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世河,那可是自己赶出去的人。八一中 ★文网W√wくW√.√8く1 zくW .CoM现在竟然再次来到了李家,这才过去多久?哼,这岂不是打自己的脸么?

    “文良,你这是干嘛”

    刘潇河微微一笑,直接上前,来到了李文良的身边,拍了拍后者的肩膀,姿态略微放低了一丝,然后开口说道:

    “文良,好歹人家世河是来祝寿的。你就这样的敢人家走了,岂不是显得你不够大气?不也显得你李家不够大气么。”

    刘潇河这话一开口,顿时让李文良的眉头略微皱了皱。

    “再说了,一开始你问了少爷,可是赶人家走了的。这对于你的面子,可是没有丝毫的影响。这次,他可是跟着我来的。文良,你就给我一点点面子吧。”

    看着李文良没有立马火,刘潇河心中一动,再次开口;他了解李文良的性格,所以直接说出了这番话来。

    “哼!”

    果然,李文良听了这些后,仅仅是冷哼了一声,就再也没有多说什么了。

    “哎呀,文良啊。你这是怎么呢,这脸色,似乎不好看啊。”

    韩文康的声音,慢慢的传了过来。

    听到韩文康的声音,李文良顿时一愣。但是很快,他的脸上就出现了一阵厌恶。四少中,李文良最为不待见的,就是韩文康呢。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韩文康却是很喜欢搭理李文良。仿佛他觉得,这样的李文良,很有意思。

    “文婷,你可是越来越漂亮了哟。”

    韩文康直接上前,来到了李文婷的身前,而他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直接出现了一朵玫瑰,很是优雅的朝着李文婷递了过去。

    不管是刘潇河,还是韩文康,直接选择无视了李文婷旁边的杨涛。似乎在他们的眼中,根本就没有杨涛这个人的存在一般。

    “呵呵韩少,我想文婷这两个字,你还是不要叫的好。要不然,我男友可能会吃醋哟。”

    李文婷露出了一丝礼貌性的微笑,也没有伸手去接那多玫瑰花。同时拉了拉一边的杨涛,直接开始介绍了起来。

    “这位是韩文康,帝都四少之一。人称花花公子哟,而那边的那个,你应该认识的。他可也是帝都四少之一。”

    “韩少爷。”

    一边的保姆见机,直接上前,双手打开,放在了那多玫瑰花的下方。这是在给韩文康一个台阶下,她可是知道,自己家的小姐有时候可是很倔强的。既然一开始没有接这花,那一定不会接的。

    “哦?!杨涛,我在来的路上已经听说了,不好意思,刚刚我都没有对上号。”韩文康微微松手,直接把玫瑰花放到了保姆的手中,同时还很是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杨涛。

    不过他嘴里的话语,却是让李文婷听着皱眉。早就听说了,没有对上号?这是什么意思,根本就看不上杨涛么?!

    “呵呵,韩少不认识我,那是很正常的。”

    让韩文康没有想到的是,杨涛竟然没有生气?!语气中从满了轻松,仿佛一点都不在乎一般。

    是的,不在乎!

    “哦?听说你被李家认同了。”

    韩文康的眼角抽动了几下,语气中带着一丝丝的冲劲儿。

    “这个我也不清楚,好像是这样的吧。”

    杨涛的眼睛同时从韩文康的身上移开,仿佛询问一般的看了看一边的李文婷。内心却是嘀咕了起来:丫滴,一个大男人,长的这样的帅气,不是花花公子才怪。

    “嘻嘻,这个是自然哟。”

    李文婷和杨涛这一唱一和,顿时让韩文康感觉很是无趣。

    当然,韩文康是什么人?能够称得上四少之一的人,向来都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所以韩文康的脸上,没有太大的变化。

    他慢慢的转身,朝着刘潇河踱步。

    “潇河啊,你对李文婷小姐的心意,大家可都是看在了心里啊。你说说,现在这个样子了。你打算放弃了么?!”

    “混蛋,竟然这样拉扯我。”

    看着韩文康那帅气的面庞,刘潇河恨不得想要直接给这家伙几拳头。但是这点,他还是能够忍住的。

    “呵呵对于李文婷小姐的爱慕,我可是不会放弃的。听说,杨涛最近开了一家公司。”

    刘潇河点到为止,不过这话语中,威胁的意思很是浓厚,也很是明显。

    “嗯,是有这个事情。不知道刘少有什么指教呢?”

    杨涛微微开口,同时捏了捏李文婷的小手。这动作让韩文康和刘潇河的眼角直接狠狠的抽动了几下。

    哼,你们是大少爷,但是那又如何。最好都别来惹我,要不然,我也不是什么好欺负的。什么恶心人,什么坑人,我也会。

    “呵呵,没什么,就是想看看,以后有没有什么合作的机会。”刘潇河打了个哈哈,暗中对着肖世河使了一个眼色。

    “杨涛,我能够很是好奇的问你一个问题么”

    肖世河有点畏惧的看了一眼李文良,接着很是怨毒的瞪了一眼肖伟。这才对着杨涛开口道。

    “哦?那还是别问了吧。”

    杨涛故意做出了一个略微想了一下的动作,给出了一个让肖世河差点摔倒的答案了。

    泥煤,你不想让老子问,那你还想个锤子啊。

    “听说,云山的事情上面,你和小鬼子有冲突。”

    肖世河直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过却是依旧直接开口,大声的询问了起来。

    “而且,不久前,云山还出现了一些其他的问题。我听说,云山三宝,有致命的东西在里面?!”

    听着肖世河的话,杨涛已经开始微微皱眉了。他不知道,现在的肖世河,在此旧事重提,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听说这后面是有小鬼子在搞鬼,不过……”

    肖世河特意拖长了语气,所有人都知道,重点来了。

    “我刚刚得到了一个消息,你么的去痕水,出现问题了?有人毁容了,而且还不是一人。”

    肖世河的这话,仿佛天马行空,如同一个炸弹,直接轰击了在场人内心。这……这有什么关系么?开始是说云山,后来是云山三宝,可是此刻,却是说道了去痕水?!

    肖世河,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嗯?!什么小鬼子啊?”

    这时候,卫东那粗狂的声音,直接从外面传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