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彪悍的气息,杨涛并没有感到陌生。八一★中文网W√wくW★.★8 1 z★W√.√CoM那是一种杀气,很好辨认。

    “东哥。”

    李文婷看到这情况后,并没有多说,而是直接上前一步。来到了杨涛的身前,挡在了杨涛和卫东的中间。

    “杨涛,难道你就这点能耐么?”

    韩文康笑嘻嘻的开口,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这是在嘲讽杨涛只会挡在女人的后面,没有丝毫的担当。

    “哦?我的能耐么。”

    杨涛微微一笑,这笑容,很是古怪。但是同时,杨涛伸出了手,直接放在了李文婷的肩膀上面,手腕微微的用力,把李文婷推到了一边。

    “文婷,没事的。”

    “可是……”

    显然,李文婷依旧不放心。卫东的脾气和性格,李文婷还是有点了解的。如果真的生什么冲突的话,李文婷不认为杨涛能够讨到什么好处。

    “放心。”

    杨涛再次给了李文婷一个安慰的眼神,慢慢的上前,正视着卫东。

    “卫东哥,这事情,我会给你一个答案的。不过还请给我一点点时间,我保证,你会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

    杨涛很是自信的开口,仿佛他已经看穿了一切。

    “我凭什么相信你?!”

    很显然,卫东的脾气上来了。语气也很是生硬,那神情,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商量的余地。

    “哼,卫东的脾气,可没有那么好相处。”

    刘潇河心中冷笑,他早就知道,事情会这样。

    “卫东,我看……”

    沈乐天有心想要帮忙杨涛开口说话,毕竟这事情,明眼人都能够看出来,里面有问题。

    “沈乐天,听说最近你公司来了几个美女啊,不知道什么时候,介绍我认识认识啊。”

    可是沈乐天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却是直接被一边的韩文康直接打断了。这家伙,完全就是打诨插科,他的目的很简单,不让沈乐天破坏眼前的情况。

    “卫东哥,我来保证,可以么?!”

    李文良直接上前,都这个时候了,他也不能够置身事外了。不过他的内心,依旧没有丝毫的底气,因为卫东的脾气,一旦和小鬼子有关的,那他绝对是那种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漏过一个的脾气。

    “你个小孩子,一边去。”

    卫东的话语很是直接,没有丝毫的商量的余地。

    “额……”

    李文良很为难,那可是自己的姐夫啊。也是自己的老大,他还想多说什么。但是被卫东的眼神一瞪,顿时就不敢多说半个字了。

    “如果我说……”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此刻的杨涛,竟然依旧仿佛没事人一样的继续开口了:

    “我能够治好你的病呢?!”

    轻飘飘的一句话,让周围的人都诧异的看着杨涛。

    “病?你才有病吧。我看你是病的不轻,都这个时候了,竟然还能够说出这样的话语来,可笑。”

    肖世河直接嘲讽了起来,卫东有病?这事情他还是头一次听说,而且,在他看来,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呵呵……”

    刘潇河和韩文康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幸灾乐祸的神色。杨涛这话,岂不是在找死么?

    “杨涛,有些话,还是不要说的好。”

    即便是沈乐天,此刻脸上也出现了一丝丝的苦笑。卫东的身体如何,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刚刚门口那警卫的表现,可是都看到了的。强壮的如同牛一般的卫东,怎么可能会有病。

    “真的?!”

    但是让所有人都傻眼的是,卫东竟然突出了这两个字来。

    这是什么个情况?怎么会这样?难道说,这是卫东和杨涛传统好的么,要不然,卫东的反应,也太奇怪了吧。

    “小子,你是怎么知道的。”

    卫东身上的气息,没有丝毫的减弱。而是更加的浓厚了,他身体有恙,这事情只有两个人知道。

    一个是他家里的老爷子,另一个,就是杨涛开始好奇的第一个能够把卫军压制的人。

    “难道卫东哥你不知道,我是一个医生么?中医,很厉害的中医。”杨涛笑眯眯的开口,语气中充满了自信。

    “总算等到这一句了。”

    在杨涛说出这话的时候,刘潇河的嘴角,微微翘起。内心很是开心,仿佛这么久,他就是要等着杨涛,在所有人面前,说出这话来一般。

    “哦?!你有把握,让我恢复么?”

    卫东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啤酒瓶,那里面,不是啤酒,不是什么饮料,而是药。一种让自己,保持清醒的药。

    他一直想要摆脱这样的生活,但是却一直都没有找到方法。他此刻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每隔一个月,做一次血液透析,然后靠着这药来压制。

    这样的生活,简直让他抓狂。所以他才这样的肆无忌惮,这样的暴躁,活的这样的痛苦。

    “目前来说,我还不知道你具体是怎么回事。但是我很自信,相信我,我有这样的资本。”

    杨涛再次开口,话语很是轻松,显得极其的自信。

    “是么?可是我怎么听说,此刻西方那边,在不断的抨击中医呢?”刘潇河开口了,这这样的情况下,他没有丝毫的迟疑,直接开口了。

    “而且,很多的论文在接连的出现,署名的,都是国际权威的医生。不知道杨涛,对于这点你怎么看?”

    刘潇河话语无比的随意,仿佛就是在谈乱一个很是平常的问题一般。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杨涛此刻的回答,很是重要。

    因为,卫东也在认真仔细的听着。如果杨涛的回答出现一丝丝的不合理的话,那搞不好,卫东根本就不会给杨涛这个机会。

    这是很显而易见的事情,卫东的身份,什么样的医生没有遇到过。如果真的有什么方法,能够让卫东恢复的话,那也不用等到现在了。

    而此刻,杨涛如果回答都不能够回答好的话。那自然会让卫东对杨涛的信任度,直线下降。

    “哦?不知道刘少,你想要听到我给你一个什么样的答案呢?”

    哼,有是你。刘潇河,看样子,你还是要咬着我不松口啊。既然你如同疯狗一样,那就不要怪我了。

    害怕?杨涛此刻怕死,这点没有错。因为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最起码,小妹的眼睛还没有治好。

    但是这并不代表,杨涛能够随便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