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老,你说的这都是真的么?”

    一个年近六十的女子,浑身上下带着一股子上位者的淡淡的气势,此刻正站在了曹老的病床旁边,很是好奇的对着钱老开口问道。√八一中文★网W wW.81zW.CoM

    女子不是别人,就是曹老的女儿,曹兰!同时,也是国土资源部的一把手,曹家目前明面上的掌舵人。

    本来,在这个时间点。她应该是过来签署自己父亲做手术的文件的,可是中午的时候,自己就接到了李文婷这丫头的电话,说是自己父亲的兵,已经好了!

    这……一开始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自己还以为是李文婷这丫头故意安慰自己了,也没有过多的在意。

    她的父亲是个什么情况,她自己如何不清楚。她都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了,但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李文婷竟然再三保证,同时还直接拿上了她爷爷的名义出来。

    这才让曹兰重视了起来,这不,立马感到医院一看。一股欣喜和激动顿时涌上了自己的心头,竟然是真的!

    “是真的,曹部长,这难道老头子还会忽悠你么?”

    钱老微微一笑,刚刚他可是直接说了杨涛的事情。所以对方才会这样的惊讶,对方显然都没有想到,治好他父亲的人,竟然是这样的一个年轻人。

    “兰姨,你可要帮帮杨涛。要知道,他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救好曹爷爷的。昨晚手术后,他整个人都差点虚脱了呀。你可是不知道,那脸色,直接惨白一片,我当时看着都感觉吓人呢……”

    李文婷一开始也不知道杨涛关于云山的事情,现在知道了,自然是卖力的来绑着杨涛说话。当然,虽然说的事情和云山丝毫不着调,的那是曹兰哪里听不出李文婷所要表达的意思?

    “云山的事情我知道,但是让我感到好奇的是,他的医术竟然这样的惊人。”

    曹兰再次看了看病床上面的父亲,出了一阵由衷的感慨来。

    “那兰姨,云山你看看……”

    李文婷双手抓着曹兰的一直手臂,不断的摇晃着,用着那甜死人不要命的声音直接开口哀求道。

    “这个你不用多想,云山本来就是我们国家的地方,拥有绝对是主权,而且杨涛手续都办好了。那些小鬼子再怎么用力都没有用,之所以没有直接宣布,仅仅是因为其他的原因罢了。”

    曹兰没好气的白了李文婷一眼,眼中却是闪过了一丝担忧。

    “耶,真的是这样的啊。那能不能事先告诉杨涛啊,要知道,他这次可专门为了这事情过来的,很是着急的哟。”

    李文婷一开始还没有想明白,刚刚听着钱老这样一说。立马就想到了杨涛说的有事情要办是个什么事情了,不过李文婷很好奇的是,杨涛一开始到底打算用什么方法来搞定这事情……

    “可以,我等会就让他们省的人知会他一声,这样你可以放心了吧。”

    曹兰说出这话后,对着钱老看了看。

    “那就谢谢曹部长了。”

    钱老连忙道谢,同时也知道什么事情,直接主动离开。

    “文婷,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

    等到钱老出去后,曹兰那担忧的神色就没有丝毫的掩饰了。

    “额没有这么明显吧。其实我现在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回事,这个事情,能够不现在就说么?”

    李文婷脸色微变,她知道曹兰说的是什么。自己的身份摆在那里,而杨涛呢?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差距,真的有点大。

    但是她不想就这样放弃这一丝好感,这样的感觉,她从来都没有过。她贪婪的想要一只都拥有这样的感觉,不希望现在就中断。

    “总之,有些事情你自己想清楚。当然,有些事情你自己要去努力。不要像兰姨这样……”

    曹兰说道这里,目光中带着复杂的朝着病床上面的曹老看了一眼。没有再多说什么。

    “兰姨,我知道的。你等会要回去么,带我一起吧。我好久都没有看到爷爷了……”

    “嗯,好!还好,你爷爷疼你,不过有些事情,也不是简简单单的疼你就能够解决的。”

    曹兰诺有所指的开口,而李文婷听到了这话后,也是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这东西,到底是什么鬼?难道真的要相对于的法决么,可是我么有啊。”

    房间中,杨涛直接趴在了床上,双目死死的瞪着眼前的丹炉。这玩意,完完全全就是贪吃鬼啊。

    自己刚刚那么多的真气,竟然就被这万一吞的差不多了。最让人感到无奈的是,这东西吃了自己那么多真气,竟然出了有着一丝丝的清香,还有一丝丝的微弱的亮光后,竟然什么东西都没有了……

    “该死的,我就不信,最后这一点呢。”

    杨涛无奈,他没有其他的办法,只好咬着牙,直接狠,再次双手握住了那丹炉。

    轰

    很快,杨涛的真气完全被吸收掉。整个人脑袋一疼,晕了过去。而这个时候,丹炉中突然出现了一道清流,直接反哺,输入到了杨涛的身体里面。

    “叮铃铃……”

    手机的震动和响铃声,直接把杨涛吵醒来。

    “喂?袁娜,怎么呢?”

    杨涛先是看了看时间,还不到九点啊。按道理袁应该猜到学校没有多久吧,怎么又给自己打电话来了呢?

    “涛哥你准备好了么?我们要去酒会了。”

    听着杨涛那带着迷茫的声音,袁娜语气中带着狐疑。

    “啊?!今天?!现在?!”

    杨涛立马一愣,直接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天啦,自己竟然睡了二十四小时了!这……这……

    “咦?自己的真气,怎么反而有涨进了?”

    很快,杨涛就现了自己身上的异常。原本干涸的真气,竟然再次充满,而且还好像有点增进。

    “涛哥,你在么?”

    电话里面,再次传来了袁娜的声音,带着一丝丝的焦急。

    “啊!在呢,在呢,我都眯会了。那我去哪里等你啊?!”

    杨涛只好先放下这边,先去完成答应过的事情。

    “那我就来接你,你稍微等下。”

    听到杨涛这话后,袁娜的心情才再次好转了过来。

    “这丫头。”

    杨涛挠了挠后脑勺,感受着身体的变化,然后查看了下自己的手机。现了一个李文婷的短信:

    “我要回家一趟,你自己溜达溜达吧。不过这几天不准提前离开帝都哟!”

    我自己的事情都还没有办好呢,提前离开什么呀。看着这充满了一股子命令语气的短信后,杨涛内心嘀咕了一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