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他就见到肖伟了,两个人自然是不对眼。★八一中文★网W√w W.81zW.CoM不过好歹也没有起什么冲突,而且在肖伟看来,马文亮的似乎很是自傲了起来,那模样,完完全全就是生怕肖伟不知道,他有了新的后台一般。

    肖伟自然是懒得去和马文亮多说什么,他安安心心做好他自己的事情,等着肖伟出来,然后告诉他关于云山承包的问题就可以了。

    但是此刻马文亮的嘴脸,让肖伟有一种恨不得直接冲上去揍他的冲动。这混蛋,十足就是个前奏的坯子。

    “难怪,不过你虽然有点背景,但是也不能够这样的干涉我们,要不然,我会直接以你妨碍任务为由,扣押你的。”

    上尉冷笑了一下,立马再次回复了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淡淡的开口。

    而且,他依旧没有任何的行动,让队伍在原地待命。

    “吱吱……”

    肖伟刚想在说点什么,不过一到金色的光芒,直接串了出来。金毛带着袁娜,刚好走了出来。

    当看到那些士兵,都站在了是田地上面的时候,金毛顿时就怒了。直接朝着那些士兵攻击了过去!

    “啊?!这是什么?!”

    “猴子?!”

    士兵们一个措手不及,顿时换乱了起来。很多士兵都受到了攻击,他们想要抓住猴子,可是金毛的度很快,没有人能够跟上。

    “啊!”

    有士兵出了惨叫,金毛可是跟着老主人过,自然是知道这苗子搞不好就是灵药,能够用来炼丹。

    此刻这些人,竟然踩在了地上,踩坏了苗子。这岂不是让它不能够吃到灵丹,金毛立马就炸了。

    “啊?!不要,金毛不要!”

    肖伟立马惊呼了起来,如果真的起冲突的话,那就不好办了。而且,此刻已经有士兵受伤了,一道道巨大的口子,直接出现在了士兵的身上,鲜血直接侵染出来。

    “金毛不要。”

    袁娜也开口叫了起来,她一时间也没有明白,为什么金毛会突然怒。

    没用,金色的痕迹依旧在继续。金毛可不会管这么多,灵丹可以说是它最大的追求,有人要破坏它追求的东西,那它自然是不会手上。

    “该死,给我抓住它,宰了它。”

    那上尉脸色变得异常的不好看,金毛的出现,让场面一团糟,这让他面子上面过不去。

    “金毛,不要这样,要不然杨涛会生气的。”

    袁娜心中一动,对着金毛再次开口。

    唰

    果然,这话有用。金毛直接窜到了袁娜的身边,塞牙咧嘴,对着前面的士兵怒目而视。爪子高高的举起,上面沾满了血迹。

    “给我抓住他。”

    上尉直接号司令,下定决心,一定要宰了金毛。

    “住手。”

    袁娜秀眉微皱。

    “大家稍等,稍等。”

    马文亮一看是袁娜,顿时心中一个机灵,主动前。

    “刘少他们……”

    马文亮的话说到一般,袁娜却是直接无视他,上前几步,对着那上尉开口道。

    “你们就是刘潇河找来的人吧?”

    “是的,您应该就是袁娜小姐吧。袁娜小姐,这猴子伤了我的人,我必须要带走它。”

    上尉看到袁娜的样子后,眼中闪过了一丝狂热。这样的美女,他也很少见到过。

    “袁娜,他们脚下踩了苗子。”

    肖伟来到了一边,满脸怒气的开口。

    “我说了,我们在执行任务。事后会处理的!”

    上尉听到肖伟的话后,面色变得阴沉了起来。能够直接叫刘潇河名字的人,在上尉的认知中,应该也不简单。

    而此刻肖伟这样的开口,岂不是给他找不再在么?

    “事后处理?!”

    让上尉微微感到意外的是,袁娜却是在肖伟的前面开口了。

    “是的,刘少爷安排的任务自然是最为重要的。”

    上尉那阴沉的脸,顿时转换,露出了一丝抱歉的微笑。这样的变脸功夫,兼职都可以去做一个专业演员了。

    “哼,你知道你脚下的是什么么?那些苗子,是人参,灵芝,等珍贵的药材。而且还有一部分是野生的,你认为你一句轻飘飘的处理,就能够处理好么?”

    “还有,你们既然是来执行任务的,那你们还在这里干嘛?难道你们不认识标记么?”

    袁娜直接开口,也是避免事情朝着不好的方向展。

    如果这个上尉真要抓着士兵受伤为借口的话,那事情还真是麻烦。所以此刻,她只能够让这个人的注意力直接放到刘潇河那边。

    “好,我们这就去……所有人,都进去。按照我说的标记,直接朝着前面而去。”

    上尉似乎知道刘潇河的身份,没有丝毫的怠慢,直接下命令。那些士兵有很多早就站不住了,他们很多人都是来自农村,知道这田地对于农民来说是有多么的重要,此刻立马转身,朝着山中而去。

    “来人,给我盯着这猴子,等我完成任务后,再来处理这事情。”

    上尉转身的时候,依旧没有忘记这事情。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狠毒,本就不是什么心胸宽广的人。

    “袁娜小姐,到底生的什么事情?”

    马文亮露出了一阵关怀的神色,在一边小心的询问道。

    “我认为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袁娜冷冰冰的开口,直接朝着前面走去。

    马文亮也没有多说什么,袁娜的身份他不知道,出于小心起见,他还是打算先隐忍点的好。

    “杨涛为什么没有回来?!”

    肖伟刚刚招呼了一些村民,直接赶紧田地进和苗子进行抢救。这一颗颗都很是珍贵,自然不能够就这样放着不管。

    “生了一些事情,我们和杨涛走散了。”

    袁娜的这回答,让一边的马文亮脸色微微一边。这是什么意思?自己问却是说不要知道的好,他肖伟一问,你就说了?

    马文亮感觉到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尤其是这些村名都知道自己的副县长的儿子,而肖伟是县长的儿子后,就一直对自己有看法。

    而此刻袁娜挡着所有人的面,给两个人不同的待遇,这岂不是红果果的在让他难堪么……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