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涛的回答,让卫东的眉头皱的更加的深了。八一中文√ 网W★w W .く8 1くz√W.CoM这个时候,是他自己做选择的时候了。即便是沈乐天,此刻都不好意思说什么。

    “好吧!”

    最后,卫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相对于此刻,他依旧选择了杨涛的治疗。最起码,他不用如同现在这样,每天都提心吊胆的。就算是回家,都不敢多呆。

    他害怕自己一疯,伤害到自己的父母和亲人。这样的感觉,几乎让他神经奔溃。

    “卫东……”

    沈乐天想说什么,但是最后依旧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用力的拍了拍卫东的肩膀,低着头,转到了另外一边。这样的事情,遇到了还真是不幸!

    “杨涛,这事情,还请你保密。”

    沈乐天最后仅仅是用恳求的语气,直接重重的对着杨涛开口。这是他此刻能够做的唯一的事情了,面对卫东这样的情况,即便此刻他知道了,也只有生出深深的无力感。

    “额,其实这也没什么。”

    看着卫东和沈乐天的模样,杨涛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这话一出口,卫东和沈乐天顿时怨恨的瞪了杨涛一眼。

    这还没什么?这可是关系到男人一生啊,你看你都还能够说的轻飘飘的,真不知道有没有人性。

    不过他们最多也只能够这样瞪杨涛几下,其他的话,他们是说不出来的。天知道杨涛万一一生气,不出手了,那就真苦逼了。

    “就是浑身没有力气罢了,三条筋脉而已。等到我修为高点,或者弄出了其他东西后,到时候顺便给你补上就好了。对了,你是要现在让我动手,还是该时间动手啊?”

    杨涛在一边嘀咕着,然后认真的看了看卫东。

    不过此刻杨涛看到的卫东,却是满脸的懵逼。

    “等下,你刚刚说的什么?”

    沈乐天没有忍住,直接上前几步,抓住了杨涛的一只手,直接开口问道。

    “哦,我是说,是让我现在就动手排毒呢,还是改个时间排毒。”

    杨涛微微一愣,不知道沈乐天此刻这情绪,到底是几个意思。

    “不是,是上一句。”

    卫东也加快了几句,直接来到了杨涛的面前。双手死死的握着杨涛的另外一只手,颤抖的开口问道。

    “就是浑身没有力气罢了,三条筋脉而已……”

    杨涛纳闷了,这两人这是要干嘛?好好的,难道刚刚自己的话他们都没听明白么?或者说,他们两人的听力还有问题。

    “不是,你后面一句!”

    沈乐天和卫东异口同声的开口,两人双目中都已经开始微微泛红了起来。这让神色,让杨涛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

    “额……等到我修为高点,或者弄出了其他东西后,到时候顺便给你补上就好了。”杨涛没有丝毫的怠慢,直接说了出来。完了之后,还在内心补上一句:“这两个人,这是要干嘛?太可怕了。”

    “我靠,你是说,你能够治好筋脉?!”

    卫东不淡定了,握着杨涛的手,一边的颤抖,一边不断的用力。

    “额,是啊。”

    这有什么问题么?杨涛有点纳闷的看着卫东这模样,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自己不能够弄好筋脉么?

    “那你不早说?!你小子刚刚是故意的么?!”

    沈乐天很是狐疑的开口,混蛋啊,害的刚刚自己担心了这么久。感情你小子根本就是在故意看我们两个人笑话呢。

    “什么啊?就算是刘潇河和李文良都知道,我能够用手接起断掉的经脉啊。只不过你这个,断的比较多,而且在体内,不好动手罢了。而且我现在,根本也没有那个能力啊……”

    杨涛开始摸着自己的良心,解释了起来。表明自己刚刚说的都是实话,但是这些,重要么?

    “来来来……快点,马上就给我弄掉这毒素。”

    卫东此刻心态完全不同了,你竟然能够弄好,那你早点说啊。该死的,刚刚让自己竟然那样的纠结。早说了,那自己就不用多想了啊。

    “额,我是想说,现在的话,我还不一定什么时候能够给你补上,所以……”

    杨涛继续开始解释了起来,在他看来,这事情一定要说清楚的。要不然,以后又怨自己的话,那自己岂不是亏大了。

    “你小子就说吧,能够补好么?能还是不能。”

    卫东直接打断了杨涛的话,简单明了的开口道。

    “能。”

    “那还废什么话,来吧。”

    得到这个答案后,卫东顿时就不想其他了。

    “那好吧,那个,沈哥你还是先出去吧。这其中不要让人过来打扰我了,估计很快就好。”

    既然人家卫东都这样说了,那杨涛自然是不会在拒绝了。

    “那好,我出去给你把门。”

    沈乐天没有丝毫的犹豫,抬脚就走了出去。而里面就只剩下了杨涛和卫东了,杨涛感觉,自己还是要说清楚的好。

    “那个,卫东哥,要不要给你麻醉一下,等会会很疼的。麻醉的话很简单,其实就……”

    “麻醉什么?直接来吧,我是什么人,不怕疼。”

    开什么玩笑,都这个时候了,卫东一秒钟都不能够等了。哪里还打算什么麻醉,在卫东看来,那太麻烦了。

    “好吧。”

    杨涛直接翻了个白眼,原本他是打算说:其实就是点几个穴位罢了,但是看着人家这样的果断,这样的坚持,那自己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

    “啊!”

    很快,就算是外面的大厅,都听到了里面卫东传来了一声声的惨叫声。而且还连绵不绝,直接持续了半个小时。

    “咔嚓”

    杨涛带着卫东,慢慢的走出了偏间。卫东满脸的惨白,没有丝毫的血色。走路脚步都有点轻浮,仿佛没有着力点一般。

    “涛哥,为什么东哥不麻醉啊?”

    一出来,李文良立马纳闷的开口。刚刚卫东的那惨叫,可是让他头皮都麻啊。而且他也知道,杨涛如果麻醉的话,根本就是点点穴位的事情啊。

    “不知道,你问卫东哥自己吧。他直接说不用的。”

    杨涛很是无辜的开口,然后走到了李文婷的身边,打算和李文婷说说,自己要离开了,去看看毁容的事情,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东哥,你干啥呢?涛哥麻醉其实就是点点穴位就可以了,你竟然还不要?”李文良很是好奇,无比认真的开口问道。

    “啥?!”

    天知道,卫东听到这话后,整个人突然一歪。浑身不断的哆嗦着,手指也颤抖着,朝着杨涛指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