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飞机”与普朗克船长的联合攻击,敌人英雄并没有被吓退,而是不断地使用“治疗术”回血,并且不断地往梦之队的水晶枢纽移动。

    很快,白衣老头他们就来到梦之队的防御塔外面,接着就排着整齐的队伍,然后让白衣老头打头阵,其他英雄一个接一个攻入梦之队的水晶枢纽里!

    皇甫皇看到这样的情况,当然就操控“德邦”使用大招,对付前来的敌人英雄!

    长枪一挥,“德邦”很轻易就将进入防御塔里的敌人英雄击飞了。

    虽然“德邦”就在敌人英雄面前,当他使用大招的时候,敌人英雄其实也是能够攻击他的,但敌人英雄并没有这么样做,而是集中全力攻击梦之队的防御塔!

    尽管白衣老头他们是法师,物理攻击很差,但梦之队的选手都知道,要是比赛继续这么样下去,敌人英雄一定会摧毁梦之队的防御塔的!

    “什么!?”

    小明看到这样的情况,眼球可要凸出来,忍不住说道:“敌人英雄也太过狡猾了,就知道攻击我们的防御塔!皇甫皇,你的‘德邦’赶快冲过去啊!”

    孔仁义点点头,同意地说道:“没错!现在敌人英雄进入防御塔时,可也遭到防御塔的攻击,就算他们怎么样使用‘治疗术’,头上的血量也不能够百分之百恢复到满血状态!只要你的‘德邦’将敌人英雄击飞打散,那我与队长才好对付敌人啊!”

    “没错!皇甫皇,你的‘德邦’就不要傻傻楞楞地留守在防御塔里,快点跳出去对付敌人吧!”蔡礼和也大声吆喝道。

    然而皇甫皇却死活没有操控“德邦”对付敌人英雄,反而说道:“我的‘德邦’一旦出去,就必定会使用‘闪现’技能,要是待会无法将敌人英雄击飞的话,那我的‘德邦’就无处可逃了,必定会被敌人英雄消灭的!”

    大家知道皇甫皇的难处,沉默了一会儿,都将目光朝向教练柳残月那儿。

    教练柳残月仔细地看了看梦之队的最后一座防御塔,又仔细地看了看敌人英雄,然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道:“攻击不攻击,还是由你自己决定吧!要是现在我们不去对付敌人英雄,我们的防御塔迟早会被敌人英雄摧毁,到时候‘德邦’还是要去攻击敌人的!”

    听完教练的话后,皇甫皇知道已经没有退路,于是鼓起勇气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只好操控‘德邦’去对付敌人啦!不过大家记住,我的‘德邦’要是将敌人英雄击飞打散了,你们就一定要去对付他们,千万不要错过什么时机!”

    说完,就瞄准敌人英雄,然后就操控“德邦”往前走了一步,接着就使用“闪现”技能,跳到出了防御塔外面了!

    “德邦”正好落在白衣少女与白衣老头之间,而另一个白衣少女则进入了梦之队的防御塔,开始不断地攻击梦之队的防御塔!

    “喝”一声,“德邦”就使用长枪将周围的敌人英雄击飞打散了!

    正遭到防御塔攻击的白衣少女和白衣老头则飞到了梦之队的基地上方,而另一个白衣少女则飞到了基地上方!

    看到这样的情况,小明自然操控普朗克船长疯狂地使用炮弹攻击那个落单的白衣少女,并且用命令地口吻对着孔仁义说道:“快点!快点去消灭那个白衣少女,我可千万不要浪费‘德邦’的心意!”

    “知道了!”孔仁义一边回应,一边让“飞机”饮用药水,然后去攻击那个准备往后撤退的白衣少女!

    轰隆!轰隆!轰隆!

    在“飞机”的导弹与普朗克船长炮弹的联合攻击下,梦之队基地上方的白衣少女虽然很快就退到梦之队基地边缘,但“飞机”却没有丝毫忌惮的离开血池,继续使用大招,将一枚枚导弹打在这个受到严重伤害的白衣少女身上!

    虽然白衣少女不断地使用“治疗术”,但她还是无法抵挡已经变强的梦之队英雄,就算出了梦之队的基地,也已经变成了残血状态了。

    那些被击飞到下路的敌人英雄,虽然相互使用“治疗术”,希望能够穿过梦之队的防御塔,然后去上路解救那个受到重伤的白衣少女。

    可惜“德邦”却拿着长枪,拦住敌人的去路,并且不断地使用大招,那些敌人英雄一进入梦之队的防御塔,就被长枪击飞,根本就无法去梦之队基地上方救援白衣少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白衣少女的血量变成残血状态!

    眼见白衣少女就要倒地不起,白衣老头与另一个白衣少女担心会成为梦之队的下一个目标,于是就不再留守梦之队的基地,而是选择飞速地往下路撤退了。

    就在他们刚刚来到梦之队基地下方水晶塔废墟时,已经出了梦之队的基地的白衣少女则不堪重创,头上的血量变成了零值,倒在了血泊之中!

    很快,在普朗克船长与“飞机”就开始将目标放在基地的上方,准备去对付剩下的白衣老头与另一个白衣少女了!

    只是那两个英雄走得很快,等梦之队选手准备去攻击他们的时候,早已经走远了。

    孔仁义想趁着“飞机”的药水作用还没有消失,于是就准备去对付敌人英雄,可是小明却制止道:“不要冲了,你的‘飞机’毕竟可是一个脆皮英雄,我们两个联手,未必能够消灭他们的!”

    “是啊!一旦‘飞机’被敌人捕获了,那我们就难以对付敌人啦!所以还是要小心一点好!”教练柳残月也不同意“飞机”追击敌人,叹了一口气说道,“现在我们还是稳打稳扎,慢慢地去占领野区,然后再做进一步的打算吧!”

    孔仁义仔细地思考大家的劝告,知道操控“飞机”继续追击敌人是非常难的,于是只好看着药水的作用慢慢消失,然后说道:“好吧!那船长你就继续监视敌人的行动,我的‘飞机’待会就会冲出基地,去占领野区的祭坛,为我们开阔视野的!”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