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敌人英雄身上的金币愈来愈少时,小明可笑得见牙不见眼,一边操控普朗克船长攻击敌人英雄,一边说道:“现在敌人英雄身上的金币最多就够两次购买药水吧!待会恐怕‘德邦’都不用出去战斗,我们就能够消灭敌人英雄了!”

    “那是当然的啦!船长一直在饮用药水增强实力,要对付敌人并没有什么困难的!”蔡礼和大声喊道,“很快就是敌人英雄的死期了!‘德邦’出去攻击,其实只是锦上添花而已!”

    教练柳残月看到他们俩狂妄自大的样子时,便露出很不屑的表情,用责备的口吻说道:“自信是一件好事,但太过自信就是自大了!敌人英雄并不弱,你们千万不要自大,否则吃亏的就是你们自己!”

    “放心,我不会这样的!”皇甫皇抢着说道,“虽然队长说我的‘德邦’可以不去攻击敌人英雄,但我一定不会这么样做!毕竟敌人英雄还是很强,我要是不将敌人英雄打散的话,光凭船长的炮弹是无法消灭他们俩的!”

    “没错!”

    孔仁义也选择站在了皇甫皇那一旁,很认真地说道,“敌人英雄其实还是很强的,即便没有药水作用,只要他们能够远离我的‘飞机’,就能够通过使用‘治疗术’回血,同时还能够对付我们上下路的小兵超级兵!”

    话音刚落,那白衣老头身上的药水作用可消失了,不能够承受普朗克船长的炮弹与“飞机”导弹的轰炸,头上的血量可下降了不少!

    聪明地敌人英雄当然不会留守在水晶枢纽死撑下去,而是选择了快速地朝着血池里撤退,等血量恢复后,白衣老头饮用了药水增强实力后,就开始朝着水晶枢纽攻了过去,再次抵抗上下两路的梦之队大军!

    美女主持人看到这样的情况,忍不住说道:“还有一次!敌人英雄身上的金币最多就再使用多一次,他们就没多余的金币来购买药水,无法再去抵抗梦之队的攻击了!到时候梦之队一定能够消灭敌人英雄,摧毁敌人水晶枢纽!”

    “是啊!”主持人王聪点点头,同意地说道,“如今的比赛形势可越来越利于梦之队了!按照梦之队他们这样的攻击下去,他们很快就消灭敌人英雄的!看来这一回很多人的愿望都得意实现!”

    台下的观众一边听着两名主持人分析,一边看着面前的大屏幕,当他们看到普朗克船长与“飞机”联合攻击敌人英雄时,可忍不住朝着台上呐喊,为梦之队打气加油!

    “梦之队必胜!胜利一定是属于梦之队的!敌人英雄他们就算再怎么样强,也强极都有限!梦之队只要努力攻击敌人的话,那一定会消灭敌人英雄,赢得比赛胜利的!所以,我们只要继续为梦之队加油就可以了!”

    “没错!敌人英雄看上去虽然很强,但他们已经远不是梦之队的对手了!这并不是因为人数上存在差异,而是本身实力上存在的差异!如今白衣老头最多就能够再饮用一次药水,之后就无法抵抗梦之队的攻击了!”

    “就是!一旦敌人英雄没有办法抵抗梦之队的攻击,白衣老头与白衣少女血量就会不断地下降,就难以抵抗梦之队上下路的小兵超级兵攻击了!到时候一旁窥视的‘德邦’就会采取行动,将敌人英雄击飞打散,好让普朗克船长消灭敌人英雄!”

    就在观众们与真魂们相互讨论比赛的时候,白衣老头的药水效果又消失不见了,现在敌人英雄可选择再次往后撤退,很快就退到了血池里!

    “最后一次了!”

    小明看到敌人英雄身上的血量不断地恢复时,竟然没有让普朗克船长攻击敌人英雄,而是去对付敌人水晶枢纽附近的小兵。

    他看到敌人英雄快速地恢复血量时,忍不住露出得意的笑容道:“敌人英雄只要再饮用一次药水,他们就再也没有机会饮用药水了!到时候‘德邦’你要去攻击敌人英雄就去,不去也没有什么所谓!”

    “我会找准时间的!”皇甫皇微微一笑,接着说道,“敌人英雄现在能够面前抵抗我们的攻击时,根本就没必要与他们拼命!等他们要撤退时,我再让英雄攻击敌人!”

    教练柳残月对皇甫皇这一做法表示赞同,连连点头说道:“好!你的‘德邦’就应该这样样!现在攻击敌人英雄,还是靠‘飞机’与普朗克船长!但等白衣老头的药水作用消失后,你的‘德邦’才上去对付他们,将他们击飞啊!”

    “是啊!你的‘德邦’一定要击飞敌人英雄啊!”

    孔仁义长叹一口气,意味深长地说道,“虽然敌人英雄不会抵抗得住我们的攻击,但我的‘飞机’并不像船长那样,能够有这么远的攻击范围!所以你的‘德邦’要是不能够击飞敌人的话,船长一个人可难以消灭敌人!”

    皇甫皇看到大家都这么样依靠自己,心里可有一堵墙压住似的,但他还是不露声色地说道,“放心吧!我的‘德邦’一定会击飞敌人英雄的!只要他们一撤退,我就会将他们打散!”

    话音刚落,敌人英雄虽然消灭了一波梦之队上下路的小兵超级兵,可头上的血量却由原本微微地下降,变成了迅速下降!

    显然,白衣老头的药水作用已经消失,他们再也无法抵抗“飞机”与普朗克船长,那个用药水增强实力的普朗克船长的攻击!

    轰隆!轰隆!轰隆!

    在炮弹与“导弹”的联合攻击下,敌人英雄头上的血量很快就下降到满血的一半,他们虽然很想继续留守在水晶枢纽里,但还是选择了往后撤退!

    皇甫皇看到这样的情况,当然就操控“德邦”快速地朝着敌人英雄那儿前进,很快就跳到其中一个敌人小兵身边,以此充当媒介,接着就朝着白衣老头那儿跳跃过去!

    “德邦”落在白衣少女与白衣老头之间,趁着他们还继续朝着血池撤退,就猛地一甩长枪,将他们两个打飞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