一次!

    不过,杨涛依旧慢慢的挪动了自己的身体。做出了此刻,最为有效的反应。他的身体慢慢的后退,让自己的后背,贴到了墙壁上面。

    这样才是目前最为有效的方法,让自己最大程度的保护自我。

    “咯咯杨涛,你的意识还是很不错的,但是我要告诉你,这一切,都没有用。”

    果然,刚刚惠子仅仅是佯攻,并没有真正上来。此刻从她声音传出来的方向,就能够体现出这点。

    “好了,不陪你玩了。我还要回去复命呢!”

    惠子再次轻笑,之后没有继续开口,而周围的空气中,似乎都出现了一丝丝的凝重……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