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么?坏人你可不要骗我!”

    燕京大学里面,女生宿舍3o3中,李文婷直接在床上翻了个身,无比激动的在手机上打出了几个字来,仔细检查了两次后,这才飞快的按下了送键。八★一中√文网W wくW★.く8 1√z√W★.くC o M

    “文婷,你这是在怎么了?”

    在另外一边,抱着笔记本查着资料的袁娜很是好奇的抬头。扶了扶自己那高高的鼻梁上特质的防辐射眼镜。

    “呀没事没事,嘻嘻,娜娜,你看你的吧。”

    李文婷转过头来,如同做贼一般的吐了吐红彤彤的小舌头,然后再次双眼死死的盯着自己的手机屏幕,内心有点小紧张。

    “我一般不说谎的,今天半夜的飞机,明天一大早就会到。”

    杨涛看着李文婷来的短信后,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然后直接回了过去。

    “那好,把航班给我。到时候我去接你哈。”

    看到杨涛回过来的短信内容,李文婷顿时心中感觉暖暖的。她还以为是自己的面子够大,一开口就能够让杨涛过来呢。

    “嗯,等会就给你,早点休息吧。我还有其他事情……”

    杨涛问了下王佳后,顿时就把航班信息给李文婷了过去。

    “哈哈……睡觉睡觉。”

    李文婷看到杨涛来的短信后,很是满足。大喊睡觉,这让一边的袁娜再次诧异了起来。

    “这门早?”

    袁娜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后,在瞧瞧了自己电脑右下角的显示时间。心中立马狐疑了起来:这丫头,怎么会这样早就睡觉?按照她的习惯,应该还有两个小时疯才对呀。

    “嗯呐,明天早上我还有事情呢。”

    李文婷直接盖好了一床空调被,顺手带上了一个可爱的粉红色的眼罩,在袁娜目瞪口呆的眼中,竟然就这样直接睡了。

    “还真是奇怪……”

    袁娜嘀咕了一下,再次盯着自己的电脑显示器查看了起来。

    “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呢?!”

    宿舍只有袁娜和李文婷在,她们这个学期就是最后的学期了。即将面对的就是毕业,很多同学都已经去实习了。

    而艾玲,从云山回来后,就没有再住在宿舍了。

    此刻李文婷入睡,宿舍里面倒是无比的安静了起来。夜深人静,相思撩人。袁娜的脑海中,再次出现了杨涛的身影。

    “毕业之后,恐怕我就要回去了。这四年的大学时光,就是我最后的自由吧。”袁娜轻叹了起来,她们家族异常的庞大,也相当的复杂。

    而且,他是嫡系一脉的唯一的当代小辈。所以不管如何,她的人生在别人看来无比的耀眼,可是对于自己来说,却是相当的悲凉。

    出于利益的联姻?这样的事情其实一点都不可笑,因为自己很可能就是这样的结果。

    “都四年了,自己还没有谈过恋爱,要不然!”

    袁娜轻轻的咬牙,心中下定了一个决定。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拿起了旁边的手机,找到了杨涛的号码,直接出了一条短信:

    “猜猜我是谁?”

    “叮咚”

    今天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的短信这么多呢?

    杨涛正在收拾下行礼,机票已经买好了。他打算准备好之后,休息休息就出去机场的,可是没有想到,自己的手机竟然再次响起来了。

    “嗯?袁娜竟然也给我信心,难道是她们两个没事做,合伙来忽悠自己的么?”

    杨涛看了短信后,微笑着微微摇头,但是依旧回了过去:“袁娜大美女,干嘛这样问,难道是在看看我是不是没有存你号码么?”

    “不是啊,好久没有联系了。突然就想到你了,好歹你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啦。”

    袁娜顿时感觉很是不好意思,脸上立马就通红了起来。不过还好不是挡着杨涛的面,要不然,她是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的。

    “对了,涛哥,你有时间没。要不要来帝都玩玩啊趁着我还没有毕业,可以尽尽地主之谊,带你这帝都溜达溜达哟。”

    袁娜出这条短信后,飞快的暗灭了自己的手机。就连眼睛都直接闭了起来,但是却有偷偷的打开,然后再次猛然的闭上。

    她内心有点担忧,不知道杨涛会怎么回答。应该是说没时间吧,如果这样的话,那自己该怎么回复呢?

    袁娜整个脑子都乱哄哄,甚至还想着,自己这样的开口,是不是表现都有点太过了。这样的话会不会让杨涛多想,对自己造成不好的印象呢?

    “这两个丫头,几个意思?”

    杨涛微微蒙,但是也没有多想,直接实话实说的回了过去。

    “我明天就到帝都了,去办点事情。到时候联系哈。”

    “什么?!”

    袁娜看着自己手机上面显示的文字,感觉太不可思议了。难道是明明中的诸神知道了自己的愿想么?

    “真的么?那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啊?”

    袁娜用力的晃动了一下脑袋,急急忙忙的回了过去。

    “嗯,可以。”

    一个大学生,能够有什么困难的事情?杨涛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了。

    “嘻嘻,你可是答应了的哟,后天晚上有一个慈善晚宴,那你就陪我去参加吧。”

    看着袁娜来的信息,杨涛顿时满脸的纠结。那什么晚宴的,自己貌似还真不习惯吧。

    不过算了,男子汉大丈夫,说出点话,那就是一个涂抹一个钉子,自然是不能够收回的。

    都医院,会议室中,几个白大褂直接围着一张桌子。桌子的中间,赫然有着几张x光照片,通过那依稀的轮廊,不难看出来,这是脑部肿瘤。

    “钱老,这刀到底开还是不开,你给点意见吧。最迟明晚,如果过了就不行了。”

    有人打破了会议室的平静,直接望着未受的钱爱华钱老,这位国内脑壳领域的泰斗。

    “呼我打个电话。”

    钱老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眼前的这个病人的情况,即便是他自己来主导,成功率也不到一层。

    但是这个病人的身份很是不简单,所以他不敢贸然的下决定。而此刻,他的脑海中闪过了一个人影,一个年轻的男子,一个很是神奇的男子。

    钱老没有避讳其他人,直接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播出了杨涛的号码。

    “哎哟,还真是有意思。今天这到底是怎么呢?竟然这么多人找我。”杨涛看着再次响起来的手机,嘴角勾勒出来了一丝古怪的微笑。

    平时他这手机,可是除了闹铃以外,什么时候都没有想过的啊。

    “钱老啊,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么?”

    杨涛看了看来电显示,现是钱老后,顿时不敢怠慢,直接接了过来。

    “杨涛啊,没有打扰你休息吧。”

    钱老微笑的开口,但是这个动作,却是让周围的人顿时诧异了起来。他们纷纷猜测了起来,钱老电话那头的人,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能够让钱老用这样的态度开口说话,似乎还怕打扰到对方休息了。

    “还没有呢,我正打算去机场,直蹦帝都呢。”

    杨涛也没有多想,直接实话实说了起来。在杨涛看来,说谎是一件很费脑细胞的事情,因为一旦你说了一个谎言,那就要用无数的谎言去圆那一个谎言,这太累了。

    “哦?!真的么?!”

    钱老一听,顿时激动了起来。

    “是呀,钱老你有什么事情么?”

    杨涛就纳闷了,自己不就是要去帝都办云山的事情么?怎么自己认识的几个人,好像一个个都想要让自己过去一般。

    “是这样的,我这里有个病人,情况比较紧急,如果可以是话,你能够明晚抽时间过来看看么?”

    钱老竟然动用了这样的请的语气,这再次让周围的人心中齐齐一震。

    “哦,那没问题,到时候我联系您。”

    杨涛微微想了想后,顿时就答应了下来。

    “那好,那好,到时候联系。”

    钱老放下了电话后,整个人顿时感觉都轻松了很多,直接对着周围的人微微一笑:“好了,大家就先都休息吧。我请了一个人,明天来看看,如果他都没有办法的话,那时候我一定来做这个决定。”

    钱老说完这些后,主动起身,朝着会议室的门外走去。而刚刚他说了,自己做这个决定,那就是等同于,他来担这个责任!

    周围的其他几个人,顿时就纳闷了起来,他们不知道钱老要请的人,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够让钱老有这样的信心。

    “刘少,你请的人已经来了。我已经安排休息了,明天晚上,一定不会有问题的。”

    刘家,刘潇河拿着电话,里面传来的话语,让刘潇河很是满意。他请了一个脑壳医生,世界权威级别的,为的就是救一个人。

    如果能够救这个人,那就是一个巨大的人情,而这样的人情,对于刘潇河来说,也是无比的宝贵的。

    杨涛此刻已经在肖伟的护送下,直接来到了省城机场,换号了登机牌,在贵宾区休息着,静静的等待,飞机的到来。

    而此刻,和杨涛一起的,还有三个人。一男一女,一个老人。男子长的很是魁梧,身上有着一丝丝淡淡的寒意,老者眉毛白,不过脑袋上面却是微微隆起,看上去有点不自然。这让杨涛不经意间多看了几眼……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