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

    肖世河的身前,两个保镖低着头。他们内心也是无比的懊恼,但是却又生出了一阵阵的无力感来。

    杨涛的手段,虽然说很简单。但是杨涛出手的度,他们两人直接回想了之后。认为即便是自己有准备,也没有丝毫的把握一定能够躲过去。

    “你们说,那个杨涛到底有多强。”

    肖世河背着身体,淡淡的看着远方,仿佛在自言自语。

    “不知道……”

    虽然很是不愿意承认,但是保镖不得不开口说出了他们心中的答案。他们真心不知道,因为他们感觉,自己在杨涛的面前,似乎很难找到出手的机会。

    一个侦察兵王,而且还有这样的医术。竟然能够挥出这也的威力,这一点,他们事先没有人能够察觉。

    “刚刚我已经收到了消息,一个月后,李文婷的毕业晚会,他会来。所以,我还有机会!”

    肖世河淡淡的开口,双眼依然看着远方。仿佛今天的失败,他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不过我那个婶婶的身体,到底是如何好的。家族的人竟然都不知道,这点还真是可笑啊。我那个帝都四少之一的大哥,不知道消息是不是也这样的不灵通呢?”

    肖世河露出了一阵嘲讽,当然,他不是在自嘲,而且在嘲笑着其他人。同时,他没有丝毫的掩盖什么。

    他这几天生了一切,都已经如实的告诉了家族里面的人。同时还在暗中推波助澜,似乎生怕某些人不知道一般……

    “次郎少爷,我们也不能够找到您说的情况。因为您的身体和精神,完全没有丝毫的问题。”

    在东都,山木集团总部。一群白大褂的医生直接对着山木次郎汇报了之后,直接躬身,走了出去。

    “巴嘎,如果是这样的话。柳生君,你怎么看?”

    在山木次郎的身边,站立着一个男子。他的身份很是特殊,或者说,是山木次郎的贴身保镖。

    他的使命,就是保护山木次郎。所以,即便是他的名字,都叫柳生次郎!柳生,是他所在道场的名字。

    他们国内最有盛名的四大剑道道场之一,柳生道场!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所谓的柳生道场,其实却是山木家族的家臣。更加不会有人知道,他们这些真正的道场弟子,还有另外的一个身份忍者!

    而柳生次郎,此刻正是刚刚通过了下忍的资格试炼。合格之后,才让其来到了山木次郎的身边,履行他的职责。

    “少爷,华夏很是神奇。但是我绝对相信您说的话,这样看来,应该是有人对你暗中做了手脚。而且根据两次的判断来看,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那个叫杨涛的人!”

    柳生次郎能够得出这个结论,却是一点都不困难。只要稍微整理好思路,然后看看到底什么人获得的利益最大,同时看看,什么人和山木次郎最有机会接触的;就能够很是轻松的得出答案了。

    “巴嘎,一定是那个支那人!”

    山木次郎双手死死的捏成了拳头,骨骼相交的声音,如同蚕豆爆开一般,在整个房间中不断的回响。

    “云山只能够是我们的,如果那个杨涛死了呢?”

    山木次郎能够想到的最为简单有效的办法,就是这个方法。

    “那自然合约就没有效果了,当然,那必须他的家人也全部都死光才行。”柳生次郎在一边冷冰冰的补充道。

    “这件事情,你好办么?”

    山木次郎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丝的急切。云山的失败,让他感觉很没有面子。这个事情,必须要尽快挽救。

    虽然他的哥哥,根本就不热衷于集团这方面的事情。可是家族中,依旧有人很是看好他的哥哥。这点对于山木次郎来说,不是什么好事情。

    “不,我想,黑龙会的人,应该比较容易办这件事情。”

    柳生次郎淡淡的开口,黑龙会的人,早就渗透到了华夏。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而且最为重要的是,他们都知道华夏的一些规则,知道如何去利用。

    “很好,你去安排一下吧。并且,让另外那边,不用管那么多,直接朝着云山那边扩撒吧。”

    山木次郎的嘴角划过了一丝残忍的笑容,仿佛下定了一个很是阴毒的决定……

    夜色,在云山也慢慢的降临。娄西阁和幽雅直接躺在了杨涛茅草房的房顶,很是享受的看着夜空。

    “你为什么要杀杨涛。”

    娄西阁压低了声音,语气中带着审问语气。

    “咯咯我可是没有这样的想法。你不是想要试试他的功夫么,我就是想要帮帮你罢了。”

    幽雅微笑,声音在这安静的夜空中,显得很是好听。

    “你放心,我一定会查出你的身份的。”

    娄西阁语气无比的坚定,傻子才会相信幽雅说的话呢。

    “碰!”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闷响,直接从杨涛新房子那边传递了过来。

    “是杨涛!”

    娄西阁和幽雅对视了一眼,直接翻身,从房顶下来。朝着新房子这边跑来,不过刚刚靠经,就被一边的肖伟给拦住了:

    “两位美女,还是不要为难我的好。”

    “可是刚刚……”

    娄西阁刚想多说什么,但是却被肖伟打断了。

    “如果涛哥真有什么事情的话,他自己会出来的。他说过了,不能够让任何人进去,这可是性命攸关的事情。”

    “我们还是等着吧。”

    幽雅也开口,不过确实没有远离。

    “出师未捷,还真是出师未捷啊。”

    杨涛内心那个疼啊,失败了,第一次就失败了。原因不是其他,就是因为自己在更换聚火符的时候,时间没有掌握好。

    从而让丹炉的温度太高了,导致丹炉里面想了一声闷响。紧接着,就直接传来了一阵阵难闻的恶臭。

    “不行,这次再来。一定要当心,一定要!”

    杨涛双眼中闪过了一道凶狠的光芒,再次仔仔细细的看起来那具体的步骤。哪怕是具体该怎么控制聚火符,也没有丝毫的忘记,放入丹炉时候,该用什么样的手法。

    杨涛都在不断的实验,一次次的,知道自己感觉,和那传承中描述的没有丝毫的差异的时候,才作罢。

    他不能够老是失败,这消耗,也太厉害了。自己可穷啊,这红果如今也只够三次炼丹的量罢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