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朗克船长饮用药水后,实力大增,所使用的炮弹攻击可是愈来愈强大了,那两个敌人英雄就算不断地使用“治疗术”,也无法抵抗得住!

    皇甫皇见原本还连番对付“德邦”的敌人英雄,现在却不再攻过来时,就一边操控“德邦”攻击敌人的水晶枢纽,一边笑道:“敌人死定的啦!他们要是攻上来,被我的‘德邦’击飞的话,就会死得更快!可要是他们回到血池里补血,那他们的水晶枢纽就不用要了!”

    “是啊!现在敌人英雄应该怎么样做才好呢!?”孔仁义幸灾乐祸地说道,他看到“德邦”的攻击力虽然很弱,可幸好周围的梦之队小兵超级兵可开始前来围观敌人水晶枢纽,也就更加放心让“飞机”发射导弹攻击敌人英雄。

    小明看到敌人英雄受到“飞机”与普朗克船长的联合攻击时,不过在使用“治疗术”勉勉强强地支撑,就露得意地微笑道:“敌人阵亡的英雄还没有复活过来,这一回就算是神仙都难救了!”

    “是啊!这一回我们可是胜利在望,敌人不去攻击‘德邦’,那我们用不了多久就能够摧毁敌人的水晶枢纽啦!”教练柳残月笑呵呵地说道,“很好!你们做得很好!”

    一旁观战的蔡礼和更是兴奋不已,开始大肆庆祝了:“太好了!这一回我们赢定了!这一场比赛可是最后一场,只要我们赢了,那我们来这里的目标就能够实现了!”

    就在梦之队的选手沉醉于比赛即将获得胜利的时候,台上的主持人与台下的观众都纷纷好看梦之队!

    美女主持人看到敌人水晶枢纽还剩下三分一血量的时候,便激动地说道:“敌人英雄可陷入难题了!他们要是放任‘德邦’攻击,那迟早水晶枢纽会不保,可要是他们去攻击‘德邦’,性命就更加难保了!”

    “确实如此!”主持人王聪点点头,接着说道:“不过敌人英雄就算不去攻击‘德邦’,他们也未必能够保得住性命!毕竟普朗克船长与‘飞机’的攻击那么强,现在敌人英雄就算用尽全力,头上的血量不但没有恢复,反而在缓缓地下降啊!”

    台下的观众见两名主持人都这么样说,自然更加卖力地去为梦之队打气加油了。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梦之队会打败敌人英雄时,敌人英雄却采取了反击!

    白衣少女很快就脱离了白衣老头,独自一个人朝着导弹发射方向前进,朝着躲在野区里的“飞机”那儿跑了过去!

    由于白衣少女可是会“闪现”技能的,移动速度非常之快,加上“飞机”又里敌人基地很近,白衣少女很快就出了将敌人,看着“飞机”正准备转身使用“瓦尔基里俯冲”撤退!

    可惜“飞机”还没有起飞,就中了白衣少女的“虚弱”技能,移动速度变慢了很多,尽管这个时候普朗克船长不断地去攻击白衣少女,但白衣少女并没有丝毫害怕!

    与此同时,原来留守在敌人基地的白衣老头,现在也毫不留情面地冲了出来,很快就来到白衣少女附近了。

    这个时候白衣少女头上的血量虽然已经接近了残血状态,但白衣老头并没有对其使用“治疗术”,而且朝着才刚刚飞到空中的“飞机”进行猛烈攻击!

    在白衣老头的“引燃”技能连续攻击下,“飞机”头上的血量可不断地下降,还没有正式降落在地面,就已经坠毁了。

    虽然敌人英雄消灭了梦之队的“飞机”,可他们的白衣少女也不好过,头上的血量还是变成了残血状态,而是还继续下降。

    更重要的时候,敌人英雄击中火力攻击野区里的“飞机”时,“德邦”并没有参与救援,而是与周围的梦之队小兵超级兵一起围攻他们的水晶枢纽!

    尽管受到了敌人小兵一些阻扰,但敌人水晶枢纽头上的血量还是继续下降,而且现在所剩下的血量并不多了!

    白衣老头与白衣少女自然是一边使用“治疗术”,一边朝着他们的基地跑了过去,希望能够保护好他们的水晶枢纽!

    只是普朗克船长的炮弹攻击实在太强了,就算敌人英雄不断地使用“治疗术”,也没有办法抵抗得住,白衣少女还是阵亡了。

    “撤!快点撤退!”

    小明看到这样的情况,却用命令地口吻对着皇甫皇说道:“不要继续攻击敌人的水晶枢纽啦!快点撤退,不然我们输定啦!”

    皇甫皇却不明白小明,还继续操控“德邦”攻击敌人的水晶枢纽,很不屑地说道:“敌人的白衣少女已经阵亡了,而我的‘德邦’头的血量可已经开始恢复,只要多留几秒,就能够摧毁敌人的水晶枢纽,有必要撤退吗!”

    “有必要!”教练柳残月板着脸说道,“现在已经没有时间解释了!快点撤退!”

    皇甫皇虽然很不服气,但还是也很无奈地操控“德邦”往敌人基地上方撤退了。

    当“德邦”越过了敌人的基地上方水晶塔废墟时,白衣老头正好就来到敌人水晶枢纽里,不断地承受普朗克船长的炮弹攻击,同时还继续攻击周围的梦之队小兵超级兵。

    皇甫皇看着面前的屏幕,见“德邦”已经退出了敌人的基地,便说道:“现在我的英雄已经安全了,可以告诉我理由吗?”

    话刚说完,敌人的白衣少女可由血池里飞快地朝着水晶枢纽扑了过去,与受到伤害的白衣老头一起攻击梦之队前来的小兵超级兵。

    “这就是理由,明白了!”小明盯着皇甫皇,然后叹了一口气说道:“刚刚敌人消灭了‘飞机’后,尽管我知道他们的白衣少女会被我的普朗克船长消灭,但另一个白衣少女却很快会复活过来的,所有你的‘德邦’留守在敌人基地,一定会很危险!”

    “是啊!一旦‘德邦’被消灭,敌人英雄要是乘机攻过来的话,普朗克船长一个人绝对没有办法守护得了我们的水晶枢纽!”孔仁义用手托了托鼻梁上的眼镜道。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