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婷,你真的没事么?”

    没有多久,刘潇河和艾玲就已经敢了过来。★八一中文★网W√w W.81zW.CoM看到李文婷没事的时候,刘潇河内心中那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了。

    但是他从遇到李文婷开始,就一直都没有停止过关心的询问,这让李文婷的眉头都快要拧出一条线了。

    “我说过多少次了,叫我全名,我们还没有那么的熟。”李文婷再次强调了起来,这个刘潇河,完完全全就是一直苍蝇一般嗡嗡的,让自己都头疼了。

    “额……好,李文婷,你真的没事么?”

    刘潇河乐不此比,不厌其烦的开口。

    “没事,难道你希望我有事么?!不要在问了,我头疼了。”

    李文婷把目光望着前面的杨涛,内心嘀咕了一句:走那么快干嘛,真是的,难道就认为我是个麻烦么?现在见到有人了,就恨不得立马离我远远的?哼,那当时你干嘛不让我一个人?

    李文婷哪里知道,此刻杨涛满脑子都是灵药和灵丹,他要立马回去,把自己余下的玉牌刻画完成,然后直接移植红果,同时还要找丹炉,好多事情呢。

    不知不觉中,李文婷也稍微加快了脚步。

    山脚下,运输直升机在盘旋,不对在收兵。但是一早上的那上尉却是在和村名们争执,而袁娜此刻也是眉头紧皱,脸上带着一丝愤怒。

    “你们的觉悟怎么就这样的低呢?军民是一家,我们这也是在执行任务,这里面也有你们的村民,就是踩了点苗子,你们怎么还追着不放呢”那上尉正义凌然的开口,刚刚的信号弹,他们都看到了,消息也都知道了,两个人都找到了。

    所以就要收队回去了,可是一开始踩坏了的苗子,还没有处理好。这会村民们说什么都不让他就这样离开,开始的时候说好了,完事就来处理,现在就换了这样的嘴脸,还真是让人恶心。

    “哼,就你这样的人品,还好意思说这样的。你看看吧,这苗子可是很珍贵的,都是上好的中药,如果你不给个说法的话,这事没完!”

    村支书很是愤怒的开口,他从来就没有见过这样的人,一个军人,竟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还真是给军人抹黑。

    “你好歹也是村支书,一个党员,一个干部。怎么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你是要促进军民和谐,怎么还带头这样呢?!”

    上尉官腔十足,语气中充满了训斥的味道。

    “再说了,那只猴子还伤了我的人呢,我还要找你们要个说法呢。”

    上尉很是无耻的开口,竟然倒打一耙。

    “如果不是你伤害到了苗子,你的兵会受伤么?”

    袁娜冷冷的开口,这个上尉让她感到恶心。同时她还朝着一边的两个人望去,那是两个少校,黑子和刚子。那两个人军衔明显要高,但是却没有丝毫要过来处理问题的意思,这让袁娜更加的不爽了。

    “长,我们的伤没事……”

    一个受伤的士兵很是不好意思的走了过来,低着头开口道。他老家也是农村的,知道这些苗子所代表的寒意。

    “闭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么?!”

    那上尉的脸色直接一板,对着那士兵怒喝了一声。

    “你们两个人,难道就不说点什么么?”

    袁娜朝着黑子和刚子走了过去,红唇轻启,秀眉微皱。

    “哈哈……这位美女,不是我们不愿意,而是我们无能为力啊。这又不是我们手下的兵,而且那小子完全就是个辣鸡,我们两可懒得去管他的破事。”

    黑子笑嘻嘻的开口,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

    刚子没有说话,仅仅是露出了一丝微笑。

    “既然你们要说这苗子的问题,那就先说说这猴子伤人的事情吧。如果你们把这猴子给我,那我就赔偿你们的苗子,怎么样?!”

    上尉显然是没有了耐心,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刘潇河等人很快就要出来了。而如果自己卷入了这样的矛盾中,被刘潇河看到了的话,指不定会让刘潇河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不好的看法。

    “你这人怎么能够这样,你还是一个军人么?竟然这样的不讲道理!”

    村支书咆哮了起来,也是被这话给气到了。

    “我怎么就不讲道理了啊?我这恰恰就是在讲道理啊,你自己说说,这猴子是不是伤人了。”

    上尉的语气也提高了起来,声音更加的尖锐:

    “虽然我们坐的有点欠考虑,但是伤人是事实。这点你们能够否认么?你们知道一个士兵对于国家的安全来说,有多么重要么?这猴子一下就伤害了这样多的士兵,这可是关乎到国家的安全啊。这万一要是生了紧急情况,而我们士兵却是因为受伤而不能够战斗,这带来的后果,你们能够承受么?!”

    上尉声音越来越大,大大的帽子一件一件的扣了上来,让周围的村名顿时哑口无言。他们从来都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上升到这样的层次来。

    “我现在不追究猴子的责任,你们竟然还要抓着这苗子的问题喋喋不休,不放口,你们这样的行为,难道就不感到可耻么?你们难道就不为自己感到羞愧么?”

    上尉一副斗胜了的公鸡一般,刚刚的昂着头,脖子都红了。双手叉着腰,摆出了一副训导所有人的姿态。

    “你们两个感到羞愧么?!”

    袁娜再次看着黑子和刚子,这上尉竟然讲出这样的话来,还真是让人听着作呕。

    “羞愧,老子是很羞愧!”

    黑子直接捂着脸,一副不敢抬头的样子。

    “可是我们还是不会管的,我们身份有点特别。”

    刚子也微微低了低头,似乎脸上也管不住,毕竟那上尉穿着军装,这让他自己也感到很是羞愧。

    “你……你……”

    村支书气的手指都在不断的颤抖,就算是喘气都有点急促了起来。

    “我怎么了?难道我说错了么?你们难道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么?”上尉语气更加的充满了攻击性。

    “哦?是么?看样子你还真是厉害啊,而且你们两个也很厉害!”

    一个冷笑的声音,直接从山上慢慢的传了下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