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东,文良,坐吧。八 一中★文网Wくw★W.81zW.CoM”

    韩文康嘴角挑动了几下,只招呼了卫东和李文良。至于一边的杨涛,他们则是丝毫没有搭理,仿佛这一次,根本就没有看到杨涛一般。

    这是无视,红果果的无视。就是想要让杨涛难看,就是想要恶心杨涛。

    “呵呵,今天可不是我约你们。我就是当个中间人,主要约你们的,是杨涛。”卫东微微一笑,不过并没有坐下。

    而李文良也没有坐下,而是站在了一边。他们两人的这行为,让刘潇河和韩文康直接对视了一眼。

    二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丝的震惊。

    李文良他们先不说,仅仅是卫东,此刻的表现让他们琢磨不透。大家好歹都是帝都四少,有时候不到万不得已,都是不会这样的不给面子的。

    但是此刻,卫东的态度,明显的让人感到不对劲。

    “哦?!杨涛,不知道你找我什么事情,既然是有事,那就坐下慢慢说吧。”刘潇河暗自寻思了一下,他不认为杨涛是为了刘成田的事情,来找自己的。如果是那样的话,那杨涛也太不成熟了。而且,卫东也不会让他仅仅是为了这事情,而来找自己的吧。

    “不了,我看我还是站着说吧。”

    杨涛微微一笑:你们不是打算给我下马威么,那我就顺了你们的意了。哼,反正老子和你们也没有什么好交情。

    “这……”

    刘潇河微微一愣,心中对这杨涛大骂了起来:这混蛋,竟然一点规矩都不懂。这完全就是乱拳打死师傅的节奏啊。自己给你个台阶下,竟然都不下。这下好了,弄得自己有点下不了台了。

    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说自己气量小么?

    一边的李文良,嘴角略微抽动了几下,显然,杨涛这样的处理方式,还真是让李文良暗中偷乐。

    “那好吧,不知道杨涛你找我是什么事情么?”

    刘潇河脸色变了变,直接进入了正题。

    “第一,刘成田的事情,不知道你怎么解释?!”

    杨涛的第一个问题,再次让刘潇河微微一愣。刚刚他可是直接想到,对方应该不会问这个问题的。但是杨涛偏偏就问了,而且还是这样的理直气壮,没有丝毫的遮掩。

    “这……那刘成田的话,杨涛你不会也较真吧?如果这样的话,那我们真没有什么可聊的呢。我和那刘成田,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关系。”

    刘潇河想都没有想,直接很是不耐烦的给出了这个答案。这样的问题,在刘潇河看来,根本就不应该是从杨涛这样的人嘴里问出来的。

    这样的话,会显得杨涛很二。没有一丝丝的头脑,和这样的人说话,刘潇河会感觉自己很没面子。

    可是刘潇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一边的李文良和卫东都没有组织杨涛问出这样的问题来,这一点,他略微有点不明白。

    “哦?是么,那这样说来,你和刘成田没有丝毫的关系。但是和山木集团,应该有关系吧。”

    杨涛淡淡的开口,话语中,不急不慢,似乎一点都没有焦躁和不安的情绪在里面。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和山木集团,是有些生意上面的往来,而且,还一起出了些产品,但是这是正常的商业交流,对此难道你有什么看法么?”

    刘潇河眉头皱了皱,他闻到了一股很是不对劲的气息。但是具体是什么地方错了,他一时间也没有弄明白。

    “果然没错。”

    杨涛的眼前一亮,继续开口道:

    “这就对了,哼!刘潇河,你到底是什么用心。”

    杨涛这话说的正气凌然,理直气壮,顿时让刘萧何和韩文康,直接就有点懵逼了。这到底是个什么节奏,老子做了什么么?没有吧,怎么这混蛋就摆出了这样一幅站在了道德制高点上面的嘴脸来呢?

    “杨涛,有些话,还是要说清楚一点的好。”

    刘潇河伴着脸,冷冰冰的开口。

    “你认为我是在胡闹?在胡搅蛮缠,在故意往你身上泼脏水么?”

    “难道不是么?”

    刘潇河反问。

    “哼!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你难道自己还不知道么?你和山木集团的那些产品,里面是包含毒素的!”

    这话一出来,刘潇河脸色微变,这点,他如何不知道?如果这点都不知道,他还怎么成为帝都四少?!

    并且,刘潇河偷偷看了一眼卫东的脸色,显然,对方也了解到了这个情况。看样子,自己是不能够否认了。

    “话是这样说,但是那些东西,根本就没有标。丝毫都不会对人体造成任何的伤害,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随意的去检测。”

    刘潇河没有否认,但是也说出了自己的正确理解。

    “哼!你错了,如果是正常情况的话,那就不会生这样的事情。但是和我的产品一起的话,那就会产生剧毒。刘潇河,你到底是什么用心?!”

    杨涛大声质问了起来。

    “好啊,感情你是这样的。哼,现在你承认了吧。”

    刘潇河眼前一亮,顿时气势高涨了起来。

    “我们的产品,可是早就有了的。现在你说和你的产品混合,就会产生剧毒,你这是什么意思?嗯,哼!是你自己用心险恶吧。这事情,我会找有关部门落实的。”

    刘潇河没有错过这个机会,但是内心总感觉有点不对劲。按照常理来说,杨涛不应该犯这样低级的错误吧。

    “刘潇河,刘少,抱歉,我刚刚好像说错了。”

    “错了?哼,你认为我会这样认为么。我会让人去查查这方面的事情的。”

    刘潇河可不会就这样放过这样好的机会,打算好好的利用。

    “不,我想你会错意了。我刚刚指的是,不仅仅是和我的药混合就会产生剧毒,而是和大部分重要混合,就会产生剧毒。不说香米树,仅仅是人参,或者其他名贵的重要。只要是混合涂抹,就会产生不同的毒素!”

    杨涛的话,不急不慢,带着微笑。但是刘潇河的脸色,却是一片惨白!如果真的如同杨涛说的这样的话,那这次,恐怕真麻烦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