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婷,你这是什么话。八一中√文网Wくw W★.√8 1★z W√. C o M★难道你认为我们给你介绍的这些人,都不能够给你幸福么?”

    李立民的脸色有点不好看了起来。

    “你耍什么横?!”

    老爷子没好气的白了李立民一眼,让李立民不敢多说。

    “丫头啊,爷爷可没有说要给你相亲什么的。爷爷一直都认为,你的幸福,应该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呀。”

    老爷子的这话一出口,在场的人都愣住了。

    “爷爷,你说的是真的?!”

    李文婷眼眶中还残留着雾气来着,但是此刻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生怕自己刚刚是出现了幻觉,立马开口确认到。

    “那是自然,爷爷什么时候骗过你啊。”

    老爷子笑呵呵的开口道。

    “可是父亲。”

    李立民刚想说什,但是却被一边的老婆拉了一下,这才止住。

    “嘻嘻,谢谢爷爷,我就知道,爷爷最好了,最开明了。”

    李文婷的脸色,顿时多云转晴,同时还很是调皮的对着一边的父亲冷哼了一声,得意的翻了一个白眼。

    “你这丫头,这几天就不要回学校了,陪陪老头子我说说话。”

    老爷子笑了笑,直接朝着书房走去。

    “知道啦,爷爷。”

    李文婷很是乖巧的回答,直接拉着文茜说话去了。

    “老爷子,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

    书房中,李立民很是不可思议的望着自己的父亲。他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父亲竟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是的。”

    老爷子露出了一丝神秘的微笑,并没有做过多的解释。

    “可是,老爷子。刘家那边传来的意思,已经很是明确了,如果……”

    李立民有点着急了,李家这些年势头很强。如果能够和刘家绑定在一起的话,对于李家来说,也是大大的好事。

    “三儿啊,有些时候,我们也不能够只看眼前的利益。孩子的幸福,也不能够就这样随意的葬送,再说了,文婷好像有她自己喜欢的人了。”

    “啊?!难怪,刚刚文婷好像有话要说,但是欲言欲止的模样,我竟然都没有注意到。”

    李立民顿时恍然,脑海中顿时就回想到了刚刚的一幕。此刻他以为,老爷子的意思是要先摆平李文婷喜欢的那人。

    “三儿,文婷的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

    可是接下来老爷子的这话,却是让李立民浑身一震,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

    “可是……”

    “没有可是,我的话,你记住了么?”

    老爷子无比威严的开口。

    “是的,记住了。”

    李立民心中依旧没有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却给出了肯定的回答,然后直接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还真是缘分啊,当年我可是欠着你们家一条命呢。”

    老爷子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而此刻在他的书桌上面,有着杨涛所有的记录。包括在部队中,包括不久前出手救曹老……

    “袁娜,你没事吧?”

    杨涛此刻和袁娜也已经吃完了,慢慢的朝着学校宿舍那边走去。

    “没事,涛哥,我们也才没喝多少呀。”

    袁娜俏脸通红,走路都有点偏偏摆摆的,头重脚轻此刻用在她身上,很是贴切。

    周围,已经没有多少行人了。这个时间点,要么就是直接去网吧开始包夜,要么就是直接去宿舍了。

    “涛哥,我有个小小的要求,你能够做到么?”

    袁娜突然停住了脚步,双手直接搭在了杨涛的脖子上面。嘴里吐出了一阵阵酒气,但是还伴随着一阵清香。

    双眼则是直直的和杨涛对视着,似乎鼓起了无比巨大的勇气。

    “你说说看。”

    杨涛微微一笑,也没有多想,权当是这丫头站不稳,想找个东西扶着,才会这样的。

    “以后叫我娜娜。文婷认可的朋友呢,都会叫她文婷,那我认可的朋友呢,就叫我娜娜。”

    袁娜似乎生怕杨涛不同意,直接抬出了李文婷来当理由。

    “哈哈看样子,我还真是不容易啊,知道现在才得到了你的认同啊。”

    杨涛微微一笑,并没有拒绝。对于他来说,这仅仅是一个称呼罢了。

    “哦?娜娜,我也叫你娜娜怎么样啊?”

    一个很是不合适的声音,直接冒了出来。

    这让杨涛和袁娜的眉头,同时一皱。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群小混混,直接出现在了杨涛和袁娜的不远处,很是吊儿郎当的朝着他们走来。

    为的那人,脖子上面纹着一条蛇,人称蛇哥。算是大学城这一片的小头头,有点实力。

    “谁让你们来的?”

    作为一个侦察兵,杨涛瞬间就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时间不对劲,地点更加的不对劲。很显然,这不是什么偶遇,而是早有预谋的。

    “没人让老子们过来,今天就是心情好,特意想要找你耍耍。”

    一个小弟立马开口,同时还摆出了一副自己很是灵活善变的姿态来。

    “白痴,滚一边去。”

    蛇哥顿时黑脸,从来都没有觉得,有时候没文化还真是可怕。你刚不是都说了,没人让你过来么?那你还用什么特意啊,嫌弃人家不知道是么?

    “朋友,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惹了不该惹的人。如果你识相的话,那我也好说话,下手轻点,弄断你一条腿就好了。如果不识相的话,那就不要怪哥几个了。”

    蛇哥也懒得和杨涛废话,艾玲说了,最少是要杨涛一条腿来着。艾玲自己可以不鸟,但是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和刘潇河刘少好上了,蛇哥就不得不重视艾玲了。

    “惹了不该惹的人?我还真是想知道,什么人是我不该惹的?”

    杨涛微微一愣,脑海中在快的分析了起来,自己应该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吧?难道是酒会上面的那几个人么?

    “哼,你们知道这里是哪里么?在燕京大学旁边也敢闹事,胆子可够大啊。”出乎意料的是,袁娜竟然没有丝毫的害怕,而是直接挺身而出,对着对方呵斥了起来。

    “我知道这点,所以才这么晚,打算战决。”

    蛇哥微微一笑,几人直接朝着杨涛围了上去。

    “哎”

    杨涛轻声叹了一口气,很是无奈的开口道:

    “我还真是不知道,让你们过来的人,和你们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