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婷小姐,你刚刚说什么?!”

    贾德有点不敢确定刚才自己听到的一切,按照他的想法,不管如何,李文婷应该知道轻重的才是,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来。√八一中文√网W√w W√.★8 1zW.CoM

    “我刚刚说过了,有什么事情,我会负责。难道你们还没有听清楚么?你们,回到自己的岗位去吧。”

    李文婷让刚刚赶来的两个中南海的保镖退回了一边,语气极其的冰冷。整个人却是直接转身,呆呆的看着房间里面的杨涛的身影,大眼中充满了好奇。

    “疯了,疯了……我看你们真是太疯狂了。不行,我要去告诉专家组,这样的责任,即便是文婷小姐你,也不一定能够担得起。”

    贾德一边呵斥,一边急急忙忙的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而去。在回到办公室后,直接拿起了自己的电话,对着起钱老的号码拨了过去。

    “喂?贾医生,生了什么事情么?”

    钱老的声音带着一丝疲惫,他们整个专家组,昨晚很晚才一起回到酒店。根本就还没有休息够!

    “钱老,出事了,出大事了。”

    贾德声音无比的尖锐,这点他是故意的。如果真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生的话,那最起码他能够明哲保身。

    “什么事情,你慢慢说。”

    听着贾德的语气,钱老整个人神经就紧绷了起来。

    “是文婷小姐,她太胡闹了。竟然带来了一个什么朋友,年龄和文婷小姐一般大,竟然就直接冲进病房里面了。我挡都挡不住,你说这该怎么办才好?”

    “胡闹,怎么恩能够这样?难道你就不知道拦着他么?”

    “钱老,我哪里敢啊。你也知道,文婷小姐的身份。就算是中南海的那几个保镖,都不敢多说什么啊。”

    贾德大大的吐着苦水,当然,这也大大的实话。

    “我马上过来。”

    钱老内心无比的焦急,很是麻溜的套上了自己的衣服。然后直接挨个敲响了周围其他专家的房门:

    “赶紧的,出大事了,都赶紧去医院。”

    昨晚这些后,钱老急急忙忙的给杨涛打电话。这是他想到的,如果真出现什么意外的话,唯一能够解救的办法了。

    “怎么回事?竟然打不通。难道是刚下飞机没多久,还在睡觉么?!”

    下杨涛的手机打不通,钱老更加的焦急了起来。再次拨打了几次后,竟然还是不同。钱老无奈,只能够直接给杨涛了个短信,让他看到后立马给自己回电话。

    “杨涛啊,你可一定要把握住机会啊。昨天和吴俊那小子打电话的时候,我知道了一些事情,如果你这次能够把握好的话,那所有的一切就都能够解决了啊。”

    钱老一边急急忙忙的下楼,一边嘴里不断的悼念着。这次的曹老,身份很是不简单。最起码,此刻国土资源部的部长,就是曹老的女儿。

    仅仅是凭着救命之恩,想必杨涛要处理的云山的事情,就很简单能够解决吧……

    “竟然还有银针,想必这是钱老特意给我准备的吧。”

    杨涛一手搭在了曹老的手腕上面,眼睛却是直接环顾了四周起来。让他感到意外的是,竟然现了银针。

    “还真是有意思,竟然和那虎子的老爸,差不多的病情。呵呵……”

    杨涛仔仔细细的动用真气感受了一圈后,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来,这还真是碰巧了。

    而这笑容,在李文婷看来,却是一阵无奈的苦笑。

    李文婷很担心,不知道杨涛到底有多大的把握。毕竟,虽然让杨涛进去了,但是这位的身份太过特殊了点,丝毫都不能够马虎啊。

    “嗡”

    杨涛在李文婷的注视下,直接拔出了一根银针。轻轻的弹了几下,让那银针出了一阵阵清脆的低鸣。

    “哼,我倒是要看看,这小子到底想要干什么。”

    这个时候,贾德已经再次来到病房外面,透过玻璃,死死的盯着杨涛。反正事情自己已经汇报了。和自己也没有多大的关系了!

    “唰”

    就在这一刻,杨涛动了。

    数十根银针,先是被杨涛直接插在了一边,树立了起来。紧接着,杨涛的双手在飞快的舞动。

    仅仅是一个呼吸的时候,曹老的脑补和面部,甚至是身体的其他几个部位,都插入了银针。

    仅仅是这度,顿时就让李文婷眼前一亮,小嘴立马变成了“o”形。此刻什么委屈,什么难受,通通都被她抛到一边了。

    “这……”

    贾德感觉自己的心脏狠狠的抽动了几下,仅仅是看着杨涛的这插针的手法。他就知道,杨涛不简单。

    虽然说他不是中医,但是好歹他也是一个博士。虽然自己不会,但是看他还是能够看出一点门道来的。

    唰

    在两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杨涛直接拿起了一边的手术刀,对着曹老的脑部,直接化了过去。

    “什么?!”

    贾德双眼睁的老大,呆呆的看着里面的杨涛。

    没有准备血浆,没有划区限,甚至没有提前注射增肌性药物。颅压都没有测量,就这样的动刀了?

    贾德下意识的要进去直接阻止杨涛,但是他的身体却如同被定住了一般,不能够移动分毫。

    因为很快,从他的眼睛中就出现了杨涛那略微带着一丝丝生疏的动作。不过每一刀,似乎都很到位。没有一次的重化,而且外部溅射出来的血液,几乎没有!

    这……这怎么可能?!

    整个过程中,贾德的心脏在一次有一次的抽动。他的眼睛,也是一次又一次的睁大,内心的震动,一浪高过一浪!

    “呼”

    直接缝合后,杨涛重重的出了一口气。看了看房间里面的时间,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

    “竟然才五十分钟,看样子这设备齐全,真是能够提高不少的效率啊。”

    杨涛一挥手,大部分的银针直接被收回,放到了盒子里面。而其他的几根,那些都是扎在了一些刺激生机的穴位上面,一时间还是不收回的好。

    杨涛直接找了笔,在一边写下了拔针的时间,然后摘下了手中的手套,直接朝着门外走去。

    而此刻,李文婷和贾德,依旧还处于震惊中,没有丝毫的要醒过来的节奏。

    “呵呵”

    杨涛摇摇头,悄悄的来到了李文婷的身边,抓住了那白嫩的玉手。

    “啊!”

    “嘘”

    李文婷刚刚想大叫,却是直接被杨涛的眼神制止了。

    杨涛指了指一边依旧处于震惊状态的贾德,然后偷偷的指了指一边,拉着李文婷直接朝着一边的会议室走去。

    “呀这就好了?!”

    李文婷大大的眼睛瞪的老大老大,那绝美的容颜上面,写满了不可思议。

    “要不然呢?我说过,我可是很厉害的。”

    杨涛很是臭屁的开口,不过脸上却是浮现了一阵疲惫。

    “杨涛,你太厉害了。”

    李文婷无比的激动,她刚刚可是一直都有注意周围仪器的数值,也能够得出自己的判断。此刻她太激动了,立马张开了手臂直接要朝着杨涛抱过去。

    “额!”

    杨涛微微一愣,出了一阵古怪的哼声。这是在提醒李文婷,这样做,似乎有点不好吧。

    “哼!有什么关系,在云山你看都看了,背也背了。”

    李文婷才不管那些,也不知道这是在安慰杨涛,还是在安慰她自己。整个人直接狠狠的保住了杨涛的脖子,泄着此刻的开心。

    “果然,胸膛和后背还是有蛮大的区别的呀。”

    李文婷此刻内心竟然得出了一个这样的结论,立马闹了个大红脸。

    “好了,我要去找地方休息下了,刚刚对我的消耗有点大。”

    杨涛感受着那柔软,倒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起来。

    “嗯,我要通知兰阿姨,然后要看看曹爷爷,所以……”虽然李文婷也很想和杨涛一起,但是她还真是有点害怕,万一自己控制不住,真的做出点了什么的话……

    “没事,你先忙,那我们手机联系。”

    “那你拿着我的车吧。”

    “不用啦,这帝都堵车堵的跟什么似得,我还是坐地铁方便些。”

    杨涛直接转身,很是潇洒的离开。这个背影,却是直接深深的印入了李文婷的内心深处。

    “快点,快点,走这么久了。那贾德的电话也不接,还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啊。”

    就就杨涛刚刚离开医院的时候,钱老等人,总算是赶来了。

    而同时,一个很有名气的外国医生,一边看完病例,同时也走进了医院。

    “这样的脑肿瘤,就算是我,也仅仅有三成的把握。我想,全世界也不会有人比我更加的有把握了。”

    那医生对着身边的陪同的男子,很是自傲的开口道……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