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去管卫东最后那脸色和内心的阴影面积,杨涛简单的和李文婷说了一下情况后,直接朝着公司敢去。八一中文网W wくW .81zW.CoM

    他没有让李文婷跟着,因为他从里面,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这事情,估计和小鬼子依旧脱不了关系。

    如果是这样的话,搞不好还是会针对自己有刺杀行动。如果李文婷跟着的话,杨涛还真是没有把握,能够完全保护好她。

    卫东原本也想跟着的,他对于小鬼子,无比的痛恨。因为他的毒,就是小鬼子给下的。

    不过最后被杨涛嫌弃了:“就你现在这样,战斗力五都没有,跟着我干嘛,到时候还要我来分心保护你么?”

    反正对方都知道了自己有真气了,杨涛语气上面,也没有太过恭敬了。说话很是直接,压根就没有去考虑卫东内心的不爽和苦涩。

    “看样子,还是要问问,卫东到底是从哪里接触到真气的。并且那个给他开药方的人,又是谁呢?”

    杨涛开着李文婷的车,朝着公司那边赶过去,内心却是升起了一阵阵的狐疑。

    “这次刘潇河到底是扮演者什么角色,如果真的和小鬼子有合作的话,那他就不会顾忌其他么?”

    这点也是杨涛有点想不通的,如果这真是刘潇河和山木集团策划好了的,那刘潇河就真的有点过火了。

    不过不管如何,这次,杨涛都没有打算就这样的算了。

    “哎!我就是想治好小妹的病,然后看看这世间另外的景色。你们打打杀杀的,我早就厌倦了,你们这样的阴谋诡计,我也不喜欢啊。哎,这叫什么事儿啊。”

    杨涛无力的吐槽了几句,顿时右脚稍微用力,点了点油门,让车子顿时再次加而去……

    “好了,东哥,一开始你不是没有让涛哥把话说完么?这你也不能够怨他啊。”

    此刻,出了卫东以外,其他人都已经回去了。看着卫东那憋屈的面色,李文良在一边慢慢的开导了起来。

    “可是他难道就不能够直接给我点穴么?!”

    卫东想不通了,就算是我没有说要麻醉。但是你看到我那样的叫疼之后,就不会顺手给老子点了麻醉的穴位么。

    “额,可能是认为东哥你的爱好比较特殊吧。”李文良姗姗的在一边开口,似乎是想到了卫东的暴力,顿时还直接后退了一小步。

    不过很快,他就想到了此刻卫东什么力气。于是有朝着前面靠近了一小步,嘴角挂着得意的笑容。

    “哼,你小子,故意气老子是吧。你走开,老子要休息了。”

    卫东直接翻了一个白眼,看着李文良似乎不为所动,卫东顿时再次开口补充道:“如果不走,老子可是很记仇的,等到老子好了,再来收拾你。”

    “嘻嘻,东哥你休息啊,有事情就叫我一声。”

    人家都这样说了,李文良自然是立马屁颠屁颠的离开了房间,并且还很是贴心的带上了房门。

    等过了一会儿后,卫东这才拿出了手机,播出了一个号码。

    “喂,华哥。我遇到了一个人,能够帮我解毒,不过这其中……”

    卫东直接给人打了一个电话,并且相信的说了这事情的经过。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那个给他开药的人。也是卫东最先接触到的,拥有真气的人。

    “你说的是真的?他真是这样说的,能够接好你的筋脉?!”

    卫东能够感受到,对方的语气很是激动。虽然极度的压抑着,但是依旧流露出来了一丝丝。

    “没错,他是这样说的。”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卫东却是很肯定的给出了答案。

    “那好,我知道了。如果到时候真的接好了的话,你在告诉我。”

    “知道了,华哥。”

    卫东再次聊了几句后,这才挂断了电话……

    “情况怎么样?”

    洛泊集团办公室,杨涛对着一边的陈霞询问着。

    “有点麻烦。”

    陈霞皱着眉头,这事情生的太过突然了,让她们没有丝毫的准备。

    “我刚刚调查了一下,确实是有几个人毁容了。而且她们的说法,竟然无比的一致,都说是用了我们的产品之后,才出现的这样的问题。”

    “并且,医院的检测报告,我看了,没有作假。说是查出了和香米树事件中,相同的元素。”

    “并且……”

    说道这里的时候,陈霞忽然支支吾吾的起来,而且还很是担忧的瞅了一眼杨涛。

    “说吧,不用有什么顾虑。”

    杨涛微微一笑,都这个时候了,他还真是不怕还出现什么乱子了。

    “并且,现在医学界,质疑中医的人越来越多了。顺带着,所有的中药产品,都受到了波及。而且……最近有个国外的医学团队,在国内交流。他们竟然已经直接拿着这件事情,开始做文章了。”

    “嗯?是么?你有他们的名单么?”

    杨涛微微皱眉,这事情,他先前听到过一耳朵,但是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现在看来,好像对方的目的很不单纯啊。

    “有,这个并不是什么隐秘信息。”

    陈霞直接递过了手中的拼版电脑,在相关的网站上面,有着这次团队的所有成员信息。

    “森道夫……”

    杨涛好奇的看了起来,并且脑海中在不断的回想着,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猫腻。

    “安哥拉?!”

    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杨涛微微一愣。

    “这个名字好像有点熟啊。”

    杨涛微微皱眉,歪了歪脑袋,嘴里嘀咕着。他映像中,好像记得这个名字在自己的面前出现过。但是具体是什么时候,什么事情,杨涛一时间记不起来了。

    “算了,既然这样的话,我们还是去看看那几个毁容的人吧。只有看到人后,我才能够做出判断。”

    杨涛依旧没有记起来安哥拉的信息,索性就扔到了一边。这次事情,问题还是出在毁容上面。

    “好,医院就在我们旁边不远,我们随时都能够去看。”

    陈霞立即起身,带着杨涛,朝着那几个毁容的人那边儿去。

    “哼,中医,这不是给我一个活生生的借口么?!”

    而在帝都的一个酒店中,安哥拉浏览者新闻,嘴角划过了一丝得意的微笑……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