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

    李文婷也没有多说什么,乖巧的答应了一声后,直接拉着杨涛,找了位置坐下来。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而周围李文军等人,也都直接叫了一声后,找了位置坐下来,直接开始吃饭。

    没有人特意的拜寿,也没有其他的插曲。仿佛李老今天的生日,就是这样简简单单的吃个饭罢了。

    这一点,让杨涛内心有点震动。这个老人,看样子还是慢有自己的原则和魄力的。

    整个大厅无比的安静,仅仅只有吃饭的声音。整个过程不是很长,担也有着半个小时的时间。

    这半小时中,杨涛也和其他人一般,都是在静静的吃饭。只不过期间,李文婷直接献宝一般,给李老夹了几次菜。

    而其他的几个人,都没有这个动作。仿佛这是李文婷的特权一般,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多余的举动了。

    这期间,最为忐忑的不是杨涛,恰恰相反,却是李文婷。她不知道自己爷爷到底是什么个意思,从刚刚出来开始,她就一直在不断的推测着,想要看看,自己的爷爷到底是什么样的态度。

    但是很显然,李老的思维,不是她能够猜到的。所以,整顿饭她都有点心不在焉。直到半小时过去后,李老微笑着开口:

    “丫头,你这是怎么了?有人惹你不开心么?!”

    这一声丫头在这个李家,都是对于李文婷的称呼。似乎这是李老对于李文婷一种特殊的疼爱。

    “啊?!没有啊。”

    李文婷先是微微一愣,然后急急忙忙的开口。同时,还回头看了杨涛一眼。想要说点什么,但是想到了现在的环境,最后却是什么都没有说。

    “小子,跟我来书房吧。”

    李老直接起身,朝着一边的楼梯走去。周围的人顿时齐齐一震,他们被李老这话给惊吓到了。

    是的,他们自然知道,这话是对着谁说的。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能够在这样的时候被称呼一个小子的,在场的,估计也只有杨涛了。

    但是问题不是这个,而是书房!

    那是什么地方?!即便是李文良,都只去过一次的地方啊,而此刻,杨涛竟然能够被直接叫道书房里面去,仅仅是这一点,就能够说明老爷子对于杨涛的态度,很是不一般。

    “天啦,涛哥,你还愣着干嘛?!”

    李文良都不淡定了,要知道,他自己也就去过一次啊。就算是他的老子,李立安,都没有去过几次啊。

    “啊,杨涛,快,你快去,不要让爷爷久等了。”

    李文婷双眼爆出来了一阵闪亮的光芒,对于这事情,她自然是万分的激动。即便是爷爷这样的疼爱自己,自己也不能够随随便便的闯入书房的。

    所以李文婷内心认为,搞不好爷爷还真会直接接受杨涛。

    “哦。”

    杨涛微微诧异,直接起身,跟上了李老的步伐。不过他内心,却不是和其他人所想的一般。

    “恐怕,李老是知道了我的身份了吧。”

    杨涛内心微微一思考,就能够猜到。最为李老这样高层次的人,如果没有丝毫的线索去查的话,还恐怕真有点问题,云山那地方,确实是有点难找。

    不过有了自己这个活生生的人在,在继续去查的话,难度恐怕就没有那么大了。

    这是一间更加朴素的书房,里面有着一个衣架,一个书桌,一套沙,其他的都是书柜。书柜里面摆满了书,同时,桌子上面更加的简单,仅仅有着一个台灯罢了。

    而且看着那台灯的模样,估计也是有些年头了。

    “坐吧。”

    李老此刻已经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面,微笑着对着杨涛一指一边的沙。语气中,丝毫听不出他个人此刻内心的心情如何。

    “好。”

    杨涛直接坐了下来,不卑不亢,这点,让一边的李老眼中闪过了一丝满意。

    “你知道我么?”

    李老依旧微笑,很是突兀的问出了一个这样的问题来。

    “嗯,知道,当今九人之间的一位。”

    杨涛直接给出了目前能够给出的最佳的答案来,但是他的语气中,可没有丝毫的巴结,或者是奉承。

    “嗯。”

    李老微微点头,嘴角依旧保持着那微笑,没有丝毫的改变。再次开口的时候,嘴里冒出来的,竟然还是之前那句话:

    “你知道我么?!”

    果然,听到这话后,杨涛内心一动。对方再次提出这个问题来,绝对不是想要自己去具体的说说对方这个人的身份权利或者是生平履历。

    而是问杨涛知不知道他这个人,或者说,杨涛有没有从其他的人嘴里听说过这个人,比如说,杨涛的爷爷。

    “知道。”

    杨涛再次开口,直接突出了这两个字来。

    “哦?!”

    李老笑容依旧,仅仅是吐出了这一个字来。然后就没有开口,仿佛是在等着杨涛的下文。

    “我爷爷还在世的时候,和我说过,他以前有个八百年的人参。不过后来,救人呢。”

    杨涛微微一笑,并没有直接把话说完。而是就这样的看着李老,那意思,已经很是明显了。这人参所救的人,就是李老。

    当年的那个红军,可不就是眼前的这个老人么?这点,杨涛在退役前,就已经弄明白了。

    “哈哈……果然是故人之后。”

    李老哈哈大笑了起来,显得很是欣慰。

    “你在部队的时候,我就一直关注着你,而且你被开除,我都知道。你恨我么?!”

    李老再次开口,这次问题有点尖锐。当时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但是他并没有多做什么,也没有多说什么。

    “或者,您是故意这样的?”

    如果是以前,杨涛可能还相比明白。但是此刻一想,杨涛似乎想通了很多事情。那样的情况,对于自己来说,根本就可以不被开除,但是上面确实执意要直接开除自己,显然是有什么人,故意这样。

    此刻,如同眼前这个老人说的一般,杨涛瞬间就明白了。自己的那个职业,很是危险。而开除自己,又何尝不是另外的一种保护呢?

    “你小子能够明白就好,毕竟,我欠你们家的。”

    老者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似乎在惋惜着什么。

    “不过你和我们家丫头,这是怎么回事?”

    李老再次开口,这次问的,似乎才是重点……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