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观众们的欢呼声中,梦之队的选手可开始退场了。八一中?文?网  W㈠W㈠W?.?8㈧1㈧ZW.COM

    尽管他们赢了比赛,但脸上却眉头紧蹙,根本就高兴不起来,毕竟朝鲜队差一点就将梦之队给打败了!

    虽然梦之队是险胜,但他们也难保下一次朝鲜队会扭转乾坤,所以个个都愁眉苦脸的,等退回了隔音室后,就开始商量起来。

    “朝鲜队真的不是一般的强啊!”

    小明第一个开口,他看到大家脸上都有难色,便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虽然如今我们是打败了朝鲜队的英雄,可我想他们并没有出真正的实力!”

    “怎么会没有使出真正的实力?我们可险些输了!他们有些英雄可能够对付我们的英雄,这还没有出真正的实力,难道他们的英雄都比我们强不成!”龙一飞不解地问道。

    孔仁义苦笑一声,摇摇头说道:“刚才,朝鲜队的选手只是操控我们的英雄,就能够挥如此强大的实力了,要是他们操控其他英雄,结果就不得而知了!”

    “是啊!听说他们的‘假魂’可以随意变换另外真魂英雄啊!我看到他们选择与我们一模一样的英雄,不过是为了试一试我们的实力而已!只怕第二场比赛,他们才会拿出真功夫!”蔡礼和担心地说道。

    皇甫皇冷冷地一哼,说道:“那是当然的啦!毕竟我们队最欠缺的就是回血英雄,要是朝鲜队他们稍作改变,恐怕就不再我们英雄之下了!”

    大家听了皇甫皇的话后,隐隐约约感到背后有一股寒意,身子不由得震颤起来。

    教练柳残月现实虽然很担心,可他还是开口安慰大家道:“现在不是担心的时候了!朝鲜队的英雄确实很强,下一场比赛一定会更加激烈了!不过无论如此,我们如今都先获得了第一场比赛胜利,只要我们再赢多一场,那所有的问题就解决了!”

    “就是!”龙一飞很快就振作起来,拍拍胸脯说道:“朝鲜队现在可是我们的手下败将呢!无论待会他们操控什么样的英雄,只要我们以不变应万变,还是一定会赢得比赛的!”

    “但愿如此吧!”小明叹了一口气,无精打采地看着面前的门栓,满脑海都是想着林美琪他们的安危。

    “尽力去比赛吧!只要再赢一次朝鲜队,那我们就可以自由了,而林美琪他们也会得救的了!”皇甫皇好像看出了小明的心思。

    “就算我们赢了,那黑默丁格真的会放了林美琪他们吗?”小明转过头来,眼睛已经湿润,朝着皇甫皇问道:“那家伙会遵守承诺,放了林美琪他们吗?要是他说话不算数呢?那林美琪他们……”

    说道最后的时候,小明的眼泪已经流了下来,大家连连安慰,可无论怎么样安慰小明,他们还是信不过那个黑默丁格的!

    “等我们赢了比赛,主持人总会找我们讲话吧!”

    孔仁义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双眼顿时变得炯炯有神,他轻轻一哼,说道:“用我们之前的办法就行了!只要我们赢了比赛,我们就当场将林美琪他们被绑架的事情告诉给台下的观众,告诉外面的人知道!”

    “你疯了!”小明气冲冲地看着孔仁义,对他骂道:“要是我们将这件事情告诉外面的人知道,他们会怎么样对付林美琪?!你难道没有想过吗?!”

    大家也对孔仁义提出如此荒唐的建议感到惊讶,现在个个都把目光朝向他,看他怎么样解释。

    孔仁义双目微微一垂,淡淡地说道:“其实,你能够保证我们什么都不说的话,黑默丁格就会放过我们,放过林美琪他们吗?不要太天真了!这样的事情一定要让别人知道,这样或者他们为了撇清关系,会放了林美琪他们,否则林美琪他们必死无疑!”

    小明听后身子震了一震,吓得差一点就由椅子上摔下来。

    其他人则窃窃私语,不敢正面望向小明,担心小明会迁怒与他们。

    小明楞了好一会儿,他不想接受孔仁义的观点,但脑海里却有一个声音让他去接受,显得非常矛盾。

    “孔仁义说的有道理!”皇甫皇面容依旧冰冷,可他还是朝着小明说道:“对方可是卑鄙无耻之人,所说的事情未必会答应,你难道忘记了右手的伤痛吗?”

    这一句话可提醒了小明,但他还有所介怀,细声地说道:“我可不能让林美琪他们置于险地啊!孔仁义的方法太过冒险了,稍微有什么差池,林美琪他们……”

    “难道我们还有更好的办法吗?”教练柳残月终于开口说道,他走到小明面前,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说道:“这幕后的黑手可不是善男信女,我想应该有人一直都在盯着他们的,要是我们将林美琪的事情当众告知,他们定会投鼠忌器,不敢乱来的!这样做,林美琪他们才有机会保全性命啊!”

    “就是!不要多想了,就按照孔仁义的方法准没错!”龙一飞附和地说道。

    蔡礼和虽是皱着眉头,但还是支持孔仁义的观点:“这个时候要你下决定,一定会很难的,而且也很不客观!虽然孔仁义的方法是冒险了一些,但恐怕是唯一的方法了!否则,就算我们赢了比赛,黑默丁格他们也能够找人去解决林美琪他们,毕竟现在当红的可不是林美琪,而是我们!”

    小明见大伙都支持孔仁义的观点,虽然内心很不愿意,但还是无奈地点点头,说道:“好吧!既然这样,待会无论输赢,只要我们有机会接触到麦克风的话,那一定要将我们所遇到的事情告诉给大家!现在,我们还是暂时商量如何对付朝鲜队吧!”

    “没错!比赛要紧,刚才我们也不过是险胜,而且还是朝鲜队没有拿出真本事的情况下险胜!”教练柳残月望着大家道。

    他环顾四周,见没有外人时,便继续往下说:“朝鲜队并非一般的队伍,听黑默丁格的口风,朝鲜队可要比dk队强,你们待会可要做好准备了!”

    “是!”大家异口同声地道,然后就开始讨论应该用什么样的战术去对付敌人了。
最近阅读