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方对于时间的把握,很是到位。八★一中文网W√w√W .81zW.CoM这一切的动作,很是连贯。之间根本就没有丝毫的错乱的感觉,仿佛浑然天成。

    杨涛此刻内心在不断的思考,这次到底是两个人,还是一个人。如果是一个人的话,那他就能够努力调整自己的身体。但是如果是两个人的话,对方那大炮的威胁,可是不小。

    “哼!”

    但是时间上面,根本就不准许杨涛多想。此刻那人影飞快的袭来,三棱刺带着嗜血的寒芒,下一个瞬间,就要直接扎入杨涛的心脏。

    “拼了!”

    杨涛此刻不能够妄动,任何的一个细小的失误,都能够直接引起意想不到的后果。所以杨涛做出了决断,直接挥动了自己的右手,挡在了自己的心脏位置。同时,整个人身体微微摆动,让那三棱刺的尖端,从自己最为要命的心脏部位挪移开来。

    “有点能力。”

    很是不标准的华夏语,直接从对方的声音中传来。但是那人手中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停留。依旧狠毒,果断,直接刺入了杨涛的胳膊中。

    并且,一股巨大的力道,再次随着那三棱刺传来。三棱刺度刺穿了杨涛的胳膊,同时直接上前,想要借着这力道,刺入杨涛的胸膛中。

    同时,在杨涛身体的下方,一阵破空的风声,直接响彻了起来。对方显然在格斗方面,意识很是强大。同时已经出脚,膝盖直接上提,朝着杨涛的腹部杀来。

    这个部位,很有考究。出了胃部之外,还有几个致命的内脏!肝胆,这几个内脏如果破裂的话,能够直接影响到杨涛的战斗力。

    “一个人?!”

    杨涛感受到了巨大的危险,但是内心并没有慌乱。此刻,他已经能够完全判断出来。对方就只有一个人,要不然,自己此刻这样的位置,完全能够让左边的大炮再次动攻击。

    不过此刻,却是没有动出来。很显然,杨涛断定了,对方只有一个人。

    “哼!对付你,还用第二个人么?华夏的侦察兵罢了。”

    依旧是有点别扭的华夏语,再次出现在了杨涛的耳中。带着嘲讽和嗤笑,仿佛已经看到了杨涛死在了他自己的手下。

    “是么?!”

    杨涛冷笑,他的身体再次慢慢的摆动。这是此刻能够做到的最大变化了,因为对方的度很快。虽然他们在不断的说话,但是手中的动作,却是没有丝毫的放松。

    对方经验很是老辣,出手就算计出了杨涛所有的退路一般。果断,狠辣,直接诶出击,给出这个情况下,能够判断到的,能够让杨涛损失最大战斗力的攻击路线。

    三棱刺迅的前刺入,但是对方显然没有料到杨涛体内的真气。在真气的加持下,杨涛此刻的力量,猛然的飙升。

    虽然一瞬间不能够直接阻拦三棱刺的进一步刺入,却是能够直接改变三棱刺刺入的方向。并且,杨涛的整个身体,也在尽着最大的努力,直接摆动。

    哗啦!

    三棱刺直接划过来杨涛的身体,不够却没有直接刺入。而是在杨涛的胸前留下了一道三毫米深的口子!

    碰!

    同时,杀手的膝盖已经直接上提,力量很是强大。直接冲撞着杨涛的腹部,给了杨涛狠狠的一击。

    杨涛只感觉,自己肚子开始翻江倒海了起来。内脏在不断的晃动,隐隐有种要裂开的趋势。

    “该死!”

    但是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开始的时候,喝下去的毒酒,原本是被杨涛用真气包裹着,直接隔绝起来的。

    但是此刻这一脚,让杨涛体内的真气开始不稳定起来,几乎有要涣散开来的趋势。紧急之下,杨涛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够控制着自己的真气,包裹着这一团毒酒。

    并且,在其他的真气不断的刺激一些特定的穴位下,胃部翻滚,食道开始收缩,直接把这一团毒酒,猛然的碰了出来。

    “噗嗤”

    唰

    同时,那杀手接着这一脚的力量,直接抽出了贯穿着杨涛右手胳膊的三棱刺,猛然的后退。

    杀手讲究的是,一击必中,如果不重,则是直接后退,再次寻找机会。绝对不是缠斗!

    在这过程中,杨涛的酒水在那真气的作用下,却是直接朝着前面喷洒出去。喷射出去的距离,还真是有点远。最起码,那杀手的脸上和身上,却是溅到了一些。

    “仅仅是吐出了一些酒水么?还真是华夏的军人,这身体素质还真是不错。”

    杀手冷笑,和杨涛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他在寻找合适的机会,准备再次出手。同时也在判断杨涛此刻的状态,暗中估摸着杨涛的战力。

    “惊讶么?一击不中,没有缠斗,这是你的优点。但是没有立马离去,却是你致命的愚蠢。”

    杨涛冷笑,同时手中不断的动手,快的在自己的身上几处大穴点下去,让自己的时伤口,不在流血。

    “哼,你们华夏人,都是这样的嘴硬么?或者说,你认为你们所谓的警察会很快到来?”

    杀手很是自负,语气中充满了嘲讽。而且,还做出了一个让杨涛目瞪口呆的动作。

    “我看看,你到底是身体素质真这样的强悍,还是已经快不行了呢?”

    在杨涛傻眼的目光中,杀手直接伸出了自己的舌头,对着自己嘴角边上,刚刚杨涛喷出来的酒水,舔了进去。

    这是他的一个癖好,不管是鲜血还是其他的,只要是那个被杀之人的东西,他都喜欢平常,这样似乎能够让他疯狂,让他感到无比的激动。

    “不错,这酒水中,竟然没有内脏的味道。”

    杀手很是认真的开口,对于这个结果,他自己也微微一愣。他没有想到,杨涛的身体这样的强悍,刚刚自己的那一脚,可是有着自己十层的力道。如果换了一个其他的人,恐怕内脏早就裂开了吧。

    “是么?你难道就没有尝到其他的味道么?”

    杨涛突然整个人放松了下来,这神态让杀手顿时一惊,还以为杨涛这是要有所行动了。

    但是却现,杨涛竟然无比认真的整理起自己的伤口来。甚至看都没有看自己这边一眼!

    “哎有些人还真是找死啊。”

    杨涛一边整理着自己的伤口,一边很是无奈,带着几分感叹的开口。刚刚那酒水,可是人家给自己准备的剧毒啊……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