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可是几个亿呢,你以为是几百块啊,说捡到就捡到了?三岁小孩都不会相信这话吧。八一中文网W★w√W★.く8√1 z★W√.CoM

    但是听着杨涛后面那句,李文婷知道杨涛不想说,但是既然人家都说了没有做坏事,那李文婷也很是懂事的没有继续深究。

    “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啊?嘻嘻,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啊?”

    李文婷嘴角带着一丝丝得意的笑容,美滋滋的开口道。此刻她趴在床上,双脚直接弯曲翘起,雪白的小腿在空中不断的滑动,很是迷人。

    “额,不是!”

    “不是?!”

    李文婷一听,小嘴顿时就撅起来了,一副本宝宝很不开心的神色。

    “哼,怎么还不安慰我?坏人,难道刚刚自己的语气还不够明显么?”

    李文婷在说出了那两个字后,顿时就没有开口了。一副等着杨涛过来安慰自己的节奏,但是等了半天,却依旧没有等到杨涛的话语。

    “哼!笨死算了!”

    李文婷心中顿时有点小不爽,两个雪白的小腿,用力地在空中踹了几下,以示泄。

    “那你说,你找我什么事情呀。”

    李文婷咬了咬牙,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保持着平和的语气。

    “其实,我是想告诉你一下,我要闭关研究点东西。搞不好又会忘记手机的事情了,所以你不要担心,也不用给我打电话了。我出来后,会给你打电话的。”

    杨涛直接开口,一股脑的把事情说完了。他可不想自己一开始,就看到那个恐怖的未接电话的数字,想想就感觉有点头疼。

    “哦,这样啊,我知道啦。”

    听到杨涛的这话,李文婷的心中瞬间就好转了起来。

    “哼,这说明这坏人心中应该还是有自己的吧。”

    李文婷美滋滋的想着,原本放下去的双脚,再次微微翘起来,在空中晃动着,风景无限迷人。

    “嗯,知道就好了,我还有事,就先不说了。”

    杨涛说完后,直接挂了电话。自己还要刻录阵法呢,还要研究灵符呢,好多事情,可没有时间浪费在打电话上面。

    “嘟嘟嘟”

    听着手机中的忙音,李文婷显示微微一愣,然后瞬间脸色就不好看了起来。

    “这个坏人,竟然敢挂我电话!”

    李文婷直接唰的一下翻身,猛然的起身,一手插着小蛮腰,一手握着手机摆在面前,美目死死的看着自己的手机的,不断的磨着小虎牙。

    “混蛋,人家都还没有说拜拜呢,就这样的挂了我的电话!”

    李文婷心中很是不爽,恨不得立马就打过去,好好和这个坏人说说礼貌问题。但是很快,李文婷就现,陈霞和袁娜都在古怪的看着自己。

    “嗯!那个坏人说,他又要消失一段时间。”

    李文婷瞬间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这是她故意做给袁娜看的。还暗中摆出了一副小小的得意的模样来,仿佛是在挑衅着什么。

    “所以咯,我们还是加快度,快点把这些东西给弄出来。好让那坏人下次联系到我们的时候,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那小小的得意,很快就被李文婷自己给忽略了。因为她感觉,这样似乎很是无趣,顿时再次摆正了自己的心态,直接投入到了讨论中。

    “这个到底要稀释多少倍啊?十倍的话,效果还是很不错哟,大概一个月时间,就能够直接去掉所有的疤痕!”

    三个美女,此刻在谈论那些药粉,到底该如何去稀释。到底应该如何去操作,怎么给不同药效定价了起来……

    杨涛挂完电话后,特意叮嘱了一下,如果吴俊送东西过来,就放在地下室的门口好了,到时候自己要的时候,自然会出来拿的。

    交代完之后,杨涛就直接跑到了地下室中。

    虽然说没有装修,但是水电都给补上了。四面的墙壁,还是粉刷了一遍,这让杨涛感觉顿时不一样了。

    当然,地面杨涛特意吩咐过,不用动。这点石胖子可是记住了,没有动地面。

    “总算是可以好好的刻画了。”

    杨涛拿出了一块玉牌,脑海中顿时浮现出来了迷惑阵法的阵基符箓来,他还是决定,先把这阵法给弄出来。

    这样的话,他才能够没有后顾之忧,以后的事情,就会方便很多。至于灵田,此刻已经有了一块了,这东西急不来。

    杨涛的脑海中,在不断的分析符箓的纹路,手也在地面上下意识的画了起来。此刻的杨涛,完全进入了一种很是认真的状态,他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在不断的努力几下阵法的符箓。

    “一定要减少失败率!”

    这是杨涛内心的信条,不管是炼丹,还是制作灵符,杨涛都已经把这个信条深深的刻入了自己的脑海中,灵魂深处。

    因为他知道,这东西来的太不容易了。如果自己不能够提高成功率,那完完全全就是在浪费啊。

    “开始吧!”

    过了三个时辰,杨涛认为自己已经完全记住了符箓,同时也在地上用手画了好几次了,结果还算满意,没有错误。

    顿时直接拿出了一块玉牌来,引动了真气到了指尖,慢慢的在上面刻画了起来。

    啪!

    果然,依旧还是没有能够躲过这点,玉牌直接碎掉了。但是杨涛没有恼怒,而是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刚刚真气控制很对,不过却没有现,那玉上那一点的硬度有着细微的不同。嗯,以后一定要注意。”

    杨涛的脑海中,在不断的反思刚刚的过错,然后不断的推演起来。这样的事情,并不是第一次。

    刻画灵田玉牌的时候,他就遇到过。但是两个玉牌所需要的纹络是不同的,而拐角的力度,也不同,所以必须要从新开始估算!

    杨涛这一思考,顿时就过去了四个小时。

    接着,杨涛再次动手,慢慢的继续刻画了起来。

    啪!

    依旧是失败了。而且是要到最后完成的时候,那一笔,似乎对于真气的引动大小有着不同的要求。

    杨涛没有丝毫的烦躁,再次闭目,不断的思考和回想。同时总结前面的部分,争取把所有的问题,都考虑到位。

    “没错,一定是这样,这次肯定能够成功!”

    杨涛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又是六个小时过去了。此刻他的双目中,已经开始泛红了,但是眼神中,却是透露着一股执着和疯狂。

    而杨涛不知道的是,在地球的另外一边,西方。一群人正在准备着大量的论证和论文,打算找个时间,集体表。

    而这群人隐约都以一个人为,那人不是其他人,而是安哥拉!这是他预谋已久的事情,此刻已经进入了准备的尾声,很快就能够直接启动……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