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玲根本就没有问袁娜,即便是问了,袁娜自己也说不清楚,这一路上,主要都是靠金毛带路的。八 一中★文网Wくw★W.81zW.CoM

    但是此刻刘潇河根本就没有想到这点,就这样被艾玲随意胡乱的拉着走了起来。没走多久,艾玲就叫累了。

    而刘潇河这样的公子哥,根本就没有丝毫这样的经验,没有走多久也累了。两人直接顺着自己刚刚做下的标记,会帐篷休息了……

    天边泛白,清晨的第一道阳光,还没有从东方照射过来。云山村的人们,大多数都还在睡梦中。

    嘟嘟嘟……

    一阵螺旋桨晃动的声音,打破了云山村的宁静。

    天边,已经出现了几个黑点,一开始很小,但是却在不断的放大。

    “报告队长,我们已经看到云山了。”

    率先过来的直升机上面,驾驶员对着嘴边的耳麦开口汇报到。

    “队长,云山的条件我们都知道。您认为我们这样的进去有效果么?”

    无线电频道中,响起了其他的声音。

    他们就是刘潇河叫来帮忙的人,是最先到来的。可是当他们接到这个命令的时候,他们所有人都是蒙圈的。

    那是哪里?云山啊,自从他们进入这边不对以来,接受到的要的信息,就是不要轻易靠近云山。

    那里面云雾缭绕,视线根本就相当于没有。而且最为主要的是,进入根本就没有信号,点子设备都会失灵。这对于飞机来说,完完全全就是禁地。

    “闭嘴,不要忘记了,我们是军人,服从命令是我们的天职。”队长那严肃的声音直接从无线电中穿了出来。

    “不过,我们还是先不要靠近云雾地区,在外围搜索看看吧……”

    可是没有等多久,队长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显然他也清楚的明白云山的特别,如果真的靠近的话,太过危险了。

    再者,这次任务很是古怪。上面竟然是要求过来搜寻人的,这云山可以说是原始森林,树木那么的茂盛,他们在空中飞过,即便是下面站了一个人,有着树木的阻拦,他们也是看不到的。

    正常的来说,云山这样的地方,让飞机进去是没有什么很大的效果的……

    后面不断有直升飞机过来,其中有着运输机。里面装着的是地上搜救部队,这才是这次的主力。

    “这是,直升机?!”

    在天空中直升飞机划过的那一刻,很多云山村的村名都被惊醒了。他们一个个纳闷的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当看到天空中的飞机的时候,那原本还带着的瞌睡,立马就跑的无影无踪了。

    “天啦,这是直升飞机?!”

    很多人出了惊呼,这可是头一次看到真家伙啊。而且还隔着这样的近,就仿佛是在他们的脑门顶上飞过。

    “哇,飞机……”

    很多小孩子也被闹醒了,当看到飞机后,他们都大呼小叫了起来,显得异常的欢快。

    “该死,一定是出事了。”

    原本还是睡意朦胧的肖伟,看到飞机朝着云山过去后,顿时心中已经,急急忙忙的朝着云山脚下而去。

    而此刻,运输机上面也开始滑落士兵,远远的被村名看到。

    “出事了!”

    看热闹这个优良的传统,不管是在什么地方,都是保留着。顿时几乎所有的村名,就连早饭都没有准备,直接一窝蜂的朝着山脚下而去。

    “啊?!不好,那是涛子的田地!”

    “糟糕,那边种了东西的田地也被他们踩了!”

    有人靠近后,看到滑落的士兵在整队,而地方竟然是他们昨天才弄好的田地,而且还是种了苗子的。

    顿时一个个大呼着朝着山脚下赶过去。

    “混蛋!”

    微笑暗骂了一声,也小跑了过去。山加下,也就是那地方整理的好点,如果要列队什么的话,那里确实是个不错的地方。但是他们难道没有看到么,那里面可是有着苗子啊。

    “所有人,报数。”

    有人在前面号司令,他脸上带着傲然,对于田地里面的苗子,如诺未视。

    “你们这是干什么?!走开,走开……”

    有激动的村民已经过来了,他们看到田地里面的苗子,已经有一部分被踩坏了,顿时疾呼了起来。

    “老乡,请您离开点,我们在执行任务。”

    一个上尉拽拽的走了过来,语气很是傲慢的开口。

    “我不管你们干什么,但是你们踩着我们的地了。那苗子可是昨天才种下去的,你们赶紧走开。”

    不断有人靠近,看到一部分苗子被踩坏后,立马就焦急了起来。

    “苗子?!”

    那上尉低头看了看,但是仅仅是看了看,然后就很是不在乎的开口道:“老乡,还请你们谅解,我们是在执行很重要的任务。这苗子问题,我们执行完任务后在来帮您回复。”

    上尉的语气中,依然带着一丝丝的不耐烦了。

    “等你们执行完?你们就不能够挪挪地方么?这苗子可是很珍贵的啊!”

    有老人开口,这可都是他们昨天辛辛苦苦弄好的啊。这让他们这样一踩,田地就紧紧的了,他们有得从新翻土。

    “长,要不然我们靠边点吧。”

    一个中尉有点不忍心,在一边小声开口道。

    “闭嘴,难道你分不清事情的重要性么?我们是纪律部队,你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但是我知道,所以我现在没有时间去顾忌这些。”

    上尉趾高气昂,对着那中尉就是一顿训斥。不过心中却是很舒服的,这次任务他可是听到了一些,如果做的好的话,也算是露脸了。说不定自己还能够接着这个机会,在转业的时候,往上走走。

    有一定的背景,所以他其实根本就不算一个真正的兵。

    “是么?你们是纪律部队,但是能够这样作践人民的财产么?”肖伟直接走到了人群脸面,冷冰冰的开口。

    “我们在执行命令,事后自然会来处理的。周围同志,还请你不要妨碍我们。”上尉理直气壮的开口。

    “对呀,肖伟,虽然你老子是县长,但是你也不能够这样的妨碍人家吧。”这个时候,马文亮笑嘻嘻的从一边走了出来,看到肖伟这个摸样,他心中说不出的痛快……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