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火符,才是炼丹基础中的关键点。八 一√中文网W w W√.★8√1√zくW .くCくoM因为目前只有这个东西,才能够直接让杨涛拥有足够炼丹的火焰。

    这可是消耗物品,所以杨涛特意让准备了足够的材料,以便能够炼制出足够的灵符来。

    “这聚火符,果然也是初级灵符,就是能够凝聚出火焰来。而且时间也不常,才半个小时。”

    杨涛默默的回忆着自己脑海总的信息,慢慢的整理出来,并且调整好自己内心的心态,让自己内心不断的归于平静。

    “在炼丹的时候,最好都要用到三张聚火符吧。这丹炉这样大,最起码也要三张,才能够直接让每个地方的受热平衡。”

    杨涛慢慢的打量起丹炉来,这一次他要考虑很多问题。而主要的目的,就是要练出聚火符。然后测试一下这丹炉到底可行不可行!

    至于红果,和其他的药材,杨涛这次可是没有拿进来。那红果在灵田中,长着很不错,当然是在要用到的时候,拿出来才是最好的。

    “开始吧。”

    杨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拆开了包装。黑火焰等刺鼻的气息,顿时就冲刺在了这三米高的地下室中。

    “还好,自己特意没有让他们把地面什么的都粉上水泥,要不然这就麻烦了。”

    杨涛直接拿着一个铲子,在地上挖出了一个长方形的池子。然后直接把黑火药到了进去,然后慢慢的加入了一点点的水银。

    这个过程是调和,需要非藏的小心。这所有的东西,不管是加入的时间,还是加入的次数和多少,都很有讲究。

    如果稍微一个不留神,那完完全全会造成悲惨的命运的。

    这整个过程,杨涛的神经都紧紧地蹦着,他要不断的观察整个池子里面,每一个角落的变化,如果那个地方冒出气泡的话,就要加入水银,这样才能够让整个池子里面平衡!

    时间在不断的流逝,这个过程,杨涛指能够被动的观察和加入东西,而不能够主动的主导。因为他此刻没有那样是实力!

    此刻的杨涛,完完全全就是属于那种在做着一个很是繁杂的实验的人。需要时时刻刻的看着那实验材料的变化,容不得半点的走神。

    “呼”

    知道八个小时候,杨涛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因为最为困难的第一步,他总算是迈出去了。

    整个池子里面,此刻却是灰色的糊状物体。如同浆糊一般,并且还在不断的流动,开始的黑火药的气息,此刻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

    “这还真是熬人,不过还好,总算是没有出问题。”

    杨涛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虽然此刻自己很是吃力,但是却不能够停下来。后面的动作,必须要跟上,要不然,这灰色的浆糊状的东西一旦凝固了,那也就失效了。

    而且此刻这东西也很不稳定,稍微出现一丝丝的错乱,就会直接爆炸,属于大大的危险物品。

    很快,杨涛直接把符纸拿来,放到了那白色的浆糊中去。

    符纸上面,杨涛实现已经画好了相对应的简单的阵法,这个倒是难不到杨涛,所有的符纸中,杨涛就失败了两次。

    这符纸里面,会不断融入那灰色的东西。也就是说,其实那灰色的东西才是载体,而符纸,仅仅是一个外在的形态罢了。

    此刻,那符纸在处于最上面,同时开始慢慢的光,在不断的吸收着白色的浆糊状东西。

    这个时候,杨涛却是开始添加其他的材料,每次添加一种,符纸就能够下沉一分。这个过程,虽然没有一开始融合水银那么困难,但是也不是那么的简单。

    杨涛必须要控制好节奏,努力做到,让符纸是均匀的下沉。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了,因为那是灰色的浆糊状的东西,如果符纸下沉的话,定然会被灰色物质遮盖住,那杨涛如何才能够观察到下沉的度呢?

    这里根本就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够动用初级天眼符!

    虽然杨涛对于这符箓,有着一定的畏惧。但是此刻,却是没有其他任何的手段了。杨涛指能够拼一把,同时暗中动用自己所有的力量,不断地朝着自己的眼睛这边过来,好滋润自己的眼睛!

    “总算是可以了。”

    杨涛的双目中,已经充满了血丝。眼角也出现了一滴血泪,但是此刻他依旧没有合上眼睛,再次确认了几次。

    他感觉到眼睛一阵阵的生疼,仿佛要撕裂了一般。脑袋里面,更是传来了一阵阵眩晕的感觉,但是此刻杨涛在笑!

    因为剩下来的,就是等待了。

    又是八个小时过去了!

    那池子里面的东西,慢慢的在消失,融入到了符纸中间。而这段时间里面,杨涛也是抓住了时间,在打坐恢复。

    “成了!”

    看着池底那些灰白色的符纸,即便是此刻眼睛依旧生疼,但是杨涛还是直接站立了起来,拿起了一张符纸。

    “没错,总算是可以了。”

    杨涛安奈住自己内心的激动,眼睛不断的眨着。因为疼!初级天眼符的力量,此刻他依旧不能够承受。

    “接下来,才是最为危险的时候。”

    符纸准备好了,而且黑石灰也准备好。接下来,就是画符了。

    此刻的符纸,就好比是火材盒上面那黑色的部分。而黑石灰,却是火材尖尖。此刻杨涛要做的画符,就是划火柴一般。

    如果力道和度控制的不好,就会……

    “砰!”

    杨涛的手中的毛笔直接被炸掉,而手中也是被符箓震的麻木了。整个胳膊和耳朵,都嗡嗡的!

    “该死的,果然是失败了。”

    杨涛咬牙,此刻即便是咬牙,他都有点感觉不到疼痛。手中用力的耍了耍,然后再次拿出一支毛笔,这次弄的黑石灰,比一开始的时候,更家的少了。

    “嘿嘿,一半了,胜利在望!”

    看到自己的符箓已经完成了一小半后,杨涛顿时心中一激动。手中微微的颤抖了一下!

    “砰!”

    果然,再次失败了。这次还好,沾上的黑石灰不多。但是也让杨涛一阵手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