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

    杨涛的玉牌又碎了一块,不过杨涛一点都不懊恼;虽然这也是迷惑阵法的符箓,但是和开始的不同了。八一中文网W wW.81zW.CoM

    迷惑阵法和初级聚灵阵不同,有好几种不同的符箓,这点让杨涛还有点兴奋。他能够做的,就是尽量的研究透彻,让自己尽量不失败。

    当然,如果一次都不失败,那是不可能的。前面几次,肯定失败,这点杨涛还是能够接受的。

    但是如果后面熟练了的话,那就是杨涛不能够接受了的。打个比方,假如杨涛已经成功一块了,那他绝对就不允许在出现失败了。

    如果出现后,那杨涛整个人就如同疯狂一般。不断的找问题,不断的去推演,不断的在内心完善,知道他认为,再次出手的时候,绝对不会出问题为之。

    这是一种很疯狂的执念,很少有人能够坚持,但是杨涛这里,却是始终都坚持了下来。

    最起码,此刻的杨涛,就做到了这一点。

    “没事没事,这个不急……”

    杨涛暗中让自己放松,然后不断的回想刚刚的错误,然后在开始动手。时间,就这样慢慢的过去了……

    直到三天后,杨涛总算是完成了迷惑阵法符箓的刻画,这其中,也就是开始的时候碎了一些玉牌,而后来就出现了一次小小的意外。

    这样的成功率,在杨涛此刻这样的修为境界,如果说出去的话,一定会让人感到震惊的。

    “呼还真是没有想到,这个阵法竟然能够消耗这样多的玉牌。”

    看着自己周围没有剩下几块玉牌了,杨涛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而他的目光,突然转移到了一边,那里躺着一张灵符,是从鞑虏身上拿来了战利品。

    “是了,应该好好的研究研究这东西了。”

    杨涛好奇的拿起了灵符,仔细的看了看。这上面的纹络不算很复杂,最起码杨涛感觉,自己应该还是能够刻画出来的。

    “可是,这到底需要什么东西来承载呢?”

    杨涛顿时皱眉了起来,灵符,可不是直接就是拿着一张黄纸,弄点朱砂就能够弄成的。

    每个灵符,都需要特殊的东西来承载,比如聚火符。比如梦靥灵符,每一种所需要的东西,其实都是不同的。

    不同的东西画出来的符箓,完全是天差地别。

    打个比方,比如你是想要做一把钥匙。如果你用铁来制作的话,就能够打开铁箱子;可是如果你用银子来制作的话,就能够打开银箱子。

    但是你无论如何,都不能够用铁钥匙来打开银箱子。因为他们的本质不同,而灵符,上面的东西和材料,才是真正能够挥出灵符威力的关键东西。

    “看样子,应该是攻击性的灵符。可是……”

    可是杨涛真心不能够就这样的判断出里面需要的东西来啊,但是这好东西在手上,如果不能够直接摸透的话,那完全就是浪费啊。

    这样的事情,杨涛想想都觉得心疼。自己明明有这方面的本事,但是此刻却不能够施展出来,这太憋屈了点啊。

    “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杨涛拿着手中的灵符,不断的看着,摸着,特意的靠近闻了闻。不过依旧没有找到任何的办法……

    “难道就这样的看着么?”

    “哎如果这样,那岂不是太浪费了。再说了,自己都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效果,也不敢用啊!”

    “不甘心啊……”

    杨涛放下了手中的灵符,双手死死的抱着脑袋,他就是想弄个好方法,看看能不能捣鼓出来,但是……

    就在这个时候,杨涛的脑海中顿时出现了一个亮光。一个信息顿时就冒了出来,这让原本还抓着脑袋的杨涛,顿时就精神了起来。

    “是啊是啊,玉牌!没错!”

    玉牌能够刻画阵法,那也能够刻画灵符啊?!没错啊,这点自己知道的,只不过是威力不同罢了。

    但是威力不同,并不一定代表没用啊。搞不好还有其他的效果呢?!

    自己为什么不直接在玉牌上刻画呢?!

    想到就坐,杨涛立马拿出了一块玉牌来。

    “梦靥灵符?这个不行,自己可没有地方去验证。”杨涛仔细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刻画聚火符!

    一个小时过去了。

    啪!

    杨涛手中的玉牌碎掉了!

    “再来!”

    杨涛直接动手,这次无比的小心。玉牌上面的刻画,可和符纸上不同,力道方面需要讲究。

    不过杨涛那执着的性格依旧没有改变,第二块的时候,还真让杨涛给成功了。此刻杨涛手中的玉牌,在最后一笔落下的时候,顿时出了一阵微弱的红光,

    原本是白色的玉牌,此刻却是如同带着一丝丝的红色了。

    “千万要可以啊。”

    杨涛内心嘀咕着,也没有其他的念头,直接引动。

    喷!

    一团小火球,顿时从玉牌上面出现了。

    “成了!”

    杨涛大喜,毕竟知道和做出来,那完全是两码事啊。

    “去!”

    杨涛直接控制这那小火球,直接朝着一边轰击过去。

    碰!

    一声很是清脆的响声过后,小火球直接爆裂了开来。不过被撞击的地方,却是没有什么其他的痕迹。

    果然,这灵符还是要相对应的东西才能够挥威力。不过这依旧不能够影响到杨涛美好的心情,只要是能够成功,那就有戏。

    顿时,杨涛再次拿起了一块玉牌,直接按照手中灵符的样子,开始刻画了起来。

    十分钟后……

    啪。玉牌碎掉了,因为杨涛刚刚那一笔轻了点。

    再来。

    又过了二十分钟……

    啪,碎了。

    这次是因为有一笔重了。

    再来。

    又是一个小时……

    啪。

    再来……

    “该死的,该死的!”

    杨涛拿着手中最后一块玉牌,双目通红。周围已经有很多碎掉的玉块了,这让杨涛的心在滴血啊。

    浪费啊,真是太浪费了。

    这可都是钱,不!这可都是自己的机会啊,如果自己不失败这么多次,这到底是要让自己多出多少块灵符来啊。

    “不行,老子就不信了!”

    杨涛的喉咙中,出了一声不敢的怒吼,拿起了手中最厚的玉牌,开始小心的刻画了起来。

    刚刚,他可是在自己的内心推演了无数次了,这次,一定要成功……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