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梦之队的选手与教练排着整齐的队伍入场,在观众们的欢呼声中,进了隔音室准备比赛了。

    至于白衣老头他们上台后,台下的观众便开始对着他们倒喝彩!

    和之前一样,梦之队现在上场的选手就是张小明,孔仁义还有皇甫皇,其余的选手则在旁边,与教练柳残月一起观战。

    梦之队的选手在选择好英雄后,很快就进入读取画面。

    美女主持人看到这样的情况,便说道:“梦之队还是按照原来的英雄去迎战敌人啊!毕竟梦之队试过很多种英雄,唯有普朗克船长,‘德邦’以及‘飞机’这三个英雄联合在一起,才能够对付敌人啊!”

    主持人王聪点点头,同意地说道:“是啊!尽管这样的阵容并不是最强大的,但确实最有效的!梦之队一开始并没有用这三名英雄对付敌人,而是其他阵容,但最后还是输给了敌人,唯独选择了这个阵容才打败敌人!”

    台下的观众一边听着两名主持人分析,一边看着面前的大屏幕,很快就发现读取画面消失了,比赛可正式开始了!

    “加油啊!梦之队!现在可是最好一场比赛了!你们一定要继续保持原来的优势,打败对手赢得比赛啊!”

    “放心吧!梦之队一定行的!虽然敌人很厉害,可梦之队一直在进步,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从无法打败敌人,到与敌人打成平手,再到打败敌人,其中虽然经历了三场比赛,但现在梦之队一定是非常有把握能够对付敌人的!”

    “没错!梦之队可找到对方敌人的办法了!只要梦之队他们保持现在有的水准,要打败敌人根本就不是问题!所以现在要担心的可是敌人,而是不是梦之队!”

    就在观众们与真魂们的议论加油声中,普朗克船长他们纷纷出现在血池里!

    快速地更换装备后,普朗克船长他们三个英雄就开始朝着不同的方向前进了。

    飞入野区的自然是孔仁义的“飞机”,而在上路防守的则是皇甫皇的“德邦”,至于下路的则是小明的普朗克船长!

    而敌人英雄在更换装备后,也分兵三路,展开对梦之队的攻击!

    白衣老头一个人去了野区,至于其他两个白衣少女则分别取了上下路,她们不断地往前走,等来到己方防御塔下就停下脚步了。

    孔仁义现在可操控“飞机”占领靠近梦之队基地的祭坛,他四处张望,小心谨慎,深怕敌人英雄会随时偷袭过来。

    “大家要小心一点啊!前期我们的英雄是没有敌人那么霸道的!千万不要被他们消灭啦!”教练柳残月提醒道,他担心梦之队的选手被之前的胜利冲昏头脑而轻视敌人!

    皇甫皇操控他的“德邦”在上路防御塔下来回移动,一边等待梦之队的小兵,一边说道:“放心吧!我们会很小心的!就算敌人攻过来,我们也不会攻过去!”

    “是啊!因为我们都会继续反补,而等会我的‘飞机’还会去与敌人抢野怪呢!”孔仁义笑了笑说道,就操控已经占领祭坛的“飞机”飞往“德邦”那儿去了。

    普朗克船长留在下路的防御塔后方,一动不动,小明两眼盯着面前的屏幕,眼珠不停地转动,他轻声地说道:“敌人英雄可真的很强,大家要小心一点!除非我的普朗克船长能够学会大招攻击敌人,否则大家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是!”大家异口同声地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白衣老头可占领野区中间的大祭坛,并且开始渐渐地朝着梦之队基地下方的祭坛前进。

    “敌人开阔野区视野的速度可真快啊!”

    美女主持人看到这样的情况,忍不住赞道:“敌人确实很强!梦之队的英雄似乎知道白衣老头要攻过来,所以‘飞机’一早就选择了撤退!”

    主持人王聪微微地点点头,同意道:“确实!早期的敌人英雄并不好对付,梦之队他们也深知这一点,所以他们才操控自己的英雄躲在防御塔后方,准备随时反补梦之队的小兵,不让梦之队的小兵成为敌人的经验和金币!”

    台下的观众和真魂听了两名主持人的分析后,都非常同意他们的观点!

    现在大家看到白衣老头占领了最后一座祭坛,而双方的小兵可开始出现在水晶枢纽,并且朝着敌人基地方向前进时,就知道比赛正式打响,自然更加大声地朝着台上呐喊,继续为梦之队加油鼓励!

    在这加油声中,梦之队的小兵陆陆续续地来到上下两路防御塔附近,立刻就遭到梦之队英雄的攻击!

    虽然现在梦之队的英雄身上的装备不强,而且英雄等级也不高,但要对付这些梦之队的小兵还是绰绰有余的。

    在普朗克船长的宝刀砍击下,在“德邦”长枪的挑刺中,在“飞机”机关枪的扫射里,那些梦之队的小兵可一个接一个倒地不起了。

    至于敌人哪一边,白衣少女她们自然没有那么“傻”攻击自己的小兵,而是选择带着小兵往梦之队的基地前进。

    等她们来到梦之队防御塔面前的时候,梦之队的英雄可已经消灭了己方小兵,于是就去攻击敌人的前来的小兵了。

    皇甫皇看到“飞机”与他的“德邦”抢敌人的小兵时,可感到有些不满,说道:“孔仁义,你的英雄就在一旁乖乖地看着就行了,等着吸收经验就可以了,没有必要抢金币吧!”

    孔仁义并没有理会,而是继续操控“飞机”攻击前来的敌人小兵。

    他摇摇头笑道:“皇甫皇,这你就不懂了!待会我的‘飞机’可是要对付敌人野区里的白衣老头,当然要多赚点金币了!所以现在不与你的‘德邦’抢金币,难道要与普朗克船长抢?!放心吧!只要我的‘飞机’升到二级时,就不会与你争了!”

    “是啊!孔仁义说的有道理,皇甫皇现在就暂时委屈你了!”教练柳残月在一旁劝道,并有手拍了拍皇甫皇的肩膀。

    皇甫皇见教练都开口替皇甫皇说话,心里就算再怎么样不服气,也不敢有怨言了。

(本章完)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