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可是人家为自己准备的毒酒啊,自己没有喝,到是让你给直接喝掉了。★八一中文★网W√w W.81zW.CoM哎传说中的三十秒钟,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真有那么有效果。

    杨涛一边整理着自己的伤口,一边时不时抬头很是好奇的看着眼前的杀手。那眼神中,还带着几分同情。

    这让杀手有点蒙圈,但是这样的感觉,让他很是不爽。几乎抓狂,可是他却是不敢有过多的动作,因为他需要防备杨涛,不知道此刻的杨涛,到底内心有着什么打算。

    “1o,11……”

    杨涛的内心,在默默的数着数字。

    “22,23……”

    等到最后,杨涛嘴里直接开始嘀咕了起来。仿佛很是好奇,想要验证这毒药的实效一般。

    “哼,故弄玄虚!”

    杀手自然也听到了杨涛的数数,这简短明了的数字,不知道为啥,仿佛一阵阵的魔音。让杀手内心突然升起了一股本不应该存在的焦躁,这感觉,让杀手几乎抓狂。

    “26……”

    杨涛没有停止,依旧在不断的数着,同时还抬头看了一下杀手。然后嘴角带着一丝会心的微笑,继续捣鼓着自己的伤口。

    好歹,等会还要进去一下的。所以咯,自己这形象还是要稍微打扮打扮,遮掩遮掩。

    不过杨涛高兴的是,这毒药果然很不错。最起码,此刻杀手的双目中,已经出现了一丝红芒,而且还在不断的扩散。

    “该死!”

    杀手的内心更加的不平静了,他感觉,自己不能够管那么多。要再次果断的出击,直接动一次攻击。不管成功与否,他都要退走。

    “嗯?为什么是红色?!”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杀手的脚步已经开始蓄力,打算直接冲击过去。可是却突然现,自己的眼前突然开始慢慢的变红了起来。

    周围,竟然是一片血红的世界。

    杀手内心一颤,一开始还认为这是杨涛搞的鬼。猛然的眨动了眼睛,希望能够缓解这情况。但是事与愿违,杀手眼前的红色,更加的浓厚了起来。

    “杀!”

    杀手内心头一次出现了慌乱,他打算不管其他,直接动手。可是紧接着,伴随着他的嘶吼,脚步想要力的时候,顿时感觉,自己原本的力气,此刻突然像是抽空了一般。

    “29,3o……咦?果然还是有点靠谱的。”

    杨涛再次抬头,刚好看到了杀手那啷当的模样,顿时心中大定。直接潇洒的转身,朝着就会场地而去。

    “你……”

    杀手双目一片血红,如同被蒙上了一层血脂。眼珠子仿佛充水了一般,直接不断的爆裂突出。

    杀手伸出了手。手中正式那三棱刺,遥遥的对着杨涛。他想要直接刺杀杨涛,可是他的视线已经模糊,眼前完全被血红笼罩。

    他想要抬起脚步,但是这样一个平时最为简单的动作,此刻都不能够做到。他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脚上面仿佛挂着千吨重的物体,根本就不能够挪移开一步。

    “为……什……么……”

    杀手很是艰难的开口,他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如何着了对方的道的。这太过匪夷所思了,刚刚对方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其他动作啊。

    “额……”

    杨涛突然停下了脚步,背对着杀手的脸上,出现了一阵阵很是无奈的神色。最后,杨涛依旧淡淡的开口:“其实,有些癖好真心不好。比如……我突出来的,是毒药……”

    噗嗤

    听到杨涛的这话后,杀手两个眼珠子再次往外突出了几分。如果从侧面看出,杀手的眼球已经直接出了脸面一般的部分了,随即,杀手的嘴里直接喷出了大口的鲜血。

    轰隆一声。

    杀手直接倒地,死不瞑目。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杨涛竟然会这样的卑鄙,自己竟然先吞下了毒药,在这里等着自己。

    刚刚杀手吐血,完完全全是想到了这点,当然,如果要是让他知道,其实这毒药,是他的雇主刘潇河直接是手段让杨涛喝下去的话,不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景呢。

    “哎”

    杨涛听到了后面倒地的声音后,直接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慢慢的走入了酒会现场,他的到来,顿时让三女直接扑了上去。

    “天啦,坏人,你这是怎么呢?!”

    虽然有着一些遮掩,但是手上的伤痕,还是很快就被李文婷看到了。李文婷此刻浑身都在颤抖,小脸白。

    “呵呵,没事。”

    杨涛直接上前,来到了一边满脸惊异的刘潇河的面前。此刻的刘潇河,完完全全的惊呆了,自己请来的可是准s级别的杀手啊,为什么这个杨涛还会好好的站在了这里。

    不!虽然能够看到他身上的伤痕,但是人家还能够走来,这已经能够说明很多问题了!

    “这怎么可能?你是怎么做到的?”

    一边的李文良显然也是事先知道了什么,顿时惊呼了出来。这样的结果,他也不能够接受。

    “你真的想知道么?或者说,你会不会完成你的赌注呢?”

    杨涛嘴角带着一丝微笑,而三女此刻都在他的身边不断的环绕着,生怕杨涛有什么闪失。

    “我……”

    李文良咬牙,直接看了看周围。刚刚他可是无比嚣张的当着所有人的面,答应了打赌的,此刻如果让他反悔的话,他还真是有点抹不开面子。

    “呵呵……杨涛,文良毕竟还是个……”

    “文良,作为李家的人,难道你输不起么?”

    知道刘潇河想要说什么,李文婷自然是不会再给对方这个机会。直接主动开口,语气中带着冰冷和不屑。

    “谁说我说不起!”

    这仿佛是刺中了李文良最为敏感的地方,他猛然的抬起头,直直的看着杨涛。一字一句的开口:“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但是你要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赢的?”

    这是一种执着,他内心根本就不敢相信,杨涛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额……其实,就是因为他太用力,直接打了我肚子一拳。然后我肚子里面的东西就吐出来了,那里面,刚好就有你给我喝的毒酒。”

    杨涛在一边很是轻松的开口,但是周围的人却是都满脸的诧异,有人似乎想到了什么,露出了满脸的古怪。

    “然后咯,这人有个很是特殊的癖好。就是喜欢舔嘴边的东西,刚好你知道的,我吐出来的东西,自然是有点溅到了他的嘴边,所以他就直接吞了点毒酒,就这样挂掉了咯。”

    所到最后,杨涛自己都很是无奈的摆了摆手,表示很是无辜。这样的特殊癖好,还真是千万不要有的好啊……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