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没错,我刚刚是这样说的。八一中文网WくwくWく.√8 1 zW.CoM不过你不要忘记了,刚刚我们打赌的赌注哟。”杨涛轻笑,好心好意的开口提醒道。

    “那是自然,本少爷绝对不会输不起。哦不,本少爷根本就不会输!哈哈哈……”

    李文良的笑声更加的放肆了起来,很是畅快,仿佛刚刚自己做了一件很痛快的事情一般。

    “你个土鳖,你认为本少爷是那样容易就被激怒的么?”

    李文良刚刚扬起了自己的下巴,直接俯视着杨涛。露出了满脸的不屑和鄙夷,仿佛一个巨像在看着一只蝼蚁。

    “难道不是么?!”

    杨涛摸了摸鼻子,然后有点抱歉的看了看一边的李文婷,声音很是诚恳的传了出来。

    “哼!你就趁口舌之利吧。”

    李文良双手死死的握着拳头,恨不得此刻直接冲上去对着杨涛来几下。不过他很清楚的知道,杨涛是侦察兵出声。同事也得到了消息,肖世河的两个保镖都没有奈何杨涛。

    所以他压制住了自己,不要上前去自找苦吃。

    “你难道真的认为我就是被你激怒的么?哼,告诉你吧,刚刚只不过是故意顺着你的意思,让你得意罢了。”

    李文良再次自得了起来,双目中充满得意是神色。

    “既然比试的方法我来定,那我也不为难你。我提出三个比试,你自己选择一个就好了。”

    李文良拿出了一副很君子的架子,仿佛自己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但是周围所有人都知道,这三个内容,搞不好每一个都是不能够完成的。

    “文良,你不要太过分。”

    李文婷心中诺有所感,直接冷冰冰的开口。

    “姐姐,我这也是为了你好。我劝你还是不要多说什么,还有,如果你从中捣乱的话。那我可不会管什么打赌了,直接告诉所有人你和杨涛的事情,哼!这样的话,后果你应该知道的。”

    李文良语气中充满了威胁,这是李文婷的死穴,这点他早就摸清楚了。

    “够了,即便你不说,难道就没有其他人说了么?哼,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主动去和家里说明的。”

    李文婷此刻也算是想明白了,即便是李文良不说,那还有刘潇河呢。家里人知道,恐怕是迟早的事情。

    既然这样,还不如自己主动坦白,同时还要去找曹老帮忙。看看能不能够出现点转机,但是李文婷内心清楚,这事情,恐怕悬。

    “额……”

    李文良微微一愣,他没又想到这么快李文婷就想通了其中的关键。而且还直接把握了这事情的主动权,不过现在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对着杨涛开口:“你到底赌不赌?!”

    “当然是赌的,我可不是某些人。”

    杨涛依旧保持着微笑,刚刚他的内心已经直接不断的盘算过来。即便是对方真的打算挖好了坑,让自己跳。但是好像自己已经没有其他的路可走了,好像自己还没有到来之前,这里的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一般。

    “刘潇河,你还真是好计算啊。”

    杨涛内心暗叹,不过杨涛很是纳闷。自己似乎和刘潇河没有什么过节吧,唯一能够产生过节的,恐怕还是李文婷。

    “哎看样子,还真是红颜祸水啊。可是老子就是想要炼丹种药,然后好好的追求那什么长生,顺便只好小妹的眼睛,完成师傅的愿望罢了。其他的事情,自己都是出于善良而去做的,难道这也有错么?”

    杨涛内心暗叹,对于李文婷。说没有什么好感,那也是骗人的。但是杨涛并没有刻意的去维护这段好感,他看的很是淡然。因为他的追求重点,根本就不在这个方面。

    当然,现在杨涛是不会说出这些的。这样别人还以为自己怂了呢,作为一个男人,不就是打赌么?杨涛会害怕么?!

    “哼,你放心。”

    杨涛此刻的笑容,让李文良更加的不爽。

    “第一,听说你医术很厉害。那很简单,如果你能够接好一个已经被砍断手筋的人,那就算你赢。”

    “文良,你太过分了。”

    这话一开口,一边的李文婷就直接呵斥了起来。这算是什么打赌,这可能么?虽然杨涛医术很是厉害,但是刚刚自己堂弟说出来的话,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姐姐,我这可没有丝毫的违背刚刚的话哟。”

    李文良很是得意,继续开口:

    “第二,我听说你以前是一个很厉害的侦察兵。我请来了一个高手,如果你能够和他过招而且赢了的话,那也算你赢。”

    李文婷没有再次开口。了,而是在自己的脑海中,不断的回想着,自己的这个堂弟,到底要做什么。

    “第三嘛,这个比较简单……”

    李文良说着,自己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玻璃管,把里面的东西倒入了一杯酒中。然后微微的摇晃着,直接摆到了杨涛的面前。

    “只要你喝下这杯酒,三十秒钟内不死,也算你赢!不过你放心,解药就在这里,只要你扛过了三十秒,我就会给你解药的。”

    李文良的另外一直手中,拿着一个红色的小瓶子

    坑!巨大的坑!

    这三个中,任何一个都有着一个巨大的坑在等着杨涛!最眼前的这杯酒,看似是最为简单。但是却也是最为危险!

    天知道那酒里面到底是什么,天知道这到底是不是真的解药?!

    至于第二个,那个人到底是什么人?如果是个杀手呢。这不是不可能,这一切,如果都是刘潇河布置的话。那么,一切都可能。

    此刻,杨涛忽然想到了上次来帝都遇到了那个杀手。现在回想起来,搞不好也是刘潇河的手笔吧。

    至于第一个,在所有人看来,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他们完全可以控制时间,期间也能够出现其他的问题。万一被杨涛施救的那人,突然暴毙了呢?

    要知道,如果一个人真的有心要算计杨涛的话。这些都是可能生的!

    “杨涛!”

    李文婷咬了咬牙,她刚刚也是想了很多,这三个中间任何一个,都不能够答应……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