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德?!”

    杨涛有点不敢相信,脸上带着一丝古怪的神色,再次朝着李文婷望去。八一中文网Wくw W√. 8 1√zW.CoM

    “嗯。”

    李文婷的双目中闪过了一丝无奈,不过却是微微点头,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假冒?!”

    杨涛再次开口,这次他可是完完全全是因为这名字而开口的。这名字……好吧,名字乃是父母所取,不能够随意去揣摩……但是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名字可以用了么?

    杨涛脸上那古怪的神色,再次浓厚了几分。带着三分的同情,直接看向了此刻依旧趾高气扬的贾茂。哎,被人叫着一个这样的名字,应该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吧。

    “没错,怎么滴?知道我大表哥的权威了吧!”

    但是贾茂却是认为,杨涛这完完全全是被自己大表哥贾德的名气给吓到了。内心的自信和骄傲,更加的多了几分。

    “我可是告诉你,我大表哥也在疗养所中,此刻已经说不定直接吵着这边赶来了。”

    碰!

    贾茂的话语刚刚落音,房门顿时就被人直接大力冲击了开来。直接四个实枪核弹的警卫,迅猛的冲了进来。

    “曹部长,这是怎么呢?!”

    四人进来一看,显示盯着仪器扫了一眼。没有现什么其他的异常,然后看到曹兰也在,顿时就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你们四个,去把曹部长手中的瓷瓶拿过来。”

    贾茂直接开口,用着命令的语气,直接指挥了起来。

    “什么?!”四个警卫再次一愣,显然是对于眼前的情况,有点没有反应过来。贾茂医生竟然让自己去拿曹部长手中的瓷瓶,这是什么个情况。

    “事情是这样的……”

    被这警卫疑问,贾茂顿时打了个激灵。刚刚自己还真是得意忘形了点,这里是什么地方?不管如何,也不能够实用那样的语气啊。

    “曹部长的手中的药丸,打算直接给曹老服用。但是这是不符合规矩的,必须要直接检验才行。”

    贾茂说出了他坚持的观点,这话一说完,几个警卫顿时朝着曹兰望去。目光中带着询问道神色!

    他们知道曹兰的身份,同时更加明白自己的自责。他们不会因为某个人的身份特殊,而直接的开除特例。

    他们所要保证的是,这个疗养院的安全!

    “哼,难道我做保证还不行么?”

    曹兰还没有开口,李文婷顿时就气冲冲的开口了起来。她狠狠的瞪了贾茂一眼,内心还古怪的想着:每次都是这样,一开始那次是贾德,这次又是这个贾茂。看样子,本姑娘是不是和你们这一家人相冲啊!

    “李小姐,这话您可不能够这样的说了。要知道,那药丸我可从来都没有见过。也不知道他的药效,如果是其他的市面上公认的倒是好点。但是这东西的未知性太大了。安全系数也不高……”

    说道这里的时候,贾茂直接微微低头,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眼中闪过了一丝阴笑:“说句不好听的,万一这是故意有人要使坏呢?然后利用了一些人,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所以我们为了曹老的安慰,必须检查分析一下。”

    贾茂这话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这帽子却是实实在在的扣在了杨涛的身上,同时还直接影射了李文婷。

    这让李文婷顿时心情极度的不好了起来,冷笑着盯着贾茂开口道:

    “还曹老,你知道他是谁么?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不知道他是谁,也根本就不用知道他是谁。”

    贾茂摆出了一副公事公办,一心按照规矩来的嘴脸:

    “我只知道我的自责是保证安全,我有权利和义务去执行这事情。曹部长,你也应该知道,这是规矩。同时这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可是你们这样拒绝,恐怕上报上去的话……”

    贾茂这话说的很是冠冕堂皇,而且直接动不动就是拿着规矩来压制。这让曹兰都很是无奈,直接对着杨涛任去了一个询问的眼神。

    “这里面只有十颗,用掉一颗就少一颗。”

    杨涛淡淡的开口,没有多说其他。当然,他这说的也是实话。这万一目前好像只有自己炼制出来的那写,用完一颗自然就少一颗了。除非自己在炼制!

    “哼!这话就有点危言耸听了吧,几位警卫,我严重怀疑这个人的身份,还请你们先控制住这个人,等待进一步详细的调查。”

    贾茂听到刚刚杨涛的话后,顿时眼前一亮,立马就抓住了这一点。

    “够了,贾茂,你还真以为你是个东西了么?他是我带来的人,难道你还要连同我也一起控制么?”

    李文婷小脸通红,此刻完完全全是被气的。按照她的脾气,此刻就要直接拿着那培元丹泡水,然后喂给曹老喝。

    但是她知道,这次不行,因为这里有警卫。他们一定会直接阻拦,这个地方比较特殊。安全因素是摆在第一位的!

    “李小姐,刚刚贾茂医生说道的确有些道理,希望你不要激动。”

    警卫这个时候也开口了,他们在履行自己的职责。不过却是没有控制杨涛,他们可不会真的就因为贾茂的一句话,就真的去针对杨涛。

    不过却是慢慢的来到了曹兰的身前,伸出了一只手。

    “曹部长。”

    那意思很明显了,要拿走按照规矩来。

    “不行!”

    刚刚听了杨涛的话后,曹兰一时间没有办法判断出杨涛到底是故意这样说,还是说的实话。但是她不能够冒这个险,同时她内心已经有了主见。

    刚刚打开瓶盖的时候,那清香仿佛能够让自己更加的精神,这绝对是好东西。

    “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按响了紧急铃?”

    就在这个时候,随着一个有点恼怒的声音的响起,一阵脚步声很是急促的由远而近。

    “啊!大表哥,你来了。”

    听到这个声音,贾茂顿时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刚刚自己可是做了最为正确的事情,他恨不得立马一股脑的告诉大表哥,好得到对方的肯定。

    而一边的杨涛,脸上的古怪却是更加的浓厚了。

    “大表哥啊,刚刚这里有人直接拿着药丸就要给曹老服用,而且还怂恿曹部长不让我们按正常程序检查。”

    看着那个走进来的人影,贾茂顿时机关枪一般的开口添油加醋的讲述了起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