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睡,这才是李文婷担心的问题。八一中文√ 网W★w W .く8 1くz√W.CoM

    刚刚杨涛好歹救了自己吧,而且那样的境地下面,也没有对自己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这一点完全能够说明杨涛的人品了,可是如果真的要和杨涛一起睡一个帐篷,甚至盖着一个睡袋。

    这……这岂不是算同床共枕了么?这怎么行?!

    “这有什么问题么?”

    杨涛纳闷的开口问道,那里明明有一个帐篷和睡袋,这丫头自己睡着不就够了么?还要怎么样。

    “额……这……但是我们两个这样……”

    看着李文婷微微低着头,脸蛋红彤彤的模样。杨涛瞬间醒悟了过来,汗!这丫头想的还真多。

    “我的意思是,大小姐你自己睡着就好了,我以前是侦察兵,找个树干靠着就可以了。”

    杨涛急忙开口解释了起来,要不然,这场面还不知道会让这丫头弄的多么的尴尬呢。

    “哦?!那就好,嘻嘻……不过不要叫我大小姐,我讨厌被人这样叫。”李文婷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好吧,美女。如果吃饱了的话,那你就去休息吧。”

    杨涛拍了拍手,拿出了水壶,喝了一口。

    “哼,也不要叫我美女。”

    李文婷抢过了杨涛的水壶,也咕噜咕噜的喝了一口。可是等她喝完后,却是看到杨涛愣愣的望着自己。

    或者说,是望着自己手中的水壶。此儿科李文婷才醒悟过来,这好像刚刚才从杨涛的嘴巴边离开吧?

    羞死了,这岂不是见解接吻了么?天啦,李文婷,你这到底是什么呢?

    “哼,看什么看?给你。”

    李文婷把水壶直接往杨涛手中一塞,逃也似得跑进了帐篷。

    “杨涛,你说这里会不会还有蛇啊?!”

    所谓一朝怕蛇咬,十年怕井绳。李文婷直接伸出了脑袋,有点担忧的开口问道。

    “放心,不会有的,我刚刚已经弄了点东西,放在了周围。而且帐篷拉上后,完全是密封的。”

    杨涛挑动了下火堆,火星在夜空中舞动,很是迷人。

    “哦。”

    李文婷把脑袋缩了回来,拉上了帐篷的门。裹着睡袋,但是却没有丝毫的睡意。

    这一天,生的还真多。遇到了山体滑坡,还中毒,看到了人参精……而且还认识了杨涛,他说他以前是侦察兵?嗯,回去后要找个人好好的查查,看看他在部队中的表现怎么样。

    李文婷一会儿想着今天的事情,一会儿想着袁娜不知道怎么样了,一会有想着杨涛……在不知不觉中睡去……

    而杨涛则是先把上了大树,找到了一个天空视野稍微开阔点的位置,看了看天空的星辰,然后在掰断了树枝,看了下数目年轮的疏密程度,确定好了方向。这才下来,微微眯了……

    此刻,在刘潇河所在的地方。那个大大的帐篷里面,艾玲如同八爪鱼一般的缠在了刘潇河的身体上面。

    他们刚刚在亲密完,此刻的艾玲,美滋滋的,心中说不出的满足。

    这一切,似乎都是一个意外,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但是过程不重要,艾玲想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这事情,还是要从开始的时候说起。那时候天空还在下雨,而且越下越大。到最后,山中竟然传来了一阵阵恐怖的声响。

    这让刘潇河顿时变色,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立马就要去找李文婷。

    艾玲自然也是跟了上去,他们一路上顺着杨涛的标记,走了很长一段路。可是到最后,标记竟然没有了。

    无奈,两人没有敢继续向前。毕竟这荒山野岭的,他们两个人还真是有点害怕,自己把自己给弄丢的。

    可是即便是这样,回来后刘潇河的心情很是烦躁。后来,艾玲就直接从刘潇河的背包中拿出了一瓶水,让刘潇河喝点水,缓缓。

    艾玲也没有多想,这水是从帐篷里面刘潇河的背包中拿出来的。虽然看着像是满的,但是艾玲现是打开的,于是就直接递给了刘潇河了。

    刘潇河也没有多想其他,结果后直接大口大口的喝了几口。

    于是两个人就干等了起来,艾玲自然是不愿意放弃这样的好机会。一直不断地绕弄姿,展示着自己的身材魅力。同时还故意说什么下雨天气闷热,把外套冲锋衣都脱掉了。

    还主动拉着人家刘潇河谈人生,说理想,时不时还穿插点暧昧的话题。

    这过程中,刘潇河突然低吼了一声,直接就朝着艾玲冲了过来。然后后面的事情,就是一些……

    “难道刘潇河一直都对人家有意思么?”

    虽然身体很是疼痛,但是艾玲内心确实不由得美滋滋的多想了起来。她不知道的是,刘潇河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准备的东西,自己竟然享受了。

    “不过潇河还真是猛,要不是自己偷偷做了手脚,如果真是第一次的话,估计真受不了。”

    艾玲以前早就有过对象,而且还不止一个。如果要想让刘潇河认为没有,那自然是要弄点小手段的。

    “李文婷,以后我看你还能够如何。现在潇河是我的了,哼!”

    艾玲无比的开心,她虽然不知道刘潇河具体是身份。但是这并不重要,只要知道刘潇河有钱就可以了。

    其他的,这和她艾玲有什么关系呢?

    “潇河现在知道了我的好,那就一定不会离开我的。呵呵……李文婷,其实我还真是要好好谢谢你,如果不是和你一个寝室,我怎么能够有机会接触到潇河呢?”

    艾玲的手指,在刘潇河的背上画着圈圈。而这个时候,刘潇河也醒来了。

    “嗯?!”

    “潇河,你醒来了呀。”

    艾玲那嗲的让人骨头都麻的声音,从刘潇河的背后传来。两个巨大的柔软,也在刘潇河的背后不断的来回移动。

    仅仅是几个呼吸,李萧何就明白生了什么事情。不过他却是没有过多其他的反应,一个女人而已,如果他想要,不管多少都要。

    只不过自己要快点收拾,如果李文婷回来看到了的话,那就不好了。

    “潇河,我们都已经这样了。以后,你就不要去找李文婷了。你放心,我会对你好的。”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艾玲那迫不及待的要宣誓主权的声音,却是再次在刘潇河的耳边响了起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